May. 15, 2019

認識謎:meltdown

最近有機會讀到一本書:From Anxiety to Meltdown,作者Deborah Lipsjy在四十多歲才被診斷為高功能自閉症(也是因為這幾十年醫學和相關領域的整合和進展,才慢慢開始對自閉症有更寬廣的研究和理解)。由於作者有教育心理的專業養成,使得她能夠觀察自己內在歷程、外在互動的許多發生,並且陳述整理出來。

這本書特別吸引我,是因為他清晰的描述了自閉症群組特殊的神經系統,和內分泌系統的機轉,並解釋焦慮有其歷程性,在初期可以藉由反覆的、特定的方式紓解,但若是誘發焦慮的因素沒有被移除或是轉移注意力,就會繼續增強直到meltdown的發生。對於meltdown的處理要點以及預防的策略,也有很具體的方向和說明。

除此之外,作者也很鉅細彌遺地分別解釋「鬧情緒」和「meltdown」的不同。這部分跟我多年觀察自己的經驗相符,讓我非常感動。有一種找到知音的感覺。

鬧情緒
歷程會比較長(有時甚至會僵持好幾天)、
有特定的標的目標,無論表現再劇烈,一旦目標達到就會停止(屬於行為策略)、
認知功能和平時一樣(對特別喜歡的東西有吸引力、能溝通)、
結束時少有負面的自我形象(目標達成可能還會沾沾自喜)

meltdown
歷時不會太長,且結束都是生理上的筋疲力竭,因為處在生死存亡掙扎(大概一小時左右)、
沒有目的性,比較像是按鈕一按,啟動程式,跑完就結束了(屬於神經+賀爾蒙的作用)、
缺少平時的認知功能(無法溝通、失語、對特別喜歡的元素不只沒有反應還會抗拒)、
結束時常有負面的自我形象(因為知道自己失控了,覺得繼續面對群體很有壓力)

因此,針對鬧脾氣的行為模式,就是用溫和堅定地守護原則、確立安妥的權威、用行為模式的處遇著手。然而,這部分對meltdown則完全失去作用,針對已經失控的meltdown,就要確保當事人和陪伴者安全性,在安全的空間裡,耐心等待。

在還沒啟動meltdown的前期,即便每個人很不一樣,但仍可以辨認出焦慮模式和特定的動作,此時是可以利用各種行動轉換、離開刺激源、觸覺減敏、增加本體感、調息練習...讓注意力挪動、啟動副交感神經,預防meltdown的發生。

為自閉症群組的人來說,有時候鬧脾氣會引發神經系統的緊張,此時若沒有注意,就會誘發meltdown的發生(當然無法同時鬧脾氣了),但是,若是已經發生meltdown的狀態,就不可能會減緩為鬧脾氣,因為兩者是完全不同的機轉。

辨認這兩者非常重要。如果早點知道,我可能就會少打很多鎮定劑、少吃很多藥,更重要的是,若是早一點知道,處在各種群體、社會中的自卑感、疏離感、罪惡感也不會這麼嚴重的啃食著我。

從我一翻開這本書,就不能停止的一直看。居然有人經驗了同樣的辛苦,也努力的整理出方法,加上各種機轉的解釋,提出有效的應對方向。這種深刻的被瞭解,像是幾年前我去了埔里基督教醫院腦神經內科,終於懂得我遇到的困境,光是這份「懂」就讓我覺得好像被醫治了。原來我沒有這麼壞、不是故意要搞得像發瘋一樣、不是不願意控制一下自己、不是不願意好好說...,原來我沒有在演哪齣瘋狂的戲劇、原來我真的是很努力的在跟這樣的辛苦共存。

我一邊看著書,一遍想起非常多的記憶、畫面。針對不同引發meltdown的因素、以及有效避免meltdown的發生和meltdown時的禁忌。我都可以有相對應的經驗可以記錄下來。下面是這些紀錄的標題,我會慢慢再一一補上。


 

(一)引發焦慮、meltdown的因素

作者歸結從焦慮到meltdown的因素有兩類:認知卡關、刺激過載。而我兩者都有,且還加上一些不同的細節。

*認知-不精準的文字:「不是這樣!」
*認知-未知的行程:你待會要去哪?你吃飽了嗎?
*感官:同時按喇叭的十字路口
*感官:忽然啟動的消防測試
*認知+情緒:「你們騙我!」
*認知+感官-過多的言語:「我濕透了~」
*認知+感官-擁擠和觸碰

(二)從焦慮時就介入的有效策略

*空間轉移:來,我們去後面躺下來!
*空間轉移:去那個安全的空間。畫畫。
*熟悉行動轉移:君霖,幫我一個忙好嗎?
*熟悉行動轉移:七苦聖母的念經聲音
*熟悉行動轉移:挑最擅長的那一項做
*觸覺轉移:我慢慢幫你刷背...
*調息引導


(三)發生meltdown的禁忌

*開放性提問:你要不要離開這裡?你知道怎麼照顧自己的!你是不是要崩潰了?...
*阻止正在減緩焦慮的行動:你站好!手放下來!不可以!
*試圖要停止各種動作(這要依照程度而定)
*加入新的元素,即便是原本喜歡的:抱抱你好嗎?要不要聽音樂?點香好不好?還是要喝杯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