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12, 2020

開始寫就對了_007

這一篇想要寫:
1、「無法聚焦的狀態為我來說就像是掉在一坨鼻涕裡那樣難受又動彈不得」。
2、「關於困難」

--

(一)

「聊天」就是個日常生活最常出現的「無法聚焦」。
而我實在抓不到要領。

修女常常提醒我:
聊天就是:「他們隨口說、你就隨便聽」。
但我真的很不會呢。
就算已經努力建置資料庫了也很難。
而且非常費力。非常。

這就是有時候發散型的聚會比開會還累得多的原因。
我的腦子像泡在水裡一樣茫然。
沒有多久就呈現暈眩狀態,
耳朵發燙,身體充滿難電在竄動,
無法思索、呼吸短淺、喉嚨鎖住、身體感漸漸消失。

--

原來很多時候人們說話只是隨口說一說而已。我常常接收不到「隨口說一說」的輕鬆自在,無法拿捏到底要認真多少,也無法懂得如何分辨何謂「隨口說一說」。

除非是有限制的領域、或是同一個人的溝通模式,我比較能拿捏。比方說老闆年紀大了常常是隨口說一說的只需要一個聽眾而已這我花了幾年可以懂了。又比方說以前和小阿陽隨便說話,不需要有邏輯只要發出聲音或講出個詞彙就好...這也不需要花力氣。

但其他時候,面對各式各樣的人們,我就難以明白了。

--

週一晚上練唱前幾個妹妹在聊天,一個說到「自從吃了中藥以後我就開始癢,醫生說因為我是過敏體質,吃藥以後就會起反應所以不能吃一些食物...」另一個說「我也是,吃了中藥以後就變成過敏體質了~~」,我聽了非常納悶,因為我也在場,懂得完全不一樣。怎麼會說「自從吃了中藥以後我就變成過敏體質了、或是中藥讓我過敏....」,這話一點道理也沒有啊。

但修女後來跟我說:他們只是隨便聊聊而已、也沒有想要認真討論、也沒有想要花力氣處理,反正有醫生就加減看看,沒事就隨便講講,根本不需要認真聽。因為我是長年都在看醫生,身體常常都不舒服,會很認真的想要搞清楚,讓自己好過一點,但大多數人沒有這麼不舒服,所以就只是講一講而已。

但為我還是很難理解。也不知道這時候要表達什麼,點頭微笑媽?太難了,我只能說「那為什麼還要吃中藥呢?更不舒服就不要吃了吧?!」

很多人都說:「你太認真了」。事實上是我只會這樣的方式回應,應該是我太弱了不能進入一般社交來往的互動模式,就被其他人歸因為「太認真」。大多時候我不是真的求知若渴、而是受限於腦子不靈光,只能一種運作,接不上無法對焦的訊息。難怪會有人說「白痴和天才其實差不多」。還好我很平庸,噢~但是平庸也有平庸的苦惱。

如果大家都說好在隨口說一說之前有個發語詞讓彼此都知道會不會好一些呢?

這個事件發生在週一。我到週五才能用文字表達出來。已經經過漫長的「發現卡住、試著處理、整理表達」的歷程。但這一整週就很辛苦,因為我裡面的一部分還在運轉無法停止,以至於工作延宕、身體也不舒服。因為我是一卡住就無法繼續其他事。有時後就完全壞掉了、有時還會大崩潰好像遭遇到什麼攻擊一般。這在社會上就比較困難。被歸為一種「失能、障礙」。

光是妹妹的一兩句話我卡了好幾天,滿腦子都是,幾乎無法工作。
直到我釐清一些理路、一頭埋進藥單裡,畫了好幾個小時的畫,才慢慢抽離這件事。

--

(二)

[關於困難]

「光譜說」適用於許多領域。
高敏感和成為症狀可以說是「程度差別」。
而「程度差別」常常可以是天差地遠。

常喝酒和酗酒就是完全不一樣的。
厭世感和憂鬱也是完全不一樣的。
想要撞牆砸花瓶和用刀割傷自己送醫院是完全不樣的。

相關。但不一樣。

幹嘛要強調這個。
因為困難度可以差很多。

我願意多說一點,
以免有人說「我也很厭世啊,但該做的還是要做啊」,
好像可以懂憂鬱症的人那樣。
好像表達「我也很辛苦啊,但我還不是要努力克服」,
彷彿那些被藥物淹沒掙扎活著不死的人就顯得無用。

我也還在每天面對自己內在「不事生產」的控訴,
在努力跟上的節奏裡偷偷地、幾乎是苟且的呼吸。

還在從「天主可憐我」,
試著多一點轉向「天主愛我」。
前者有著很多的無力感,充滿自責、自卑自我厭惡,
後者也是充滿無力感,但願意停止自我檢驗而向著天主。

--

我並不主張爭取什麼無上限的權利,我也認為如果無法控制自己、且有傷害風險的人基於社會安全理由是需要服藥或是住院的。

就像我失控的時候身邊的人無論如何都不會讓我出門,看起很暴力但也要壓制我服藥以免傷害自己。寧可讓我昏睡癱軟幾天也不要我擅自在外面晃。

我不是這麼夢幻的。

媽媽跟我說:「你有辛苦、大家也有各自的辛苦。你很努力,大家也都承擔很多。你可以很特別,但要記得世界上還有很多別人。」

但關於困難、各種無法被懂得、難以被表達的困難,
我還是願意多說一點,
容我多說一點困難。
因為是在這些困難中,
有很多人所不能理解的寶藏。

但所謂「困難中有寶藏」,
是需要先理解困難的,
理解困難了才能真正理解寶藏。
才不會又跳過了困難,
直接說「你看還是有寶藏啊~所以可以承擔」
(翻白眼)

__


圖/為了減緩一直想的焦慮,我埋頭畫了妹妹們邏輯謬誤的主角中藥:消風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