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5, 2020

開始寫就對了_013

重點有三個:
1、我會被我說出來的話給淹沒了。
2、生活的張力又多又大,看似不夠好,其實已經盡了全力。
3、人(們)對我來說就是壓力。

--

我常常會被自己說出來的話語會給淹沒了。
或者說,我常常會迷失在我說出來的話語中。
這兩者相關卻不太一樣,
前者造成焦慮不安,後者造成困惑疏離。

被說出來的話淹沒的狀態是很奇怪的,
彷彿看著自己漸漸地沉入水池,
我在水中說話,卻聽不到自己說的話。
但聽得對方總是說「有,你說得很清楚」

被自己說的話淹沒,
就像是畫了一幅只有自己看不見得畫,
別人看到了會對我描述、談論這幅畫,
我是從別人的反饋中看見自己畫的畫。

--

我常常處在一種什麼也不能做的呆滯狀態
我需要大量的睡眠,卻又很少睡得夠
白天我常常逕自發著呆,
有時一整天什麼也沒做。

為了和這樣的自己共處
又不太影響工作進度
我只好常常帶著筆電在身上
用海量的時間換取進度
可能我「忽然」可以工作了就能及時把握

但手術後就有困難
因為大家都說不要負重
筆電就是很重
但我知道不負重主要是為了幫助傷口癒合
其實我揹包包不覺得怎麼累
反倒是我崩潰大哭的時候很明顯地覺得傷口開始痛

要回到上班的節奏就只好背著筆電
我有把一個筆電放在辦公室
這樣有時候我可以來辦公室就好
但因為我的狀況起起伏伏的有時候就是沒辦法待在辦公室
所以還是會背著筆電
但和以往的包包比起來已經輕很多了

別人很難理解,因為我的輕很多為許多人還是很重。
那怎麼辦呢?不要上班好了,到這一步了嗎?
如果不要負重是一百分,我可能只做到六七十分,
可是這樣可以分擔我工作延遲的進度。
咖啡也是這樣,
我了解最好的狀況就是不要喝咖啡茶任何有咖啡因的東西,
八月我都在山上的時候我幾乎可以做到,
為什麼?因為生活沒有別的張力,只要吃飯、走路、休息就好了。
我當然不會負重、也不需要咖啡。
我也沒有工作進度的壓力、不太需要移動、免去和很多人來往,
幾乎可以一個人關在房間。

我評估了整體,選擇偶爾負重,每天喝一杯咖啡。
好讓工作可以被完成,在外面行走的時候不會累的要倒下。
我也還要保有一點空間給環境、人群造成的緊張。

已經盡力了。

有時候就是暫且容許吧。
有時侯就是快刀斬亂麻。
容許有時,斬斷有時,
事事有定時。

--

生活為我來說實在很辛苦
遇到人就會緊張

今天早上我走去早禱
因為下雨還沒有人來過大門
所以還是鎖上的
我沒有力氣按鈴面對人
也沒有力氣從旁邊的門迎著人們走進去

我就走了

上週日早上修女找我談話
談到十一點多我說需要躺一下
結果醒來就十二點多了
我走去修院吃飯
大姐說:修女要你進去吃
我就說:好
然後轉頭走回房間

我就走了

好幾次我想去洗衣服
抱著髒衣服慢慢走到洗衣房
看到裡面有人
可能他只是在用水槽清洗東西
我就嚇得回房間
等沒有人的時候才能放心地待在那裡

因為我常常擔當不起面對人的壓力。

我跟修女說,
要我穿越你們中間去廚房拿食物,
比要我站在一群人面前講話難多了。

難多了。

人群為我來說,很難,
認識的人有時候更難。
對我來說,每個人都有個「場」,
我不喜歡和人靠得太近,
因為我會覺得難以呼吸。
即便我受過許多訓練,也練習做了身體個案,
這為我來說還是困難的。

有時候我在一處說話,
遠方可能有人在關門、在咳嗽、在洗手..
我光是聽見這些聲音就會開始緊張,胃就縮起來,覺得不安全
這沒什麼道理但是為我就已經是負擔

如果有個明確的目標為我就比較容易,
這是為什麼「演講、上課、帶唱」為我來說簡單得多一樣。
但一般生活大部分才不是這樣,
所以我一下就累了。

--

昨天我不舒服。
我的語言障礙出現在很多很小的地方,
醫生說:你打針以後就變了一個人。
「變了一個人」這句話在我的腦袋裡沒有什麼資訊性,
唯一有的又是比較負面的,
好像意指之前的比較好、現在的不太好。
那怎麼辦呢?我的錯嗎?
於是我就不知道怎麼回應了。

解釋的幫助也不大,
即便知道是藥物,影響了腦部,影響了賀爾蒙,
我還是覺得無能為力,這種感覺牽動了無助感。
接著又提到負重這件事,
說著說著我覺得好疲倦,為什麼要一直解釋,
可是我又被自己說的話淹沒了。我停不下來。

於是我離開之後就有點壞掉了。

我不能完成我的任務,因為我沒有辦法回修院,因為我沒有辦法遇見人了。
我需要躲起來,馬上,就去咖啡店躲起來。

於是我去摩斯吃了米漢堡,餵飽自己,再去咖啡店,
叫了拉拉快遞幫忙把修女們的東西送回修院。
我等待、也鼓勵自己休息之後去剪頭髮,
都完成了以後我才慢慢回淡水,吃了一點飯就走回去了。

晚上修女來看看我。
我說了好多話,停在上週五的委屈,
和今天是一樣的無力。
我做不到不背筆電因為我需要工作但又不知道什麼時後能工作

我覺得疲憊無比。
我做不到大家的好意,
我承接不起大家的關心。
脆弱會引起更多的脆弱,
打針會睡不好會無法工作會負重會壓力大會皮膚癢會需要吃更多藥會喝咖啡會想吃不營養的食物

但天主疼我。
大哭之後我有睡著了。

早上起來練習了
雖然去了早禱又折返回來躺著
也是有去彌撒
想一想除了花錢請快遞以外
昨天預計要做的事情也都完成了啊

用我的方式也完成了
希望我不要再責怪自己做的不夠好了

這週看完一本書
書上說
羞愧感是:覺得我很糟
罪惡感是:覺得我做的事情很糟

羞愧感實在是太狡猾了。
我常常被他抓走回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