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4, 2020

開始寫就對了_014

今天不舒服,連打字都很困難。這邊只寫兩點:
1-說話為我是一件很耗能的事情
2-秋天到了,狀況不好。就很辛苦。

--

到台大看診已經六七年了,本來不是看老丘醫師的,但因為那時的醫師要出國進修,就把我轉到老丘醫師那裏,她和媽媽保證說:媽媽你放心,你可以去查,我已經把妳女兒轉給我們最資深的醫師了。

當年換到老丘醫師那裡,讓我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慢慢適應。
去老丘醫師的診間大概也有五六年了,幾乎沒有說過幾句話。
大部分的回診都是一句話也沒有說的。
我用我最不費力的方式和老丘醫師互動。
每次回診我都用寫的用畫的表達這陣子發生的事,
老丘醫師仔細看完會問一些問題,
我就再用筆紙和老丘醫師交談。

三年多前我慢慢停藥了,只有很不舒服崩潰爆炸的時候才會吃一點。但我還是固定時間會回診,好像去報告一下近況,偶爾,大概半年一年老丘醫師會問問需不需要開藥,好像幫我補貨那樣。

說話是一件很消耗的事情。
老丘醫師光是願意用這樣的方式和我互動,我就極為感動。

說話是一件很消耗的事情。
所以如果我能好好跟你說話,只有兩種可能,
一種是因為我狀況很好,可以應付,
一種則是因為有某種必須性,而我非常努力地在應付。

說話是一件很消耗的事情。
意味著如果你不這樣認為,
那是因為你的腦袋裡面負責說話的區域運作順利,
而有些人恰好就是有點短路,以至於辛苦的要命。

說話是一件很消耗的事情。
社會上太忽略這一點了,好像說話是這麼理所當然,
有時候我都會偷偷希望大家可以經驗這些,但又不忍心因為好辛苦:
身體腦袋裡很多東西卻找不到話說、話從嘴巴出去就不見了、聽不見自己說的話、被話語淹沒濕透以至於筋疲力盡、被自己說的話淹沒了、對不了焦而無法回應、拿著電話說不出話冷汗直流、眾目睽睽之下擠不出一個字而崩潰、太多了只好尖叫、叫不出來只好身上弄出幾個洞好讓裡面的東西出去、滿到要爆炸卻堵塞住連不到語言....

就不能好好說嗎?
你們說。

你可以教我嗎?如果你知道我被困在哪裡的話。

這不是說我就不用繼續練習表達、好好說,
但我努力練習的小小成果不表示上面這些困難就再也不會發生。

這個世界都喜歡浪漫的結局,勵志的故事。
好像障礙者努力不懈之後就會突破難關變正常。
可惜這樣的例子除了拍電影以外沒有什麼好處。


-

入秋了,是精神疾病很容易發作的日子。最近的我就是如此。
有人說是因為打抑制賀爾蒙針劑的原因,
我覺得反正都只是說一說,只是人需要找個原因來怪罪而已。
不舒服還是不舒服阿。
不舒服的人還是不舒服,
沒有不舒服的人找個理由就可以不用面對別人的不舒服了。

所謂狀況好和狀況不好是很具體的。
好像從我的身體中心為圓心,向外畫圓。

狀況好的時候,這個圓可以畫得很大。可以容納人們,可以擴展和收縮,可以有互動、有空間消化並展現幽默感、可以在互動之中調配自己的能量,在消耗過度以前就能幫自己設立安全界線。

狀況不好的時候這個圓會變的很小,圓周被觸碰一點點都難以承受,敏感焦慮值都會飆高,現實感也會受到影響。狀況不好的我,就是覺得站立的時候,地面在溶解。坐著或躺著的時候,感受不到地面反作用的支撐。言語表達便得很困難,需要單獨,多一些人我的互動就會傾向崩潰。

最近就是狀況不好。

--

狀況不好也不是什麼偉大的事情。
有時候一天之內經歷好好壞壞。
好處是彈性就被建立起來了,
當別人因為一個爆炸或崩潰而覺得自責、難以消化時,
我就比較容易繼續過日子,因為太常發生了,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狀況不好也是可以過日子的。
沒有說非得要狀況好才行。
其實這也沒不容易的。
我覺得這樣務實多了,誰說日子一定要狀況好呢?

也就只是輪到狀況不好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