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6, 2017

[關於悔改-2]

人是在經驗中找到這種悔改,例如從瞎眼到看見的經驗,從鐵石的心成為血肉之人心的經驗,從不自由逐漸進入天主子女自由的經驗。這樣的悔改是個人的,在歷史中發生的,是由生命中各種經線緯線和韻律交織而成的。這種悔改常被象徵為旅程,或是艱苦的朝聖之旅。

Thomas Merton曾強調要對悔改有新的了解,以及悔改和宗教生活的關係:「基督徒應放棄不完整、不成全的生命觀念,尋求整合的、統一的、結構完美的生命。不過在他走進這樣的生命時,並不表示已經走到了旅程的目的地,反而只是開始。此後會有一段漫長的旅途,一個極端痛苦的悲嘆,時有危險的試探。在基督徒當中,隱修士可能是這冒險旅程中最專業的人了。」

這種對悔改的了解,與在「信條」(dogmatic)神學中的了解,有很大的不同。Bernard Lonergan指出,在十七世紀末「信條」神學開始出現時,神學也開始落伍。他說:「用命題的方式代替了尋求問題,把對信仰了解的追求,降級為一個期望的目標,而且是次要的目標,可有可無的目標。信條神學使信仰的前提與結果的確定性,成為基本的、中心的意義。新的信條神學不僅證明了它的命題,而且也受到教會教導權威的支持和批准認可。」

信條神學變成一種演繹的、靜態的、抽象的、普世皆準的神學。它強調以思想探討信仰和靈修的問題,幾乎把個人和感情的經驗排除於外。它並不太在乎意義與了解的追求,它在乎確定性。

(文摘自/"悔改-反身而誠"/光啟出版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