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6, 2017

[關於悔改-3]

 

Bernard Lonergan說:「在傳統神學中,悔改這個題目很少有人論及,因為在神學達到普世皆準、抽象和靜態的層次時,悔改是沒有甚麼地位的。」

因此Bernard Lonergan提出,一個更新的神學應該是出自經驗的、富有動力的、在過程中的、具體的、歷史性的,以及個別的。他強調由經驗尋求意義及了解。

在教條的方式裡,悔改成了社會化的過程,或者它假定了一個內在淨化與改變。給問題一個正確的方向,比在生命的經驗中尋求對信仰萌芽的了解,更為重要。許多人是因為學習要理,得到信仰上的確定性而皈依的。也有許多人是藉著團體共同的語言、習慣、禮儀、規則等,經過社會化的過程,而成為團體的一員。

在這樣的過程中,個人悔改對內在靈修經驗的探討,似乎只扮演一個次要的角色,或可有可無的角色。很多進入修會,度修道生活的人,好像也有這相同的過程。一般而言,這種過程只是為了達到一個團體自我認同的社會化過程,或是學習與其他成員有同樣思想、言談、行動的理想。因為「我們」是使人歸屬或排斥的一個要件。在「我們」的結構中,悔改便萎縮成符合團體期望的苦修生涯,而不是Bernard Lonergan所指出的淨化與改變。

幸而在各種有影響力的神學觀點中,仍然有人在自己的生命和為別人服務的關係裡,尋求天主。對這些人來說,悔改常是一個具體的現實。我們可以回到聖經尋找對悔改的反省,舊約時期,以色列民族就有很多人被召叫悔改。到了新約時代,耶穌也邀請人做非常個人性的悔改。這些悔改都指出經驗的重要地位。

(文摘自/"悔改-反身而誠"/光啟出版p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