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7, 2017

[關於悔改-5]

 

混亂是第二度悔改的一部分。很多人內心裡有強烈的疑惑升起,炙熱的慾望燃燒,意義及真理便的蒼白,問題叢生,黑暗與貧乏觸及他們的深處。為何如此?以前推動自己去工作的那股對天主的愛,現在似乎捉摸不到,近乎幻想了。即使以固執且真誠的意志說出「我相信」,也沒有給自己帶給任何安慰或起色。尤有甚者,或許還會發出諷刺的回音。黑暗替代了光明,生命變成了一個曠野...。

「人啊!甚麼是如此糾纏盤結的根條?甚麼是從死硬廢物中所生的枝葉?你說不出,也猜不到,因為你只知道一推破碎的肖像。死樹不能遮住日光的曝曬,蟬聲也不能紓解,乾枯的石頭上沒有流水潺潺。(艾略特-荒原)」

這種經驗已逐漸被人認出是第二度悔改的記號。它在我們存有的核心當中推動著我們,它使很多人感到威脅,特別是自認自己已經悔改的司鐸和修會會士們。

通常我們不覺得自己需要悔改,悔改是別人的事。或者就算我們悔改了,也會認為初次的悔改就是完全和整個的悔改。以後所需要的,只是更深的成長和發展,以及忠實的持之以恆即可。

第二次悔改的經驗會給人帶來羞愧困擾,難以表達。也許我們承認自己是個受過傷的治癒者並不太難,可是當我們開始感覺那個傷痕很深的時候,我們通常會反叛或是抗拒。

(文摘自/"悔改-反身而誠"/光啟出版 p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