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May. 15, 2020

寫給自己的寶囊

長大以後,才會懂得:

所謂純潔,不是指向某種潔癖、絲毫沒有暗黑瑕疵之處,而是在各種泥濘、黏糊糊的處遇中,仍然奮力朝向天主的光,讓祂照亮、被祂滲透。

所謂神聖,不是藉著相對的世俗而定調,而是在各種際遇裡,特別是不起眼的日常,持續尋覓天主的足跡,並體現出天主的臨在。這必然會帶著十字架的記號。

所謂天主的旨意,不是一次就領一整張「課表進度」那樣清晰可預料。而是在每個選擇中,側耳傾聽,倚靠腳前微弱的光,在探尋中以信德為支點,步步踏實。

所謂忠誠,不是一筆劃下只有一條直線那樣簡單。而是在時而繞圈、時而倒退、時而迷路的歷程裡,一而再、再而三地呼求天主,允許祂在曲線、打結的線中拉出直線來。

長大以後,才開始體會:

純樸是在複雜矛盾中淬煉出核心的品質,
謙遜是勇於看見、且承擔起真實的厚度,
跟隨是出於體會到在脆弱中被接納的愛。

May. 15, 2020

寫給自己的寶囊

對於生命的和解,不在於某段境遇中其他人(們)的角色,而在於是否在其中看見天主的旨意和祂奧秘性的臨在。這往往是聖神的工程,需要信德的光照、需要呼喊、需要被隱藏、需要等待、需要拿掉防護罩好讓恩寵的雨淋濕自己。需要治癒、而治癒的歷程常常近乎死去。

需要死去。某種程度。
需要聽見主對你說:「起來吧!出來吧!」

捨棄是為了聚焦,投奔於主是為了成為派遣。
收斂於基督,擴展於愛。

Aug. 9, 2019

「如果真的有奇蹟,那幹嘛還要醫生?」
那天,你這樣問到~

奇蹟的存在是為了使人經驗到天主、相信天主。如此而已。在靈修上,我們是練習的是在信賴中的「平心」,在一切事上尋找天主、認出天主、好能光榮天主,存留在愛中多一些,認出恐懼而交付多一些。畢竟,許多人領受了神蹟般的經驗,也不能體會到天主的大能,一如福音中耶穌治癒了十個痲瘋病人,卻只有一位,而且還是個外邦人,回來謝謝耶穌。

耶穌一向很認識人心裡有什麼,所以當增餅奇蹟之後,人們蜂擁而來的追隨他時,他卻說:「你們來找我,不是因為看到神蹟,而是因為吃餅吃飽了。」

說得一針見血呢。不是嗎?

如果奇蹟不能引人認識天主,那天主就會用更適合人的方式,來啟示給人。求醫、治病的歷程也會是一種方式,而且常常是更適合一般人的方式。

Aug. 9, 2019

那一天,我忽然懂了,她是她,只是剛好在三十五歲那年,成了我媽媽,我們有緣親密共處了三十二年,我是她的親骨肉,緊緊依附著她。但她始終就不只是我媽媽。她極其豐富,有自己的交友圈、有熱愛的事業、有秘密、有創傷、有她凝望天空時屬於她的回憶,有永遠只有天主能懂的那一大塊。

那一天,我忽然懂了,他是他,只是剛好是我的神師,剛好又是一位修道人。但他有自己和天主之間的關係,其中的互動從不是我能理解的。他可以在信仰上領我深入,給予合適的的指引和提點,但他同時也會悲傷、會處在焦慮黑暗中,他也會流淚,因為他是他,他本來就不只是一位神師。

在那一天之前,我一直沒有發現,我把她只等同於媽媽,把他只等同於神師。雖然信仰裡反覆提醒我們:仰望上主,遠勝於依賴世人和權貴,但我沒有覺察,我把她和他,美化了,偶像化了,想要掌握,也寄與不合適的期盼。

到了那一天,我忽然懂了,也才更真實地凝視著她和他。以為被切斷的,原來才是連結;以為曾經是深刻相依的,原來只是我的極其有限的現實。

那天,在山上,修女默默聽我說完,拍拍我說:
嗯,恭喜你,這就是長大的滋味。

~~仰望上主,遠勝於依賴世人~~

Jun. 13, 2019

如果尋求真實的路上,
沒有掙扎與矛盾,
反而要留意了。

慈悲深似海洋的耶穌聖心,
請容納我的諸多破碎,
存留在你的愛內,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