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3, 2018

在起初已有Logos

越打開耳朵和眼睛,越是會在浩翰中經驗渺小。

期盼永恆且各自表述。
同是永生,多種詮釋。

我是反對用各種聖經經文來支持、捍衛自己的立場,作為論戰工具的。因為聖言是人的根,一切都由聖言而生。聖言是來撞擊人的,祂徹底毀壞也重新建設、祂吸引人心也刺透人心、...。聖言總是主動的,人的諸多主動回應也都是一種被動。

當然,現實中,很難去區分,什麼時候固化了、限制了聖言,
什麼時候是讓聖言的微光,光照腳前的路,
什麼時候明明是自己執意無方向的亂走,卻把黑暗說是光明。

我比較偏好是說:
的確,從人的狀態來說,總是有立場和價值判斷的,
但太具有徹底性的掌控、毫無空間...就是危險。

輕易地說「真理」,好像是他的保鑣,
好像是個註冊讀賣商品似的,就總是危險的。

聖言的確是徹底的。
但祂抓住人心的徹底性是表現在個人具體的內在轉化皈依。
而皈依的事實表現在聖神的果實上...。

聖神的果實~聖經寫得很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