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9, 2019

長大才懂的事

那一天,我忽然懂了,她是她,只是剛好在三十五歲那年,成了我媽媽,我們有緣親密共處了三十二年,我是她的親骨肉,緊緊依附著她。但她始終就不只是我媽媽。她極其豐富,有自己的交友圈、有熱愛的事業、有秘密、有創傷、有她凝望天空時屬於她的回憶,有永遠只有天主能懂的那一大塊。

那一天,我忽然懂了,他是他,只是剛好是我的神師,剛好又是一位修道人。但他有自己和天主之間的關係,其中的互動從不是我能理解的。他可以在信仰上領我深入,給予合適的的指引和提點,但他同時也會悲傷、會處在焦慮黑暗中,他也會流淚,因為他是他,他本來就不只是一位神師。

在那一天之前,我一直沒有發現,我把她只等同於媽媽,把他只等同於神師。雖然信仰裡反覆提醒我們:仰望上主,遠勝於依賴世人和權貴,但我沒有覺察,我把她和他,美化了,偶像化了,想要掌握,也寄與不合適的期盼。

到了那一天,我忽然懂了,也才更真實地凝視著她和他。以為被切斷的,原來才是連結;以為曾經是深刻相依的,原來只是我的極其有限的現實。

那天,在山上,修女默默聽我說完,拍拍我說:
嗯,恭喜你,這就是長大的滋味。

~~仰望上主,遠勝於依賴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