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2, 2017

悼念-五月剝落的碎塊

六月了。這一年上半年總算是進入最後階段。整個五月過得相當震盪。似乎是這六七年的縮影,在起伏中卻有著隱密的微小安穩頻率。


盧雲和方舟的創始人范尼雲都有同樣的生命經驗分享,在答覆天主呼喚的起初,常是如此的熱切,被豐富的恩寵澆灌,像是醉酒般,可以斷然捨棄,承擔,而追隨;但走到一個階段,這時間只有天主知道,會遇上再一次的呼召,有的人甚至會反覆這個歷程。這再一次/持續的呼召,往往是出現在面對生命種種限制、殘缺、失序、窘境...等等挫折、羞辱的經驗。


五月是這樣的。反覆的被語言與文字淹沒,溺。在掙扎中難免碰撞,在沉落時有所朽壞。依附著那幾乎無感的微小節奏,我感覺身體與世界不斷的剝落著,這碎塊離開我,融化於介質,又繼續把我淹沒。


我能與誰為敵呢?受害者要控告加害者嗎?既都是同一人,何為敵友呢。在掙扎之際,我感到劇烈的疲憊以及濃濃的哀悼,以為只是對著媽媽的想念,怎知,赫然發現,這其實是對著我視之為敵人的那些個碎塊。


月底,種種難言的難受,最終化為一次又一次的奉獻。在承認這些崩解、剝落的難受歷程時。我向基督的心渴求開放自己,把這些真實的碎塊攤開,讓鬈曲的自己不在反抗甚麼。那已走過腐朽而分享新生的那一位,必能擔負這一切,這一切我不能懂,不能表述,也擔不起的重擔。


有意識的奉獻,讓苦楚有了承接。信任這狀似朽壞的碎削,同碎裂的我一起,能被擁入懷中。融為新生。


這不是一種幻想。而是因著真實的承受破碎,持續聆聽的日常鍛鍊,以及能信任的恩寵。能夠讓自己被承接,被愛,被接待。於是乎,還可以等待,還可以繼續。

謝謝,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