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6, 2017

2017 聖誕喃喃

這幾天過聖誕節,和去年截然不同。去年爆哭到無法停止,一點風吹草動都讓我想念媽媽,除了眼淚沒有其他的慶祝。然而今年卻有一種特別空無平靜的心情,空空的像是送修的電腦整組更新後重新開機的感覺。有喜悅有想念也有忙碌也有感動~但是就是淡淡的~流過又流過。

這幾天反覆再三咀嚼了禮儀中的經文,分為兩個部分。

第一個是關於福音中寫道:"客棧裡沒有他們(聖家)住宿的地方",...給我很多的省思。

生活裡忙碌地進行著種種行程和進度,除了奮力爭得一份可以生活下去的銀兩以外,多少也交雜著那些個所謂"為達某目標/維繫某關係的努力",或是"沒辦法就是必須盡力完成的(使)命/(宿)命"。

聽到福音中...瑪利亞臨盆時,找不到下榻之處,這是多麼難想像的畫面,可能今日社會已經習慣"孕婦"有各種需要關懷的需要,無法理解怎麼可能沒有一個房間容納產婦生產呢。怎麼可能?這些人是瞎了嗎?

穿過理智的侷限,看見生活亂如毛線瞎忙的景況,看見在關係裡多麼容易選擇性的區別與撇頭冷漠,覺察著自己內心的多重精打細算的篩選機制,好像比較能夠懂得,...真的很有可能"沒有他們住宿的地方"。

面對這樣的景況,我心中第一個想為自己辯解的,就是"但是我也很努力了阿","再給我一點時間,我會整理出一個好的地方來接待他們"。這是個美麗的幌子阿。聖家沒有需要一個"夠好的住所"阿,他們需要的是,接待的關係和互動。即使在髒亂的烏煙瘴氣的角落(馬槽不就是這樣嗎),也能給他們極大的容納。

天主成為人,居住在我們中間。是一種超越時間的臨在,沒有等待的餘地。我看見自己太以為握有時間,握有分配時間的權利了...,在效率和浪費時間當中,我篩去了各種麻煩的選項,因為我以為我擁有時間。耶穌誕生在馬槽,提醒我,嘿~進出時間的是我,你能擁有的是我而不是時間。

原來有沒有地方根本不是唯一的重點,

關鍵的意識點在於:我真的握有時間嗎?能有嗎?

--

第二個在我心中的默想是關於聖誕的情景,居然是充滿著夢阿,天使阿,星星阿。

然後當晚前來看耶穌的,是沒有周休二日顯然加班超時工作,守夜看羊沒睡的牧羊人阿,還有這周末即將來訪的,三個不計成本~相信星象啟示,離鄉背井被執政者盯上的怪人(國王?哈~)。

沒了。
沒了。

這太有趣了。夢~天使~星星~這些元素環繞著從受孕誕生到出生後逃難。天主成為人,居然沒有在聖殿或約櫃裡顯異相或留紙條阿。

回頭看著教會裡花很多時間在道理講授/分析,辯論東討論西規定這撻伐那的,好像就是少了甚麼...。我們費盡心力在詮釋經典和心理學宗教現象學靈修學社會政治學等等,為了能在感官經驗,意識,理智,行動..等等管道集合中,學會辨別天主的旨意。有時候一分辨~就分辨了三五年,然後很多時候就停下來了...

看看耶穌(掛名)的爸爸若瑟,只是做個夢,就決定取瑪利亞,又做個夢,醒了就舉家逃難。

我不是說哪個比較好,只是覺得對不同尋找路徑與答覆的脈絡,有更寬更廣的理解。

--

這兩個部分讓我對於單單活著有深刻的讚嘆。

當我以為我掌握時間的時候,就容易陷於停不下來的計劃;
當我汲汲於所謂"更好的生活/更對的方向"的時候,就容易忘記星星/夢/天使的記號。

其實,真的忘記"活著",是多麼值得深入其中的奧蹟。
看著馬槽裡的嬰孩耶穌,首先觸碰我心的,
就是一個新生真實而活生生的"在"阿。

活著。



今天看到這本書裡面的一句話,覺得很呼應聖誕的感動:

"...人們常讚美那些具有特殊技能的身心障礙者。例如殘疾人奧林匹克運動會,這些運動員常因為他們所擁有的才能受到讚賞。然而,有時候,「活著」本身就已經足夠。我們常常忘記頌揚「活著」,這個在日常生活裡微小而美麗的事物。這就是我想傳達的:頌揚每一天的生活,頌揚「活著」。"

(文摘自<我的兒子不是雨人>/晨星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