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5, 2018

2017_我想彈琴01

2017年4月27日,是媽媽過世一週年的日子,在很緊縮的時間內,我發了邀請函在家裡舉辦一週年的紀念/家庭祈禱。但其實家人們包括我都身心疲憊,這一晚接待客人們共聚一堂之後,翌日我即刻離開了台北。嚴謹的說,辦這個聚會是一份關係網絡中與媽媽的連結,較多是為了許多愛著媽媽的人們,當然藉由這樣的行動我也依稀可以找回一些回憶。但其實我內在需要的,是更多的空間時間來消化這個日子。

 

一年了,我還是沒辦法清楚的說,2016年4月27日那天在我生命裡發生了什麼事。以村上春樹的話來說,是等到慢慢走出一層沙風暴之後,才漸漸意識到這風暴是巨大的多難以言喻。以至於到今日我也還在另一層沙風暴中間,只是有感覺稍微向外層移動了一些。

 

搭上火車我到了花蓮市,轉花蓮客運,沿著海線,到達一個遠處的民宿,沙漠風情。當晚有另一位友人會前來會合,他也正處在巨大的變動中,然而我無法多承擔什麼,索性奢侈的一人訂一間房間,各自又一同在曠野中靜靜待著。從花蓮到台東,入住背包客棧,走過熱鬧的鐵花村當晚正是伍佰演唱會,我們恍若異鄉人淡淡路過。再從台東到屏東轉車到大樹,隔日又到佛光山一日遊。

 

其實重點是移動。為我來說,移動是一種賦能,讓停滯的生命狀態在之中找到流動的空間。其他景致啊,下榻地啊,餐飲啊,真是次要又次要的事情了。

 

住在大樹鄉的那一晚,也是一人一間房,友人笑著說這房間也太大了吧我們是一個人睡四人房嗎?我笑著說啊我怎麼知道它套房這麼大。這一晚我們很早就各自回房間了,好像彼此都願意給自己更多留白的時間。躺在床上,我想著這一年從年初大病一場幾乎死去之後就一直好虛弱,弱的連以往可接受的按摩都太重,只剩下頭薦骨療程可以承受,這四五個月來維持著每週一次去天母上瑜伽私人課,常常也弱的花大部分的時間躺著,聽老師的口令在各個輔具上擺出不同姿勢,然後長時間的停留。好像每一次課就把自己散成一地的身體修一修到堪用,再繼續踏上生活的節奏。

 

躺在床上我想著這幾個月的努力。意識到自己的呼吸依舊。覺得一陣感動。這一年口中常常嚷嚷著走不下去,卻也就這樣半牽半就的跛腳前行,匍匐前進。就這樣撐到現在啊~還要撐多久啊~我這樣想著,太苦了,媽媽,我覺得好辛苦。我得找些讓自己更多動機活下的方式,想了想,除了身體的層次,稱得上動機的就是彈琴了,2017年初,躺在床上高燒不退,起不了身又睡不著,夜半氣喘發作時,陪伴我的除了呼吸,就是巴哈的琴聲。

 

我想彈琴。而且我知道我想學怎麼彈琴。我自知目前的自己彈出來的琴聲很像房子插在沙子堆裡,常常是歪斜扭曲不成形的。多年來我已經厭倦那種靠絕對音感彈曲子,然後大家逕自莫名拍手稱讚的場面…;用比喻來說~我想彈出101,但目前離那裡超級遠,因為沒有穩當的根基根本蓋不了幾層樓;我想彈琴,是像小時候那樣,一個人坐在琴旁,幾乎不想離開,即便累了倦了也睡在琴邊,覺得樂譜再難都沒有人們難懂…。想到這...我一個翻身坐起來,拿起手機在谷歌搜尋器中打下幾個關鍵字:“台北 成人 鋼琴”。就這樣,出現在第一個連結就點了進去。

 

長期搜集訊息的經驗讓我迅速地瀏覽了這個老師的部落格,很快的我就抓到這個老師反覆要傳遞的訊息“數拍子”,“把譜上寫的彈出來”,這就是根基啊,是我最缺乏的,因為我就是個很容易靠耳朵彈琴的人,而且常常粗枝大葉,沒耐心的想矇騙過,特別是反正大多數的人根本也聽不出來,就沒頭沒腦的稱讚...。音感好就不想要看譜..反正就談個模模糊糊的樣子…,看到這個部落格的鋼琴老師Debbie一針見血地道出許多練琴的盲點,雖然我還不知的如何重新打基礎,心中卻知道,啊,這個老師可以教我最缺乏最需要練習的部分。

 

接連著搜尋學費~上課的地點~等資訊後,發現居然就在古亭站附近,是個非常方便上課的地方啊,當下我就立馬寫信去詢問報名的方式。沒想到不到半小時就收到回信,接著又過了不到半小時的信件往返,就約了第一次上課的時間,也就是幾天後。

 

什麼,一趟旅程尾聲,人都還在遙遠的大樹鄉,就已經開展了下一階段旅程的序幕。

好吧,一如往常。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