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8, 2018

2017_我想彈琴02

跟很多小時候學過琴的人比較起來,我童年學琴的經驗相較來說是非常正面的,主要是因為有很好的鋼琴老師吧。在她的啟蒙下,培養了我對音樂的連結,我從來不需要為了考什麼檢定考而練琴,也是因為這位老師把重心放在和音樂交朋友上,讓我發現音樂是非常豐富的,遠遠大過語言可以表達的…,再加上一些比較特殊的原因,讓我對鋼琴有一份情感。對,是情感喔。這是很難得的。以致於當年媽媽為了要我專心讀國中,決定只讓我上到小學六年級,我的捨不得是很強烈的,至今我都還記得最後一次上課結束,要送老師走了,離別時我注視著老師走到巷口的背影,眼淚不停地從眼眶跑出來。

 

之後的好多年,雖然沒有上課也沒有練琴,我還是時不時的就去摸摸琴,一直到高三申請上大學,有半年的假期,被當時的open老師發現,就抓我去練教堂司琴,之後大學四年無比認真地參加管風琴培訓,在本堂彈司琴,認真的時候常常下課就騎腳踏車去聖堂拿鑰匙上樓練琴,從下午練到傍晚天黑,週末就服務婚喪禮,慶日節日…等等。接著畢業了讀神學了又畢業了…有幾年我參加青年神恩復興運動的營隊等,常常負責敬拜的司琴,之後幾年在監獄服務,也常常要彈琴伴奏,慢慢發現原來自己有所謂的絕對音感,會唱的歌就會彈…在那以前,我一直以為會彈琴的人不都是這樣嗎…。 

 

其實會彈琴的人在教堂裡常常是被"去人格化"的。意思是大家看到你就好像看到“有人可以彈琴了”,然後很高興,我常常疑惑扣除司琴我還剩下什麼...。這狀況到了不同的修會團體也是這樣,有一陣子我非常厭煩,厭煩於功能性的被使用,厭煩於制式的敬拜伴奏,只能理智地告訴自己,既然很多人能從中得到好處,領受感動,那麼即便我感受不到也沒有關係…。

 

在去年重新開始練琴以前,其實有幾次我也想著要彈琴,就跑去附近的音樂教室看簡章,腦波弱的報名過一兩次,但上不了幾次我就興致缺缺,倒不是因為練琴很難,而是因為我不知道自己在練什麼也不知道學了什麼。那時遇到的兩位老師,聽了我視譜彈以後,就說甚麼...阿你視譜很好啊,練這首沒問題的啊,然後就勾了幾首歌讓我回去練。下週彈給他聽的時候,常常也就是抓錯,打勾,換下一首或是繼續練吧。這樣。

 

長大以後的我,對於學習比較有意識感,加上上班以後哪有時間天天練琴,住外面以後練琴的難度更是高多了,還得下班撥空花錢再去找琴房~所以我常常在想,彈了這一首又一首的,也不知道練了什麼,只知道目標是設法得到打勾,阿這簡直就像天竺鼠努力跑籠子裡的圈圈然後吃飼料這樣,實在很膩。 當然就沒有動機練習。

 

總之,去年五月是開始練琴了。剛開始的頭兩個月,我覺得既開心又緊張,開心是因為雖然看起來老師要我彈得不難也不多,但我知道老師在教什麼,我在這些基礎的曲子裡練習了什麼。而且我說出我想學琴的原因的時候,老師居然聽得懂,因為我說"我聽自己彈琴都呼嚕呼嚕的,大家就鼓掌,可是我不想要呼嚕呼嚕的,雖然大家聽不太出來"。老師居然聽得懂。這很重要。

 

上課時老師常常會說:"不要靠耳朵/感覺彈琴,因為就不可靠!曲子一長就會混亂無法管理好"。老師常常會問:"你剛剛彈的時候視譜都跟得上嗎",“數拍的時候看得到勾勾嗎”?如果我說:其實有時候跟不上,老師就會問:"如果跟不上為什麼還能彈?就是靠音感阿~哈哈"。於是又被提醒了!而且老師不只會提醒指節和觸鍵,還會用各種方式來說明,比方說,有一次老師說不要想彈大聲就是很用力用指頭敲,要彈大聲就是觸鍵下去的時間要快,相反的下去越慢就會彈出越輕的聲音。

 

老師很清楚的要求數拍子,唱音,觸鍵…等等基本盤,我記得老師說“拍子都數不好了,蓋什麼房子”~~這讓一直以來,常常都用耳朵聽,靠複製模仿的方式彈琴,不習慣盯著譜,不喜歡數拍子,不喜歡寫指法的我…有完全不同學習練琴的經驗。剛開始的時候非常不容易,明明彈的曲子不多也不難,但是就是非常陌生,覺得腦袋再重組一樣,一切都難多了,上課要彈給老師聽的時候會一下子找不到腦袋,就很緊張。老師也蠻特別的,不會像大部分的人那樣很快卻很模糊的稱讚人,事實上跟老師學幾個月後,我聽到前兩個稱讚是“嗯~你算是會數拍子的”,“恩~聽起來像一首曲子了”。印象很深刻。因為好具體。哈哈。

 

一個老師願意從基本開始教,而且反覆又反覆的強調同一些個基礎,只要我願意練習,其實進度再慢老師也不會著急。這樣的學習有很多要挑戰舊習性的部分,但卻是開心的。

 

練習半年多過後,我開始發現自己練琴的策略和觸鍵又完全不同的品質,特別表現在非常習慣的數拍和不踩踏板兩件事情上,光是這樣,我就聽見自己彈出的巴哈和過去幾年隨意隨性彈的內容有極大的不同。覺得好驚喜,原來只是把譜上寫的儘量彈正確,彈的流暢,就已經有這麼穩固的基本盤。這呼應了很多領域的學習,練琴不數拍子~就像練瑜珈不覺知呼吸~又像不讀文本只想著詮釋一樣...。

 

在從小到大諸多學習經驗的堆疊中,我發現自己選老師的標準中有個很重要的核心,就是他知不知道自己在教什麼。以及他是否知道學生目前在哪裡。還有就是他目前還繼續練習他所教的嗎。因為很厲害的老師不一定會教,有架構內涵的老師不一定了解學生的程度,又強又會教的老師不一定還繼續在精進。再來加分的就是,我對於一個領域核心的架構往往有極大的興致,所以能分享傳遞這部分的話就太棒了。

 

總之,雖然生活有各種壓力,但對於還有機會可以練琴,上課學習,就很感恩。我很喜歡老師"是就說是非就說非"的態度,非常容易抓到重點。我知道自己對形容詞的接收度很低,如果一個老師常常要用很抽象的語彙來教學,為我可能就是災難了,還好Debbie老師很不擅於抽象表達。這點倒是很幫助我學習。至於其他什麼的我就不在乎了,常常聽一些朋友抱怨他的教練啊老師啊什麼的,我倒認為沒有完美的人,我自己也是蠻邊緣的,當然也就不用幻想要找個聖人來當老師。一個適合你的神師很可能既敏感又脾氣不好,但不影響他在神師上的角色啊。



這一年多來,有太多的變動,工作和生活遇到和各種狀況總是很多,永遠都沒有所謂"足夠時間"來練得"夠好"(這是一種幻想)才去上課。但從去年五月到現在,有好多次狀況不好躁動不安的時候,我就選擇去琴房練琴,看起來蠻枯燥的練琴,短短的一小時,卻好像也打下一點點規律/紀律的根基,好像也就默默度過許多顛頗又辛苦的日子。

 

常常在練琴的當下也反映出內在的狀態,比方說最近開始認識莫扎特,因為和巴哈太不同了,我好逃避面對,就像我很難交新朋友一樣,我不喜歡改變。還有莫扎特的曲子好長喔,我常常沒有耐心,光是用翻的看到很長的譜就先累了,一如想著一年的工作進度,就已經想離職一樣。

老師說就先不要想要交朋友,壓力太大了。就當敵人來消滅,分段找方法一一消滅。可能後來會發現其實這敵人好像也蠻可愛的。

 

所以說~用心的練習,都會練到心的。不論什麼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