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9, 2018

練習-記得心中的暖流

週末避靜,有三次我感到心中有所悸動。

第一次是在週六晚上,由於一位夥伴比較晚才能到,我就等門,說會在大門口等他。時間差不多了,我獨自從避靜院走到大門口,這段路,雖已經走了多年,但其實我很少一個人在晚上的時候走(因為我怕黑啊)。更不用說此時大部分的人都已經睡了,靜心教育會館又剛好沒有活動,路上就是黑黑的,暗暗的,還好正過了滿月,月光仍能照進來。

從避靜院門口,我吸一口月光的溫暖,邁開了步伐,慢慢的往大門口移動。走著走著,感覺視野在黑暗中變得清晰,感官也在寂靜中被打開。一邊走,許多回憶開始浮現,深刻的經驗到,在我內,生命不斷在成長在蛻變。想起來小時候時時處處都想要面朝光,哥哥常取笑我是向日葵,因為我睡覺的時候不敢關燈,都要面朝向有光源的地方,每當我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家裡的燈都打開,我到大學了都還不太敢一個人走上家中的二樓,因為黑黑暗暗的,我就不想靠近。如今,我居然可以一個人走在這條黑暗的小徑中,而不感到害怕。這轉變究竟是從何時,如何發生的?真是難以理解。

我慢慢的走,和一旁的樹木、月光說話。忽然我感覺到,我不是一個人走,我兩邊各有一個不同時期的我,一邊是青少年時期的我,那個像小男生(現在也是啊哈),鼻子上總是長大痘痘,一臉厭世,常躲在角落觀察,冷酷、爆衝滿口髒話的我,很難接近人,也不讓人接近;另一邊是國小甚至更小的我,跳來跳去開開心心的不受控制,自得其樂,卻又太容易受到驚嚇。

我走向那青少年的自己,拍拍他的背,她皺著眉頭,瞥眼看我,我感知他內心解不開的糾結和痛苦,對眼前認定的現狀不抱有任何改變的希望,我保持與他並行,輕輕的、慢慢地說:「會的,後來,還是會慢慢改變的。真的。而且,沒有人能夠強迫你,逼你改變的。會好轉的。而且我會在你身邊,不會嫌棄你,因為你是這麼敏感,接收了太多,又找不到表達的出口,以至於如此難受。我碰得到你內心深處的那份柔軟,而不是老看你那些偏差失控的行為。」

另一邊,那個蹦蹦跳跳的孩子,跑來撞我一下,我雙手抱了他一下就放開,讓他繼續橫衝直撞的。他繞著我兜了幾圈,緩緩地又靠近我,拉拉我的衣服,指指他的身體,搖來搖去的擠出一個字:「痛」。我正要伸手碰她,他馬上縮起來,抬起一隻守護著頭,眼睛瞇成一條線。我的心揪了一陣,看著他,放慢了我的碰觸,蹲下來接近他,隔著衣服安穩的,緩慢的讓手飄落到他的手臂。輕輕的說:「沒有人會打你了。我保護你。」我耐心地等著他的手漸漸了終於鬆軟下來,但他的眼神還是充滿了疑惑,環繞著四方,打量著我。我慢慢地說話:「真的好難,我也還一直在學習,還沒有練習得很好,但如果我不行,我會找人來幫我們,好嗎?」她歪著頭,好像在想些什麼,卻慢慢直起身子...

我就和他們一起走著,在月光的看顧下,在天主的微笑中,走著。我感覺心裡有種溫暖的流,通過我。這個時刻是這麼感動我,畢竟不知道是走了多久,才真正感覺靠近了他們,曾經被我遺忘,驅逐,否認,拒絕,甚至恐嚇相向的自己。

第二個溫暖的時刻在週日的彌撒。這次避靜爸爸有來參加,但因為守靜默,所以其實我們交談不多,但很多時候共處,一起吃飯,一起靜觀,一起在聖堂祈禱。週日彌撒時我負責司琴,爸爸坐在我旁邊。在神父講道的時候,忽然我感覺一種深刻的了解,從媽媽過世以後,我一直辛苦的面對強大的悲傷衝擊和失落,覺得不會有人能夠理解,因為我是媽媽唯一的女兒。理智上,我也能同樣推演得知,哥哥和爸爸也是,我們心中都有一處悲傷是沒有人可以進入的,沒有人可以懂得的,因為關係之間,總有無法被第三者踏入的親密。儘管是家人也是如此。

但在週日,我坐在爸爸身邊,卻感受這種悲傷有了轉化,同樣是經驗到那份不能被懂得的悲傷,卻開始繼續深入其中,發現正因為我們各自都有著這樣不能被懂得的悲傷,反倒更拉近了彼此的距離。是什麼讓這個經驗轉化了呢?我想是因為我接受了這種不會被瞭解的孤獨,可能是這兩天很多團體靜觀的時間,讓我那股想要控制悲傷的佔有慾鬆綁了。我閉上眼睛,感受就在身邊的爸爸,體會到彼此承受著不能被複製的複雜傷痛,但又依然在彼此身邊。這個當下,我的眼淚幾乎要一湧而上。

第三個溫暖相較起來簡單許多,是在一次神父的道理中,神父說「把握機會,與天主來往,不要浪費時間」。這麼幾個字,說真的和神父工作八年了,我都不知道打這幾個字多少次了。但不知道為什麼,那個時候,我聽見這句話,彷彿聽到神父真的就是如此的語重心長,說出他由衷想要喚醒我們,分享給我們最寶貴的一份。於是,每個字都像放慢速度的迴響,敲入了我的心裡。

這是週末避靜的三次暖流。如此的深刻以致於我想要記錄下來。

其實這週四回診也有一股溫暖。是在診間最後那三分鐘,我用筆寫下了我心中長久以來的重擔。而老丘醫師沒有魔術般的給我解藥,卻用無比的同理看重我的難處,一邊閱讀,一邊認真地用筆記錄下來,時而思索,時而點點頭。我感覺眼淚就這樣偷偷從眼角要跑出來了。

感恩生命中有這樣具體的經驗,
讓我可以繼續認識,繼續被愛著,
並耐心待在其中,願意被轉化。

願我常常記得這些溫暖。我想這也是可以練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