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7, 2018

冒出一些生命

每年三月都是工作的高峰,應該說這份工作多是前半年工作量大,到十月開完明年預算會議之後就開始進入(相對)輕鬆的階段(冬眠期)。最近常想起去年此時的自己,還常常在起伏無力的循環中奮戰著,不過才一年個時光,感覺那種撐不下去的感覺就少了很多,甚至多了許多生活的動機,甚至可以感覺喜悅。就此,對生命的復甦滿懷感恩,

但三月繁忙的工作量還是相當勞其筋骨,傷神燒腦。於是乎這周五掛記著和亞洲區秘書長開會(要用英文)的壓力,有點恍神的去上鋼琴課,覺得實在非常轉換不過來,連久沒練琴的緊張感都忘記了。老師說彈一下巴哈吧,我看著譜覺得腦袋超多洞,彈的時候覺得非常之不能專心,居然還會浮出老闆的臉=_=。彈完以後,老師說有沒有發現我今天彈琴特別用力,我點點頭又搖搖頭,因為我知道自己亂亂的,可是又不太能感覺到手指的觸鍵,只好大力一點。就像有時候在緊張的狀態下練習瑜珈,就會用奇怪的出力方式,明明知道好像怪怪的,卻也不知道可以怎麼調整。壓力狀態真的影響人好多阿。

這天老師繼續講了關於樂句和架構的幾件大事,其實好像最近每次老師都會提到,然後我每次都覺得再努力好像也只能吸收一點點,然後自己練習的時候又難免在流失一點點。但我還是盡可能的在每次上課的時候都像海綿一樣吸收老師所要傳達的,因為我覺得在各種學習中,反覆提醒都是必須的,而不是說:ㄟ老師幹嘛都講一樣的話?這樣。因為重要的部分不太會變,要能學會應用出來卻有各種階段和關卡要走,老師的角色就是不斷的講述重要的層面,並能觀察用不同的方式幫助學生從理解到操作到應用。

瑜珈練習也是這樣啊,一個體位法要注意的事情很多,大方向不太會變,一次可能只能吸收諸多口令中的一兩個,有時候受限於身體條件,老師用語言或觸碰或輔具幫忙引導身體的方向和記憶。每一次練習做到相同的體位法,老師又會再繼續提醒,每次可能深入一個層面或一項就夠了。而諸多的練習疊加之後,就漸漸能進入這個體式的全貌。這需要很多的耐心,覺知,練習和深化整合的記憶。好消息是,習得一個面相之後,在其他體位法中,也可以應用的上。就像練琴,在一首曲子學會一件大事(數拍、唱音、觸鍵、樂句...),就能應用到其他曲子中。想想我陪伴人做靜觀練習也是這樣,重要的核心一點也不複雜,每次我都講差不多的事情,但是每個人每次練習,或在不同階段中卡關的部分都不太一樣,所以會有不同方式來學習或解碼。

有時候老師的角色是讓學習可以繼續下去。在特別辛苦的時候,光是繼續就很重要了。

最近練習分析一首曲子的架構,是很粗略的。但我覺得是全新的學習,就好像我帶人讀聖經的時候,絕對不會只是從頭開始讀,一定會先把文章的屬性阿架構阿分段阿背景都拉出來。才比較能幫助人進入文本。但上鋼琴課就很少有這部分的學習。然後因為我很容易分心,又很沒有耐心,常常就覺得心浮氣躁想放棄不練了。但最近我開始觀察自己,發現我沒耐心不太專心的時候,常常是亂練一通,不知道自己反覆彈在練甚麼,當注意力沒有辦法有焦點的時候,我就會容易失去耐心。相反的,同樣是反覆彈奏,如果先告訴自己,這次要練習的是斷音,上-下的觸鍵,在反覆的時候就會把注意力放在這裡,不會不知所云的反覆而已。這樣就比較不會心煩意亂。這個發現蠻有幫助的。注意力有方向就比較容易讓專注力延長。

我發現這些發現在不同的練習中都是有效的。平常清晨起來我知道要做調息的練習,但常常也是做的很煩躁,腦袋想著別的事情,常常數到幾都忘了。但如果我告訴自己可以把注意力放在鼻腔阿或手指阿,或感覺哪裡啊,就比較能專心久一點。原來,為注意力設定方向是這麼有效。(在工作上也好像也是如此。)

從小我對語言一直有困難學習,光是正音班就反覆學了兩期以上。以前醫師鼓勵我用非語言的方式處理自己的焦慮或情緒,用運動啊音樂阿圖畫阿都可以。但最近我發現,老師常常說,把樂句處理好就是能清楚的講話,別人才聽得懂。"清楚的講話"為我來說好像是個甚麼熟悉的創傷一樣,雖然音樂不是語言,但我還是用語言的頭腦在想,所以還沒聽還沒看懂就有恐懼。或許練習多了解一些非語言的樂句,會幫助我釋放一些表達上的緊張。

總之三月份相當忙碌,壓力也大。我卻感覺身體開始像春天的草木一樣充滿生命力。前陣子上瑜珈課我跟老師說:"我覺得自己好像有進步耶,現在起床都覺得起得來了,而且還很有意願!"。這真的是走過其中的人才能會心一笑的。

原來今年不只繼續深根,也開始有一點冒出芽來了呢。

很多的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