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9, 2018

理想不是一個單向度的指標

所謂「理想性」和「崇尚的價值趨向」本身並沒有問題。儘量要避免的是一種習於『只唱高調』的態度,近乎於耶穌在福音中所指責那些光說一堆道理教訓人的經師們為『刷白的墳墓』。

高調,的確是可以白的很徹底,然而,卻沒有生命在其中。

在許多教育與培育的歷程中,若只有『唱高調』的標準教導,除了難以內化與應用在生活層面以外,更容易產生一種『只有高調是真理/真實/正確』的誤解。對自己的低俗(離高調的標準很遠啊)感到自卑難耐,對他人的軟弱(怎麼這麼糟糕)感到憤怒而屢屢批評,對團體抱有一種空泛的理想性,不知道如何能夠在完整與零碎的距離之中安然自處、不知道要怎樣才能接待各種內外醜態,卻又有著力點繼續邁向所謂完整。

比方說,這幾年常常有機會聽到很多人鼓起勇氣,私下來交談後,終於說出心底對自己的種種不滿意和覺得自己很糟糕的感覺。後來才發現,其實自己的確是有些『不怎麼理想』,但也就只是『不怎麼理想』而已,原來其他人也都是這樣的,這是大部分的人遇見的常態,只是我們沒有機會聽見彼此隱藏的實況。而誤以為只有那些理想性的、檯面上的、標準答案所謂的高調才是「正常」。

又好比在我開始正式工作以前,多年的學校教育,我一再的被教導,要認真、專心做事情,好像分心走意就是罪大惡極那樣被當成一種「疾病」在對付。但當我戰戰兢兢地開始努力工作的時候,卻常常糾結於「不是常常都有工作可以認真啊」,或是「認真一段時間就會開始放空」,因而感覺非常不安,覺得自己白拿薪水,苟且偷生。一直到在團體裡聽見其他人分享,不論是前輩們或是其他工作領域朋友的分享,才知道,原來工作本來就不太可能全時間都火力全開,努力專心(要看不同工作的性質),而且老闆大多也不想要用一個不會和工作團隊互動的古怪高效率機器人。只是我不習慣用大多數人適用的「聊天」來排解,就逕自的在發呆。

我覺得這是目前很多學習場域中容易發生的。當我們指出了理想的方向的時候,要了解再好的方向也不能單獨存在的,此外,理想本身也是可以被理解的越發深刻的,不是僵化的「好/壞」的單薄分冶而已。重要的是,在歷程中如何能協助彼此了解、認識我們內在真實的景況,學習安然處在一個「灰灰的,黏黏的」的實況中,繼續往那所謂的理想靠近多一些。

這不僅可用於信仰歷程,也可以在各種操練系統,社群網絡,職場、團體互動...中間,窺見這些影子。

#真理使人自由
#釋放的過程必然有辛苦但若陣亡就失去原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