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3, 2018

瑜伽和鋼琴的練習

我蠻喜歡瑜伽練習的,不只是因為正確的體位法或調息練習,可以很具體的幫助我增加本體感,讓身體放鬆下來、重新修整連線、鍛鍊並恢復元氣,也包括練習過程中,注意力與意識在動態與靜態的轉換中間,保持覺知,鍛鍊心性的寧靜與專注,所帶來得以延續於生活層面的穩定基石。

 

當然,前提是正確的練習。意味著,主要不是看外在的,身形能擺放到、製造出什麼樣漂亮酷炫的網美姿勢,而是培養在歷程中,以平穩的呼吸,有意識在體式轉換中間持續保持覺知。我覺得這是瑜伽練習最寶貴的。

 

除了作用於脊柱通道、神經系統的清理,解開焦慮/惰性的模式,並喚醒穩定飽滿的能量~是瑜伽系統特有的寶藏之外。其實我發現,這一年多的鋼琴練習在培養覺知的層面也有異曲同工之妙,難怪瑜伽老師聽我分享練琴的心得時就會說:「恩~你的鋼琴練習真是一種手腦聯合的瑜伽」。

 

瑜伽練習還有一個很幫助我的,是建立對語言指令的掌握+回應的能力,進而內化成為自我控制的能力,這要很專心才能做到呢。可能為大部分的人來說,自我控制是一種自然而然的社會化表現,但為我來說,這是特別需要花力氣去反覆練習的,而且一陣子沒有練習,失控當機爆衝的機率就會增加。鋼琴練習也很幫助我培養專心和耐心,以及接收指示並操作之,雖然比較不是針對口語的部分,但最近上課老師反覆地教我練習分析曲子,像是聽見曲子說話的分句、逗號的頓點,又好像在練習英文閱讀那樣拆解文章結構,這很需要細心,而細心為我來說,就是耐心的一種延伸。

 

我是一個會常常反問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的人,因為我很難憑空的著迷於一樣「方法」。所以每隔一段時日,我就會問自己:為什麼還要練瑜珈?為達同樣的效果,改練別的不行嗎?如果我答不出個所以然,又找不到繼續的理由,我就會試著轉換方式,或等自己理清楚了再繼續。大部分的時候,我不習慣處在沒有方向的埋頭苦幹,我可以接受狀似沒有進展(維持也是一種進展啊)或是進度超超超級慢,但至少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同樣,練習鋼琴也是啊,我會常常檢視自己:為什麼還要練習?我想得到甚麼?我目前學到什麼?既然我不需要靠鋼琴來謀生,那練琴為我在生活的哪方面有加分嗎?如果只是覺得辛苦,是個功課,久了不就是個負擔了嗎?生活還不夠辛苦嗎?幹嘛花錢拿石頭來砸自己的腳?

 

我覺得還好我有這樣的習慣。要不然我這麼衝動莽撞又發散的過動,一定更常讓自己陷入瞎忙的循環,久了就纏繞於各種難解的焦慮狀況中。

 

鋼琴老師常常說,成人學鋼琴比較會用腦袋,所以可以用建立架構的模式來教學。最近這個月比較忙,練琴的時間好像很分散,我幾乎就是反覆的練那一兩首巴哈,只記得老師說要落實分手練習,我就告訴自己至少我要各練個三次,但其實才練一次就分心了、耐心儲值不夠,我就在琴房晃一晃動一動再回位置,然後再練第二次,最後幫自己加油說最後一次了練完不想練也沒關係已經完成今日目標了。

 

經驗上來說,如果都可以練到第三次,其實我就可以把這一小時練完,因為很奇怪,練到第三次的時候,有一定的熟悉,我發現我聽見樂句的能力就會出現,這會讓我很開心,好像聽懂「喔他在說話耶」這樣~興高采烈地拿筆比來圈一圈。然後為了把話說得清楚一點,我不自覺的會用身體的一些動作來提醒自己或是製造出不同樂句的效果,這才知道,原來以前看一些演奏家身體會搖來搖去是有原因的(不是搖來搖去就比較厲害或是有感情=.=)。

 

為什麼說鋼琴練習很像是瑜伽練習呢?因為在瑜伽的體式練習中,很重視在一個姿勢裡,同時注意不同部位在不同層次的流動和發生,藉由呼吸把意識帶到多個地方,所以才說瑜伽是一種動態的冥想。鋼琴練習也是啊,一首曲子,又要看音、又要數拍、又要找樂句、又要注意左右手的互動、又要留心為了表現出樂句該呈現出來的技術,同時很多事情都一起發生。所謂好聽的音樂就是這樣一層又一層堆疊出來的;所謂到位的體位法也是一層又一層建構起來的。

 

沒有氣息的體式不會被稱為瑜伽,沒有拍子的曲子不會構成音樂。目前來說,我覺得瑜伽練習和鋼琴練習都幫助我練習向內延伸,以及向外的穩定。所以才會在上班下班的節奏中間,還另外撥出一些時間來練習,就是因為經驗到一些瞥見和美好,也見證自己在歷程中得到的穩定,以及經驗穩定所帶來的信心(『不失控』,『我可以照顧好自己』就是很具體的自信來源喔),所以可以繼續。

 

也是很巧的,這一年多的瑜伽老師和鋼琴老師在一些特質上有許多相似的地方。有些是適合烏龜學習的(比方說清晰有條理,少有聽不懂的形容詞),有些是烏龜缺少的,正好可以補充(比方說「自律和原則」的堅持)。而兩位老師也都是走長遠路的人(他們自己的學習態度也是如此),對速成的種種大眾口味興致缺缺。或許這也是烏龜可以繼續和他們學習的原因吧。

 

為能學習與成長的生命獻上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