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1, 2018

學習的質地01_信任

神學一年級的時候上阿川的新約導論,他的要求一直是簡單清楚明白,但難的就是要放掉我們習以為常的模式,而這往往就是最難的一步。
 
舉例來說;他要我們上課不要抄筆記,專心聽他講就好;他要我們回去要做的事情就是每天讀新約(讀出聲音不是用看的),其他什麼書都不要看,再好的詮釋的課本都不要翻,就是每天朗誦他指定的新約進度。
 
其實這些在操作上幾乎人人都可以達成的。但真的有這樣做的人極少,真的,極少,我可以說一個班如果二十幾個人,大概只有一兩個人這樣做了。
 
為什麼呢?因為不習慣,總覺得不抄筆記就不放心,覺得多看幾本參考書、有時還想上網多看看...比較能應付考試。因為我們習慣用舊有的思緒來應對,納不進新的作法,陌生的邀請總是讓人懷疑在三,於是還是用最熟悉的模式在學習。
 
事實上,那一學期的考試,我就努力地按照阿川說的,儘管難免偷懶沒有每天朗誦福音,但盡可能每週都把若望福音從頭朗誦到尾一遍。除此之外我沒有看別的關於新約的教科書(儘管我幾乎天天都在圖書館)。而期中考前的確有點不安,因為不知道要準備什麼,根本沒有進度可言啊。
 
然而,期中考的時候,我卻可以很自然的回答阿川的題目,憑著就是對聖經文本的熟悉,對內容的印記,而非「他人」整理過的架構或詮釋。還記得那一次期中考,我後來才知道,考得十分慘烈,一半以上不及格,人人對阿川怨聲載道,繼續用「拿不高」來調侃阿川,而我得到的成績主觀上不是頂高,卻相對來說已經極好了。
 
這個經驗影響我很深。一方面我學習到不同的學習路徑,而且是很受用的態度,原來狂抄筆記不一定幫助學習和吸收,原來看很多參考書不一定適用於每一階段的學習;另一方面我了解到信任授課老師的引導,可以得到很大的收穫,而某種程度我是因為願意信任而能照著老師所說的做,這是我人格特質的一部份,蠻幫助我學習。
 
最近一兩年我在不同領域的學習讓我常常想起這個經驗。不同領域的老師們都有各自引導、教學的方式,我發現自己算很容易抓到各個老師的方式和脈絡,然後就不會想太多的照著練習,有時難免就是各種因素而疏忽、沒練習,那就很誠實地承認沒有練習,如此而已。
 
僅僅是如此,我就發現我少打了很多仗。
 
每當我提問的時候,有的老師會回答得很仔細,有的老師會引導到一個方向讓我自己延伸,有的老師思索一陣子會說暫時不需要想這方面的事,有個老師不回應...。我覺得都很好,有回應,有引導,有等待,有默照...都是習得一種面對問題的態度。而我常常相信,指導者的眼光能看得更遠些,無論回應是否是我想要的(某種答覆),他們所給出的都是看得比我更遠的答覆。(當然也有可能只是老師累了或搞錯之類的,但也無妨~)
 
「信任」真的是蠻重要的,能夠信任的前提是一種對自身固有認知與習性所呈現出的柔軟,而這種柔軟的內在品質,是在持續向內理解中日漸培養出的流動性、以及能夠放手的無懼與穩定。
 
有信任的基礎,才有開放度來承接。就算在學習的路程裡,有時被動搖、毀壞的很厲害,也不會馬上想要跳起來捍衛什麼,或是證明什麼給誰看(這就是無謂地繞路)。
 
在聖本篤會規的第一句,指出一個極為重要的學徒品質:「聽」。常常在上一些會規相關課程的時候,變成一種概念式的理解,或是在長輩的訓勉裡,經驗成一種倫理性的要求。如果又加上各自生命歷程中許多辛苦的經驗時,往往就會很難進入「聽」的邀請。然而,我卻越來越經驗到,「聽」的品質,建立在信任,而信任是可以持續培養的。
 
當然,在學習路上,持續收斂紮根於阿天,是非常重要的根基,在其內能長出無懼的穩定。而後有流動,而後有柔軟,而後在信任的關係中能夠被擴展開來,能自由自在地「聽」,讓「聽」和「行動」中間的腳步越來越輕盈。
 
#收斂於基督
#擴展於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