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8, 2018

Meditation-你的分心長甚麼樣子?

你的分心長甚麼樣子?

這幾年分享靜觀(默禱),十個來談話的人,九個會很靦腆的說:可是我祈禱的時候,還是會很分心。我都會說:很正常啊,老林快八十歲了,也常常說他到現在都還會分心。不過,倒是可以觀察自己的分心長甚麼樣子,因為分心有各種樣貌。不同的分心會牽涉到你被牽拖著走多遠。

John Main神父對於分心的指導語其實非常之簡單,就是”繼續唸你的短誦”,而標準就是”發現你沒有在唸,就是分心,就繼續唸下去..”。其實這也就夠了,非常正中核心,即便是很多人想要解釋說:”可是我有時候感覺很舒服、平安阿,為什麼還要像機器一樣,硬是要繼續唸呢?難道不能停一下,好好進入其中(和天主相遇嗎)?”回答這個提問很簡單,因為如果你真的進入了所謂的與主合一的經驗,是不會”刻意不唸短誦的”,可能會發生一段時間自然而然停止了,但若是你的意念和短誦是合一的,在那個當下就不會發現”我沒有唸短誦”了,直到你離開了那個合一,才會發現:阿~我沒有在唸。但人的腦袋就是不甘寂寞,會想說:搞不好會有更好的方法,或是有更厲害的解釋,可以幫助我更快的達到不分心的境界。(說穿了,這多少就是”幻想”靜觀應該是很平靜,不需要努力、掙扎的…)

根據我的觀察和學習,其實問題不在於分心,而在於對”不分心”的狀態,有了極為單調的粗糙想像。而之所以會如此粗糙,正是因為對分心的理解還不夠,以為所謂不分心,大概就是完全不會有其他思緒的發生,或者不會感到困難與掙扎…。當然,加強這個誤會的原因,在於我們習慣有個”模範”,從中擷取一些”完美”的元素,因而認為分心是不對的、不好的,想要抗拒它...。看看那些關於靜觀的照片、聖人傳記,記載的多是與天主會晤的高超靈性經驗,或是坐姿安穩、臉上寧靜自得,彷彿像雕像那樣聖潔又輕鬆入定。於是我們以為,靜觀應該就是要這樣,只有天主、不會動(Peaceful~),才是對的。(好像你很懂甚麼是和天主來往一樣)。

若是仔細觀察不同階段的靜觀,會發現分心有各式各樣的狀況,不同的狀況可以有一些不同的方法來對治。有時候,分心是佔有你所有的心念,以至於你根本沒有在當下覺知到”阿~我在分心”,一直到不知過了多久,忽然你回神了,發現”天啊~我剛剛在幹嘛”,然後順利的話你會想起來~也好像很久沒有唸短誦了,此時,就單純地繼續唸短誦,是很有效果的。最大的誘惑就是在這時候批判自己:”我好糟糕,我又搞砸了,呆坐在這一點用也沒有,浪費時間,我果然不適合做這種祈禱”。基本上,這些都是開啟另外的分心而已。

有時候,分心像是多軌的頻道,儘管你有在唸短誦,居然還是發現自己可以開另一個螢幕似的,運轉另一個頻道。甚至兩三個頻道:一邊唸短誦,一邊想事情,一邊聽周遭的聲音,一邊感覺身體開始麻了或是很癢。其實如果夠專注地觀察這時候的自己,會發現很多時候並不是真的同時多頻道,而是不同頻道輪流搶著播放,(其他好像漸弱下來當背景)。這時光是想著”要唸短誦”就效果有限,因為你會想:”啊我有在唸阿,還不是一樣?一點用也沒有”。這時侯,就要加入”聆聽”的元素,記得老林避靜時常說的嗎:”我們不只是唸短誦,還要同時聽見短誦的回聲…”,就是這時候要派上用場了。為了要能一邊在心中誦唸,一邊要聆聽所誦唸的無聲之聲,會漸漸放掉那些輪流開啟的頻道。但不要到這種多軌分心時候才要練習聆聽,平常就要練習,遇到這種狀況才使得出來啊。

有時候,分心巨大的像是強大的怪獸,勾起諸多的回憶啊、情緒阿,常常是伴隨著焦躁不安,甚至會感覺心跳很快,呼吸變得短促,讓你幾乎要從位置上逃走。通常是有一個極大的事件或隱藏的出多壓抑情緒被勾起來,如果你發現根本沒有辦法持續唸短誦,而情緒風暴眼看就要淹沒你,這是個警訊,你可以先把注意力放到身體上,單純的觀察呼吸,如果狀況沒有減緩,就選擇暫停,離開坐墊,去走一走,轉換一下場景,不要讓情緒的海嘯吞沒你。你會說,可是就是這樣才要練習靜觀阿,有兩個點可以參考;第一,如果沒有辦法持續唸短誦,就像航行的船沒有船舵可以指引方向;第二,如果勾起的回應大的像海嘯,可以同步採取其他各種專業的方式或是醫治祈禱來處理情緒和這塊記憶,不要硬把自己鎖死了。

有時候,分心像是電腦開了好幾個視窗,好像不時的會跳出來播放一下,此時,持守短誦,是讓自己待在核心-基督內,讓你可以保持觀察者的距離,可能會發現,這些輪流開啟的視窗,像是河流或是瀑布那樣,會不斷的流過去,只要你繼續唸短誦,就可以持續的看見它們在播放,會更換不同的節目,而規律的靜觀操練,就是往核心打地基,讓你不會很快的被節目吸走、離開觀察者的位置,通常離開位置最明顯的發現就是回到第一種分心,要到你回神了才會發現,或是第二種分心,邊唸短誦又邊看節目,沒有同時聆聽自己的短誦回聲。當然還有一個意念是可以加入的,就是保持向聖神開放,因為做工的是聖神,領你回到基督內的也是聖神,這不是說要”思考”聖神,不是這樣的,當我們說”主請來”,就是表達開放與交付的意念。有意識的誦唸短誦,就是讓誦唸本身不只是有口無心,而是奉獻了你的行動和信心,表達”我願衰微,讓主在我內興盛”。這個奉獻會讓短誦更能帶領你在靜觀中存留在基督(核心)內。

以上只是大略的把很常出現的幾種分心狀況大略介紹,其實很多時候是交雜著多種分心狀況的,而且每個人的歧異性也很大。大抵上要先接受分心是常態,認識自己的分心長甚麼樣子,才能找到合適的方法來應對。在基督信仰的靜觀靈修傳統中,對於觀察與分析心念這方面其實沒有特別著墨很多,相對地,比較建議把力氣放在藉由短誦/聖言/朝拜,收斂並交付於基督內,並讓聖神來轉化,並保持生活整體的平衡。相較於此,一些古老的禪修、佛教傳統就對於觀察與分析有非常精煉的方法和理論,因為它們傳統的認知論是由此建立起來的。故此,不同傳統有各自的寶庫,John Main神父也多次肯定瑜珈傳統在心念、呼吸和姿勢上,可以幫助人安定收斂的效果。

我的經驗是,在採用方法上,要建基於對自己有足夠的認識,以此來選擇合適輔助自己的方法,而不是想要找一個”最好、最完美、最正確的傳承”。這樣的心態會讓人很難進入,因為總是抱持著作這山又望那山的心態,有時想要像個商人一樣斤斤計較投資報酬率,有時想要耍小聰明投機取巧,而非正視自己的軟弱,有時想要用單用腦袋來掌握分析一切,卻從來不投入練習……,總之,無法信任、尊重傳統智慧的人,是很難得到寶藏的。

比方說,我有極為敏感的神經系統,周遭環境對我來說總是有過多的刺激讓我難以消化,此外,大部分的時候,身體會需要常常晃動,或是撞擊,才能讓小肌肉的緊繃僵硬得到舒緩,因此,我不能自然而然地坐著不動,要能夠安靜坐下來靜觀,需要很多準備。故此,瑜珈練習很幫助我,體位法和調息的紀律對於神經系統的安撫是非常有效的。這是我採納醫師的建議後,去嘗試學習與練習得到的經驗,在選擇不長期使用西藥後,我就要花相對多的心力來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儘管如此,很多時候我還是無法好好地坐著,也因此我摸索出躺姿、站姿或分段調整姿勢的靜觀方式。

因此為我來說,深入默禱傳承的祈禱是日常祈禱生活的主軸,但為了首先能照顧好身體,能順利坐著,我也持續練習瑜珈傳統的智慧來幫助安頓自己。同時我身為本篤會的家修會士,聖言誦禱和日課祈禱也是很重要的靈修核心。另外基於我個人的興趣和老闆(老林神父)的靈感,我也接觸一些不同禪修傳統的理論和神學反省的研究。除了這些,還要加上我原生家庭父母的信仰生活見證,以及參與團體與聖事的滋養…,這些都不斷豐富我整個人投入每天祈禱生活的實踐方式。不是很單一的說,哪個好或是一定要先學甚麼再學甚麼…,畢竟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種成聖的方式。找個一種模組來套用是很方便的理想,但天主既然在你我身上都刻劃了祂的肖像,我們可以從自己的生命中越來越認出祂在我們內真實的臨在。

同樣,基督信仰有非常多的靈修傳統,每個傳統都是我們信仰的寶庫,不需要比較哪一個比較高級或是優質。比方說,有人會說,聖依納爵說,如果感受到浸潤在天主的愛中,就可以好好地進入其中,飽享神慰。為什麼在我們默禱的時候就說不要進入,只要繼續唸短誦呢?其實這不是二分的選擇,而是清楚自己當下在作哪個靈修傳承的練習,如果決定這半小時作靜觀默禱,就採用靜觀的教導,(光是靜觀也有不同傳承喔~John Main神父的教導是採取源自沙漠教父(最)傳統的教誨,但也不是說傳統就一定最好);如果這一小時決定作依納爵的神操默想,就遵循神師的指引。不同的系統都有它的完整性,不要自作聰明的混為一談,也不要貪心的想全部都包,多不表示好,找到生命各個面向的平衡,並從結出的果實中檢視自己是很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