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3, 2018

闖入了一種深刻...

好久沒有放空的時間了,從八月出刊一路忙到九月,帶完避靜講完課,出國去比利時進修半個月後回來,都還沒喘口氣,十月就開始密集的每週跑高雄上課,週間趕工作進度...長達兩個多月的日子。一直到第九週結束,考完期末示範,才終於是有機會去聽個音樂會,是瑜伽課認識的音樂人同學分享、大力推薦的鋼琴家Peter Rösel,臨時約了同事朋友傻呼呼的跑去了,才發現這真是太值得了。

去之前只聽同學介紹說是個很棒的音樂家,已經是老先生了,不帥也不流行,所以很難推票。去了才發現的確不是很多人來聽,這位老先生比我爸爸年紀還要大,七十幾歲了呢,但他一坐下來手指觸到琴鍵發出的第一個聲音一撞近我的耳膜,我的眼眶就紅了。

從巴哈談到莫札特,再到德布西,還有法蘭可...後來還安可了兩三回,一直到他老先生出來鞠躬致謝蓋上琴蓋大家才笑著離開。一邊聽著,我像是闖進了一個浩瀚的世界,演奏者藉著鋼琴的彈奏,分享了他內在的豐富底蘊,一下子像是千萬隻螞蟻湧入電路板狂奔、一下子又像是融化的奶油還飄著香味、一下子像是莫內和梵谷交錯的油畫線條、一下子又像是搭台鐵電聯車從嘉南平原到基隆山線...一下子又像被帶進了一個深刻的回憶錄播放著孤獨的生命刻痕,一下子又像是四五歲的孩子興致盎然的重組手上的積木組...。

聽著、看著這位老先生,雖然我懂得的音樂相關知識並不多,但卻一直感覺這個晚上,演奏者在旋律中創造了一種持續擴張的回憶,這是目前的世界正在失去的深刻和寬廣,在平淡如河水川流的時間中鋪平。其中聽到莫札特的時候,我的眼淚停不住的流了出來好一陣子,不知道為什麼,第一次覺得莫札特的音樂如此的溫柔又不黏膩。安慰了我近日累積諸多的那些總是說不清楚的疲憊。

演出結束後聽說有簽名會,我和同事朋友開心地跑去排隊,還跟這位老先生合影留念,上一次這樣「追星」的行為,恐怕是高中去看籃球賽了~~

走回住處的路上,想著這位老先生,和這個簡單的晚上。我想起「星語」這本書中一直留在我心中的一段話:「一位隱修士的深刻,不是在他醒著的時候做多少工作、多少祈禱、多少刻苦、多少服從和愛德服務...而是在他入睡時,他的靈魂(整個人)與多少星辰連結、跳躍著。」

彷彿闖入了一個浩瀚的生命。

也鼓勵了我,值得往深刻的層次下功夫,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