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7, 2019

感恩和勇氣

一陣意外的,我居然報名了今年乃珍老師難得開的大眾課。(好吧也不能說這麼意外,算是有意外也有主動回應的選擇)從2018年底-2019至今,真是一陣混亂啊,處在一個不斷變動、改變的狀態裡。就還在這樣的變動之中,跨了年,有一點像莽撞地摔入了新的一年,還找不到張力中的穩定。

最大的改變就是搬回山上修院。淡水離台北說近不近說遠也沒這麼遠,但加上要上班要生活的節奏就不是這麼容易,此外更大的新課題就是和團體之間的互動,處在一個期待與被期待、共同尋找又需要耐心謀合的震盪之中。我的諸多特質在團體之中一下就被放大,這兩年自己一個人生活好不容易找到自我照顧的穩定和方向,忽然之間變得要重新解釋,在與團體、人們共處的互動之中,不厭其煩地嘗試可行的模式、認出天主帶領的標記。

不厭其煩!真的是關鍵。某種程度也就是對天主的仁慈始終保有信心。

十多年前我剛試著要加入另一個修會的時候,這樣的張力和困難就出現了,但那時的我,因為對自己認識太少,累積大多壓力和焦慮,反覆的爆炸、失控、自我傷害,當時我對這樣的自己充滿了失望和憤怒,也對存活在這個地球上失去了信心。是過了這麼多年,走了這麼遠的路,倒下又起來的反覆中,我才長出自我接待的溫度和健康的界限。於是乎,現在,面對團體張力時,我的諸多特質又不訝異的表露無遺,畢竟這不是會自動消失的。但面對這些困境之虞,我發現不同於十幾年前,我可以在理解中,有耐心地繼續嘗試、繼續表達、繼續在張力中尋找天主,也願意相信團體的大家會願意一起尋找天主,這不會讓張力消失,卻讓我拓出了多一些空間和動機繼續。

於是,我不再設定特定的目標,只是答覆當下的狀態。然後,敞開、允許。

回到參加乃珍老師的大眾課。就是在這樣變動、張力拉扯、不穩定的狀態裡,我走進了這個課堂,這是為期十週,每週一次的練習。去年RYT200的課程給了我穩定和信心,讓我明白自己面對新的環境,其實已經有能力面對,在進入練習的時候往往就會不緊張了,所以面對新的環境、團體式的課程,我已經突破了這兩年來的困境了。

關於老師的資歷啊,網路都找得到的,但這年頭我比較相信活出來、傳承下去的活見證。是因為觀察乃珍老師的幾位學生,有一種持續探詢的動機和活潑性,在練習上又有一份堅持和踏實,所以才決定報名。當然也是時間上允許啦。

本來想著練習排兩個半小時也太久了吧~但上了第一堂以後才發現,真的沒有很久呢(課前主題引導說超多的),而且老師還超過時間。每一次練習老師會設定一個主題,本來以為乃珍老師上課可能是活力十足(私自希望不要太多)的類型,但後來才發現,老師是非常細緻、深刻、不疾不徐的。在語言的描述和引導上非常多元。在細節上的呈現跟Rachel老師一樣都很精準(可能也因為他們都有跟理查自由人練習學習(哈我居然亂寫大師的名字))。另外這兩位資深的老師都非常準時、且為每堂課程做足了準備。沒有隨便上、興之所至這回事。跟我七十八歲的老闆有相同的風範,值得我學習。

其實是想紀錄這兩週的主題:第一週是感恩,第二週是勇氣。

關於第一週的感恩,老師分享了他的生命經驗,也點出我們的諸多習氣、無明、情緒起伏、陰影..都是修行的大好材料,感恩的態度就是向一切(恩典)敞開,不排拒。

第一週練習一結束,我就要趕去處理前一年租屋住處的交屋,偏偏這一個月再聯繫上有諸多的不順利,代管公司的負責人非常不可理喻,讓我瞠目結舌。那天下課我看去交屋的時候,又再次被莫名的指責氣得說不出話來,還好有找好朋友來幫忙,是朋友出面協助處理了該辦的手續。當天晚上我在省察的時候,感受著憤怒還留在我的身體裡顫動著,我開始想:在憤怒中,如何還能感恩?我可以在其餘的事情上感恩,在這一天諸多臨在中感恩,但面對這個強烈的憤怒、背後的恐懼、勾起過往的諸多想像呢?求主幫助我。

忽然我看見了不同的視角,為今天能感覺自己的情緒,並且沒有自責,且找了方法,找了朋友保護自己而深深感恩。為在這些負面情緒中有機會深入背後的不安全感而感恩。所以我感恩我對憤怒的接納,感恩我的允許,感恩我可以、也願意深入觸碰的更多。

為好的經驗感恩總是容易的。我已經常常在做了。難的是在強大的被害者情節中,還能感恩嗎?在面對團體諸多張力、誤會和不明朗的狀態中還能感恩嗎?如果說感恩的另一面是抱怨或冷漠,我想這一週,在面對衝突、在尋找與團體共生的不穩定中,我選擇主動、願意繼續、對改變開放,這已經是一份感恩的實踐。

第二週,老師說主題是勇氣,而其中阻擋我們的是恐懼,這個恐懼常常是塞滿我的,讓我們沒有空間挪動的,於是老師說,關鍵在「放生」,放,而後生,放下,有了空間,生命就會流動。老師的主題通常會藉由當天的練習中反覆的出現,我覺得是藉由身體和呼吸的練習中,深化了意念的執行。於是在這一週,我常常提醒自己「放」,放掉我的習性、慣性、必須、反射...甚至理直氣壯。

這一週好幾次覺得壓力很大,很緊繃,很疲憊。淡水萬華淡水的舟車勞頓加上辦公室外面整日的捷運工程的噪音振動幾乎要毀滅我了,回山上還要面對幾十人的壓力。我又被各種委屈不舒服無助感給塞滿了。但我記得這一週要練習「放」,於是我在睡前跟天主說:我真的好累,但我不要帶著這些入睡,瞎做什麼計畫,我要放給祢。於是我順利地睡了一覺,早上起來神清氣爽,忽然覺得好像有空間可以來為這一天做新的決定。

原來勇氣是這樣,放,騰出空間,回到核心,身體的核心、生命的核心。力量是從核心來的,外在擠出來的力量、逞兇鬥狠的樣貌、各種讓人分心的枝微末節、幻想與空轉,都是一戳就破的紙。

發現我一直在變化著。在不同傳統、引導中豐富的被滋養著。這兩週每到週日其實都很疲倦,累積了很多糾結和疲憊,在靜坐或大休息的時候,我感覺內在諸多的緊張焦慮突然都變得輕盈了起來,常常就睡著了。這的確是最近處在張力中的自己需要的放鬆。為此,再次的覺得感恩,又願意繼續練習勇敢。在聆聽氣息的同時,也繼續聆聽內外的蛛絲馬跡。

至於那些練習的順位原則,已經有很多資料了,就在練習中繼續用身體去經驗、記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