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13, 2019

天主的單純與美善

年後,林阿川神父帶了幾位方濟會的修士來避靜,好久沒有聽他講道理了,彌撒中短短的講經卻讓我蠻感動的。

*天主是單純的,不複雜,是人喜歡複雜,喜歡深奧的道理。聖經不難讀,仔細讀、反覆讀、完整的讀,幾乎都會懂的。

*施恩主教曾經說:目前避靜已經成為一場場精彩的講習會,這幾乎是教會腐敗的徵兆。希望我們不要忘記,最要緊的事尋找天主,回到天主面前。而不是追求好聽的道理。好像你掌握了什麼。

*傳統都是出於善意的,為了保護核心。然而個時代的反對傳統的人,都說自己是要找回核心。這之中引發很多的爭論,但其實重要的就是回到天主那裡,找到屬於你的回應。不要騙自己,也不要把力氣花在吵架上。

*耶穌的時代,群眾擁護他,是因為奇蹟(驅魔、治病)...,但他們對耶穌這個人沒有太多了解,即便是門徒也一樣。因此,耶穌說:你們來找我不是因為看到神蹟,而是吃飽了。其實我們現在也是一樣的,祈禱常常是希望得到某種效果(問題被解決),而不是真的對天主有興趣,想要尋找祂。

*天主的一切創造都是美善的。這是以色列民族在當時對世界的一個反省。是人把惡帶來了世界。但沒關係,天主給了最後的話,就是聖子耶穌基督來解決人捅出來的簍子,透過耶穌,救恩完成。我們要做的,只是跟天主的恩寵合作。願我們常常能回到受造的那份單純的美善,經驗到在天主面前,被祂稱為「樣樣都好」的自己。

 

週一中午,大學朋友來山上找我,我們沿著苦路的小徑散步著,忽然他停下來,看著地上說「這是什麼?」我看了看說:喔~難道是老鼠?我們小心翼翼地拿著旁邊的枯葉碰了碰這個小東西,發現已經僵硬了,但沒有味道,推測應該死去沒有很久。但仔細端詳他,覺得他不像老鼠,他的爪子又厚又長,是象牙白色,他的頸項特別的尖,我們上網對照了圖鑑,發現他是台灣鼴鼠,就是會挖地道、破壞菜園、挖空地基的那種。

但是他身上沒有傷口,應該也不是大鳥、老鷹來咬的,也不是狗狗追到的獵物,怎麼會躺在路中間的草地呢?於是我們想把它埋起來,就去找來了鋤頭小鏟子,跟修女們說了,修女們推論是他誤食了毒院內老鼠的藥...。無論如何,我和朋友兩人拿著工具,幫這隻小鼴鼠挖了個洞,輕輕的把它放進去,他的毛好柔軟,儘管只是一面之緣的鼴鼠,我用鏟子拖著他還有一點緊張,卻也很慎重小心的深怕弄傷了他。我一邊哼唱著這首聖歌:「願天使領你進入天國,殉道諸聖前來迎接,迎接你到天父的仁慈懷抱,永享安樂...」。依序蓋了枯葉,把土填回去,填進一些枯枝碎片,再覆土和葉子...。前前後後花了大概一小時。

晚上省察時,我想起這隻小鼴鼠,還有我們下午的七手八腳。感受到當下很單純的想做這件事(把它埋起來),是很美好的。沒有為了什麼而做。也不在計劃內。看見了、行動了、完成以後也沒有繼續想很多好像要背在身上帶著走。有一種自由在其中,覺得這一天因為有這個插曲而豐富。

忽然發現,這就像個孩子一樣,有一種簡單的動機和喜悅,反而靠近天主。

謝謝你,小鼴鼠。讓我這天經驗到單純的美善。
謝謝我的大學同學,一起完成了這個美好的小事。

這麼簡單,這麼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