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6, 2019

圓滿、勇氣

二月在一陣翻騰中走進了尾聲。

一直到我開始感到暈眩與搖晃,

我才意識到,

生活的壓力已經大過了我所以為的負荷。

焦慮的浪潮加重了對外在刺激的過度反應。

 

如果說與人來往的能耐像是一個儲值卡,

我的容量低,消耗得也快。

如果平均來說,每人的儲值卡有100-150 ,那我恐怕只有15-20。

然後很快就消耗殆盡。

因為有人就開始消耗,根本還不需要互動或說話。

 

住在山上的變化大過我的預期,

我忘記了山上也是一直在改變的。

於是我光是待著就用完了我每日的儲值卡,

無法再跟更多人來往了。

 

加上山上山下都充滿了變動,同時又剛好都在進行大工程,

山上避靜院整修全館裝冷氣、換窗戶、配管線;

修院外圍也持續在施工中;

山下辦公室外面的萬大捷運線也還在第一年工期而已。

我無論到哪裡都是工地,像是槍林彈雨一樣沒有一個地方可以安息。

面對人的壓力讓我很難工作,

進度停滯的焦慮加重了對環境的反應。

山下居無定所也讓我天天都負重移動著,

總之幾乎沒有個點是可以安穩當參照的。

 

同時隨著鋼琴老師生病、

鼓老師在印度巡迴公演、瑜伽練習的節奏和型態改變~

過去兩年可以讓我找到喘口氣的小矛點也紛紛變化著。

幾乎只剩下行走時的耶穌禱文,和在山上時辰祈禱的時候,是我比較能放鬆的時刻了。

但我還是有儘量繼續著,繼續著好好生活、練習,摸索著如何能更合適的繼續。

 

 

年後的兩週日瑜伽練習,

老師分別提到了呼應元宵節的圓滿和春生的勇氣。

都一再的提醒,不是出於單方面或外在的力量或形式,

而是在張力中體會並承接真實,在平衡中孕育由內而生的力量。

不能忘掉根基和核心,因為在其上才有生長的空間,

能在靜定中打開觀看各種改變的視野。

在體位法中如是,在靈修生活中也是這樣的。

 

 

元宵節那天我很不舒服,晚上走在路上看到好大的月亮,

但其實我想念媽媽。我游移著要回家還是回山上,

總之感覺「應該要」去和哪個家一起過元宵節。

但我終究只能去找爸爸,一起坐著等姪子練體操,之後就告別了。

想到回家要面對人、還有山上一大堆的人,我就想吐。

走在街道上,我只想找個安穩的地方睡覺,

因為山上施工等各種原因,已經很久無法好好休息。

於是我鑽進了背包客房,不想看見任何人,

拉下床簾,躺下蓋著被子時,我想起媽媽。

就流著淚,小心翼翼地哭著,因為這房有二十張床,不能吵到別人。

這樣,入睡了。

乍看之下好像很沒有元宵節的氛圍,但我覺得終於可以好好睡一覺了。

不用想著「應該」要回去團圓。然後又繼續耗盡自己。

 

這週回診時,醫師提醒說這兩個月變化太多,

我已經無法負荷,焦慮的狀況很嚴重,

建議還是找到自己安穩的步調,一次調整一個變因就好。

於是,還是在台北租了一個便宜又超小的房間,但為棲身過夜休息來說非常足夠了,

交通便利、安靜又安全。至少下山的時候,不用焦慮著當晚要在哪裡落腳。

認出自己的限度之後,也就關上了fb,減少過量訊息的消耗,

短期不再排入任何團體的活動,但少少的人主題的分享是可以的,

山上教司琴、帶默禱、山下分享瑜伽練習、一對一的談話都是可以的,

或許也是我比較容易和人來往的方式。

 

 

春天,在生長的起頭,萬頭攥動,本來就容易不安穩。

勇氣,隱藏在這些慌亂之中,願意繼續,儘管看不到清晰的道路。

在各種軟弱之處,避免暴力無感的消耗,好使力量得以從中深入、著力。

真是辛苦,是個不知往何處又繼續前行的一年之計啊。

 

萬物都在變動著。

願我能信任上主的引領,好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