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1, 2019

四旬期:重拾初心、繼續呼吸

三月。春天過了驚蟄,也到了下不停的雨的時刻,氣候一下冷一下暖,一下晴一下雨的,摸不著頭緒,生命一如這樣的春天,亂糟糟的。難怪春秋季節為身心疾患的人、或是像我一樣神經系統極為敏銳的族群,都是蠻辛苦的階段。今年四旬期相較於以往幾年,開始的比較晚,都要過完年曆年了才進入聖灰禮儀。

前陣子有一天我回家,晚上跟酷寶一起玩,一直到我要去睡覺了,我跟酷寶說我累了要休息,他可以懂,卻又捨不得,就改口說:「那我投籃,你幫我加油就好」。看了他投了幾球,我再說了一次我累了,要上樓休息,他又改口說:「那你站在樓梯那裡,我投進的話,你要說我很棒」。我也就這樣做了。到第三次我開口說,他才讓我上樓去了。

隔天我想起這件事,發現藉由酷寶,我認出我內在也有類似的模式,就是很想要設定一個情境,希望大家都按我想要的方式來回應,好像一個導演,希望大家都配合演出一樣。如果順利的話我就會覺得開心,如果不順利,我就會覺得不太愉快,內心會開始用力,好像聖經說的「心硬」,想要掌控局面,特別是在熟悉的關係之中,如果對方沒有按照我期待的回應,有時是出乎意料的相反的回應,那時我很容易就會陷入「用力澄清」,看起來是想要證明,其實是想要贏得對方的認同,希望他按照我所期待的那樣回應我。

四旬期,教宗文告中,最抓住我的幾個字,就是「馬上就要」、「全部都要」的習性。我意識到在關係裡,這樣的傾向讓我很容易陷入僵局,即刻就「心硬」了起來。意識到這點,我在祈禱中奉獻我四旬期的意向:特別在這個「現在、全部都要」習性上,求聖神協助我,轉向基督。有人可能覺得,祈禱哪能解決問題?但我認為,祈禱若是真實的投入,效果是很深刻的,因為習慣的轉向是關乎於意識的轉向,是容器的改變,而非想法(內容物)的改變,心理學方法可以觸及很多想法的調整,或是行為模式的重建,但意識轉向是非常難處理的,因為很難用意識來改變意識。在信仰上我們說「罪」的影響,常常就是在處理這樣的傾向、不自由,或者有時說是「捆綁」。藉由奉獻於耶穌基督內,進入他的容器,在他內,重塑我。

這兩週週日的瑜伽練習,主題從「回到初心」再到「繼續呼吸」,在回到初心時,老師要我們觀想一個最近讓你感覺受苦的人,把它放在你心上,作為你練習的上師,把你的練習都獻給他。我發現這蠻不容易的,但最困難的一步就是承認有這樣一個人,且願意把它放在心上,甚至為他奉獻練習。這個意向會讓關係中有新的維度,讓空間、氣息可以在這卡住的關係中流轉。我發現這個練習蠻幫助我的,因為前陣子開始發現瑜伽老師忽然好像不見了,這改變讓我很不習慣,也因為不習慣而感到不舒服。然而,透過這樣的觀想,在練習中,漸漸讓我回到自己的中心,也讓老師有他的位置,允許各有各的空間,也體會到當我投入練習的時候,反而特別經驗到那份連結,這有別於想要控制的連繫。這使我更加清晰地體會到,沒有「誰」再讓我受苦,而是我對習性的固執、依戀和沾黏讓我受苦,而習性引發的小劇場,是可以透過身體的練習轉換的。

同時我也想起多年前意外接觸瑜伽的起點,是在於希望找到方法,讓我的身體不會這麼讓我受苦,特別是全身電波竄流的時候,無比的難受。這些年來,斷斷續續的,經過許多波折、意外,我還是沒有離開瑜伽的練習,身體的狀況也越來越被我認識,而不再只是覺得辛苦、無奈而已。

這週主題是「繼續呼吸」,特別在身體呈現各種酸疼漲緊累的訊號的時候~繼續呼吸,藉著聆聽來引導呼吸,藉由調息來沖刷意識。這個「繼續呼吸」,讓這幾個月處在各種張力和諸多變動中的我,無比的有感覺。就是「繼續呼吸」。十幾年前收到的卡片裡,寫的也是:單單存在,就是禮物;單單是呼吸,就是恩典。週日下午,回山上,一進房間就看到東西又被搬動了,因為工程還沒有完成,就覺得心好累,之後進了聖堂又有變動,麥克風的擴音器就在我耳邊。雖然我當下找到方法,但其實瞬間就又動彈不得,覺得反胃噁心。祈禱完躲在避靜院小聖堂待了半個多小時,用短頌穩住自己,之後一點胃口也沒有,跟修女說一聲無法跟大家一起吃飯,就去洗澡了。

晚些時候修女來房間看看我,問了問我想起這些個月來諸多的變動,彷彿沒完沒了似的,就開始流淚。一直哭一直哭,當修女安慰我說:「會的,你已經走過這麼多辛苦,會慢慢習慣的~」我像是被按了一個按鈕,陷入了極大的深淵,我認出那是恐懼的暗流,「慢慢習慣」在我聽起來居然投射出「不得不的無奈」、「在無力中只好妥協」的諸多恐懼畫面,那些在暴力陰影下被迫妥協的恐懼像連續的重拳痛毆我的頭部,頓時我再也受不了,就尖叫了起來,開始撞擊,逾時就在尖叫和撞擊中,我跟這巨大的恐懼搏鬥了起來。直到筋疲力竭。

修女抱著我唸了天主經,去夜禱後又回來看看我,我已經暈眩的只能躺著,覺得害怕。修女走了以後又哭了好久,之後決定好好睡覺,拿出好久沒有吃的藥,吃了半顆,跟耶穌說「請你保護我,我需要睡覺」,跟媽媽說「我好害怕,不知道怎麼辦,請你保護我」。開了桌燈,躺了沒有多久就睡著了,昏睡了五六個小時,醒來是半夜,我翻身繼續睡,睡到清晨才起身去晨禱。參加完彌撒,我撐著過度哭泣後種大的眼皮,想著「繼續呼吸」,為自己加油打氣。過了晚上,到了早晨,又是新的一天!

 

這個四旬期,我奉獻我的「掌控慾」,無論表現在關係上、工作上或是物質上(衝動購物或參加活動)。覺得很不容易,但也因為是這麼深刻的意識到,才有這麼深入的理解。我還是繼續練習,奉獻這一切。包括恐懼、控制的習性,特別求耶穌基督的聖殤隱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