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4, 2019

重量毯的擁抱

一直到今年,台灣終於有自己書寫關於重量毯的書了,而且還持續在藉由簽書會、製作重量毯的分享聚會讓更多人了解、經驗到重量本身帶來的釋放。看到這本書,我有一種莫名湧出的感動。

http://www.cite.com.tw/book?id=79694&fbclid=IwAR0T4K8IFpCk5cyDtbkzbM0D9xXuyH09t_v-uGIinDP5CGekg5zNc9o0PIQ

一邊打出這篇文章的同時,我的大腿上正擺放著五公斤重的沙袋,一腳一個剛剛好提供足量的重量,讓我整個人可以穩定下來。否則可能大半天我都覺得從瞳孔到腦袋都無法對焦,整個人好像飄著,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往往只能眼睜睜看著工作延宕著,乾著急,焦慮值一直升高。這種困難是很難言說的,而我再發散的狀態中,可能連「去拿沙袋」都無法化為具體的行動。

平常我總是背負著大包包,無數的人開玩笑說:「真是個烏龜阿」,但少有人知道重量為我的意義,它快速提供了本體感受,有效降低焦慮、過激和分心。只是背負重量其實長久來說對脊椎骨盆造成不小的壓力,儘管我已經努力在做多樣的運動,還是可以感受到背側逐年累積起來的傷害。

我也終於懂得自己長年都需要厚重棉被的原因。好消息是目前流行的都是輕薄保暖的取向,傳統手打棉被反而比較少人喜歡,所以價錢也比較便宜,上回我在老棉被店裡,一條四、五斤單人被才不到一千五...。(有時候我身體就是很不舒服,神經系統像是漏電了一樣,睡不著,被子又不夠重,身邊沒有重量毯,我就會把背包放滿書抱在身上睡。也是有效果喔...)

我曾經跟很熟悉、常生活在一起的朋友/姊妹們說,當我很不舒服的時候,尤其是無法溝通、言說,開始用力撞擊的時候,無論起因是什麼,通常有一部分一定是我失去本體感了,此時最有效讓我安穩下來的方式,就是讓我就近的趴下來,然後有重量在我身上(背上最理想)(或是穩定拍打也可以、不要輕撫)。我漸漸發現這真的要靠自己表達,有時候連醫師都搞不懂怎麼樣我才會停止崩潰,身邊的人們更是手足無措、哪裡會知道怎麼辦好,只能七手八腳地、拿藥給我吃、或是送去醫院(打針或吃藥鎮定昏迷)。

我是個對語言很有距離的人,在我不舒服的時候,語言就像流彈一樣,反覆擊打我的腦神經,讓我更為焦慮不安。最經典的一次就是我在一個工作坊中失控了,劇烈的搖晃撞擊,身邊被三個資深心理師包圍著,他們很有經驗的把我用厚棉被圍住,但就是一直跟我說話,還展現出極大的同理心,但我掙扎著只能擠出一個字:「藥」...他們三位居然同時點頭、對我專業的說:「嗯哼~你要什麼?」真的是萬念俱灰...

這幾年開始偶而跟身邊的人,有緣份的話,多一些分享自己,發現其實就算不是什麼有障礙的人,其實為我有效的方式,有時為他們也有效。之前我有好長一段時間隨身都有特殊用的小刷子,在我緊張焦慮的時候,就可以拿出來穩定的刷皮膚,可以轉移、降低焦慮,後來被朋友知道,他們借去用,發現為他們也超有效。就像這本書裡面記錄的,不只是有障礙的人,需要重量毯,其實一般人、甚至那些照顧者/助人工作者,也可以從重量毯的包覆中得到放鬆。

就像我腿上的沙袋,其實是瑜伽輔具啊。有五公斤、十公斤,非常耐用。在很多瑜伽修復的姿勢裡,這些沙袋提供了極大的穩定,並在停留的姿勢中,藉由調息關照和重量提升對地心引力作用的本體感,讓人可以更深刻地放鬆、安靜下來。

十多年前有一次除夕的白天,媽媽帶我去附近的登山用品店,堅持要幫我買一件外套,因為我一直拒絕買新衣服,到那時的我都還是說不清楚為什麼買新衣服為我是這麼焦慮的事情。但媽媽知道我只穿特定顏色的衣服,所以儘管店員熱心的要拿出喜氣洋洋的顏色、或是女版的窄版外套,媽媽都堅持買深灰色、男版、大尺寸。因為他只希望我有一件真的能保暖的外套,而且是我願意穿的。這間始祖鳥的外套成了我每年冬天幾乎天天穿的外套,它是兩件式,內層是保暖的羽絨外套,外層是微防水的風衣,一起穿的時候會把我整個人包起來,非常溫暖。每次我拉起拉鍊戴上帽子,就覺得好像是媽媽的擁抱一樣,這麼令人安心。

重量毯能給人被擁抱的安全感,觸碰為我來說是非常劇烈的事情,至今我已經可以被擁抱,但大多數的時候都是要忍耐的,只是有時候很甘願忍耐,有時候要很用力地忍耐,有時候無法忍耐...,所以我深深地體會、也常常藉由重量毯(或是超重的棉被、沙袋..)來擁抱自己。

這幾年台灣對於身體導向的各種治療、療癒、身心學越來越普遍了,雖然相對起來還是小眾,但已經比十年前的時候容易找到資源了。希望這樣具體有效的方法,可以讓更多人經驗到。這本書的作者這幾個月在台北、台中、台南、高雄都有分享會(含實作喔),真的好棒,推薦給有興趣、有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