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5, 2019

被捲入耶穌內

我想,阿天是太想念我了。
車禍之後,我就回到淡水山上,
除了(包車)下山回診就醫之外,
就都待在山上,安靜地休息。
幾乎是個大避靜了。

也好多年沒有這麼寧靜的在四旬期後半,
除了休息,就是投入禮儀祈禱,
浸在這個死而復活的禮儀時節中。
進入聖週,回顧著許多生命的片段,
我想起車禍那天在急診室,不知道有多嚴重,
我開始在恍惚中想著,是不是有什麼遺憾、尚未完成的事?
其實浮現的並不多,
零星有閃過一些沒有來的及說、或覺得還想說多一些的感謝、愛與被愛、友誼...

車禍當天晚上我有一陣子不敢睡覺,
直到念了善終經、在「我把我的靈魂交在你手中」的歌詠聲中才漸漸入睡了。
之後的日子裡,我也常自問那晚為什麼害怕呢?
於是開始深入這個提問:「抓著什麼?或被什麼抓著?」

許多回顧生命的歷程,越來越覺得,何其幸運、被愛的很多,
相對的,在分享這份愛上面,我回應的、投身的還太少。
在準備朝向死亡的課題上,我分心的太多。
於是當那「盜賊般的日子」來到時(聖經用語),才會有點驚惶不安。

聖枝主日那天,神父說,耶穌的聽命不只是十字架的「受辱、赴死」,他也接受「被盲目群眾拱為王」的場面;他允許了群眾的善變、黑夜的存在、門徒的背叛,也允許了愛他的婦女用昂貴的香液為他敷了腳。無論是好是壞、無論是貧賤是富貴、無論是受窮是享受,耶穌對天父的服從含納了一切。這是根植於天父(愛)的「平心」。

我才發現自己多麼「不平心」。天主可憐我。

車禍之後,一直顧頭,忽略了右腳踝的傷口,受了很多辛苦,也因為傷口遲遲不好,至今我還是只能坐著洗澡。更不用說頭上有傷口,很難洗頭了。我已經很幸運的只有這兩個主要外傷,卻覺得難受得要命,常常喃喃自語的說,天啊,還有多久我才能好好沖個澡?

聖週,很多的時間不是躺著就是待在聖堂。卻也因為有機會在山上,花時間跟妹妹們一起準備禮儀,陪他們練琴、練唱、在疲憊緊張之際給予一些分享和安慰。

聖週四,神父說,愛,常常是「不好看」的,常常是在fb以外的世界的,有著難看的場面、不好聞的味道、令人想躲開的難受...。一如耶穌即將死去,卻跪下解衣為門徒們洗腳。一如這個最後晚餐,總是有黑夜出現、總是有背叛、總是有撒旦...

聖週五,神父說,福音記載,耶穌第一個提問是:「你門找誰?」,在他被捕的時候,他也問同樣的問題,而且這回他還說:「我就是。」十字架是生命樹。耶穌臨終說「完成了」,才為我們的救恩打開了門。我們是被捲在耶穌基督的生命裡,被他徹底的愛所滲透、所轉化,這才是救恩。

我懇求耶穌繼續讓我經驗到他對我說:「我就是」。

聖週六,神父說,為我們人,常常是交織著許多錯綜複雜的狀態,又愛又恐懼、又渴望又排拒...基督之光照耀我們各種不清晰,使我們被捲入他內。祂的「是」給了我們「是」的基礎。我們是因為捲在耶穌基督內,相互滲透,才分享那生命之光、長燃不熄。

因為車禍,有非常多的時間參與了聖週。活在一個沒有行程,連團體祈禱有時都只能躺著用聽的。此時,才真的能投入祈禱,才真的發現渴望所在。

被愛的這麼多、這麼深,
我回應的還太少,分心的實在太多,瞎忙和自以為的成分居高不下。

我求基督之光照耀我各種的依戀和不自由,
無論是創傷的綑綁、恐懼或是各種關係、習性、慣性的黏滯生垢。

被捲入耶穌內,日日交織其中。
尋找天主、在生活中以行動默觀來認識基督,
因為關係、成就,在那時刻來臨時,都脆弱得很。

這份愛、這捲入,
是朝向死亡重要的投身,
因為生命就在其中,超越死亡。

Merton說:在走向坦承的路上,
其實充滿張力、挫敗,但這樣的拉扯正顯示走在正確的路上。
他又說,基督徒的平安,是在撤底深淵中被尋覓的,
這又被稱作「天主的慈悲」。
沙漠姆姆曾說了一個小故事,關於跟撒旦的對話,
原來撒旦不怕苦行、不怕知識,它只怕(對此毫無辦法、零忍受)「謙遜」。

而謙遜的基礎就是坦誠,就是真實。

阿~主基督,你的生命因為如此真實而相契於天父,
請把我捲在祢內吧。

這麼難,但我信、請補足我的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