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1, 2019

穿越劇場走進延續

今晚,我聽了一場特別的鋼琴獨奏會。

說特別,是因為在很多方面,為我都是全新的經驗。可以說,我沒有經驗過這樣的音樂會。

首先演奏的曲目我幾乎一個也不認識,勉強算是聽過名字的李斯特也只記得他的作品好像常常會發出很大的聲音(哪來的印象)。

猶豫很久才決定來聽,因為一直不知道自己車禍復原的狀況夠不夠穩定。直到確定自己可以在山下過夜,才終於去買了票。為了聽這場音樂會,會比平常晚睡,怕自己太累,還安排了就近的旅館,從下午就先休息,結束後也不需要爬五樓可以直接躺下昏睡...。

我也根本不認識這次的音樂家:烏果斯基(基本上我幾乎誰都不認識),以前會來聽鋼琴通常是難得有曲目或作曲家是我有興趣的。這次是因為瑜伽TT的厲害同學推薦,是他以前在德國讀書的老師,我看了介紹又聽了訪問,覺得好像不聽太可惜了。有一點好奇、又有一點興奮,車禍後也有一點虛弱的,還是來聽了。

上半場我幾乎是瞠目結舌的聽完。因為我從來不知道鋼琴可以發出這樣的聲音。充滿了空間轉換的聲音,同時間出現很不同的聲響,就像是在劇場裡面一樣,不是單一維度的,而是多維度的發生。在空間裡的維度共存常常是衝突的、詭譎的、不可控制的、出乎意料的,以往我聽到刺耳的聲音都會馬上跳起來捂耳朵跑掉,但上半場裡有幾次出現尖銳的聲音時,我覺得很陌生、卻不抗拒,因為有空間感,這個空間感還不斷的在移動著,讓我承接了這個不熟悉的聲音,好奇著跟著往下走,不知道劇場又會變成什麼樣子。我不需要閉上眼睛,就可以感覺好多種素材在編織著劇場的轉換,有油墨、鋼絲、絨布、玻璃纖維....也有巨大的金屬被折疊似的不和諧、彩色玻璃珠像水滴那樣滑動又碎裂、油彩尚未完全乾近乎靜止乾裂卻又透出濕潤...。

我從來沒有聽過鋼琴發出這樣的聲音。

中場休息時我試著想看一看節目單,腦補一下陌生的曲目,卻因為頭暈而吃不下文字。我就決定放棄。讓劇場的餘韻繼續在我的身體裡面竄流。看一看樓下樓上還真多人呢!

下半場一開始,坐在我後方有兩個小朋友,大概耐不住,開始看手機,發出氣音的笑聲,平常我會忍耐的,但昨晚我居然回頭狀似瞪著他們(其實只是讓他們知道我在看著他們)。下半場跟上半場很不一樣呢,一開始我感到一種深邃的墜落,好像在一輛行駛於黑白片慢板的火車裡,之後火車一會兒像是開在一個萬花筒中間一會兒又像是回到慢鏡頭那樣。忽然我幾乎是聽不到聲音了,我心底浮現著德蕾莎修女的祈禱:無論如何,總是要...把最好的分享給世界,即便會被踢掉牙齒。我不認識這個鋼琴家,他彈的曲子我幾乎沒有聽過,但是我卻感覺到他彷彿正在把他「最好的那一份」分享給我們。

最後結束前,我發現我好像有一點聽懂這些繁複的音符。在各種重疊中間,有同樣的一句話一直反覆在訴說著。時間一直在進行,因為變化一直在發生,音符一直在堆疊,生命一直在繼續。

這個「一直」。到結束的那個切點的時候。乾淨的停止了。不多也不少的,停了。

很多的、持續的掌聲打斷了我的腦袋。但我還留在那個停止裡面。

聖經裡有一段話我一直很喜歡:「不是言也不是語,是聽不見的言語。他們的聲音卻傳遍大地,他們的言語也直達地極...。」

那個停止,傳進我的心中。成為另一個「一直」的起點...

 

謝謝厲害朋友的推薦。
我從來沒有聽過鋼琴發出這樣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