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8, 2019

你要選擇生命

今天是個疲憊的開場,夜半小房間的老舊冷氣不時地發出很大的聲音,好像要解體了一樣,我醒來好幾次,半夜無助地瞪著天花板,在四點多的時候終於又入睡了,一直昏睡到八點多,起身喝水、吃一碗麥片、盥洗後覺得依然是沒有力氣,繼續又躺著,直到十點才終於起身。決定就在小房間裡超窄小的地板做練習,一小時多後,汗水淋漓,也終於有一點清醒。可以出門。

本來預計午餐後就回山上,在做網管的時候,看見訊息說,今天傍晚五點古亭耶穌聖心堂的彌撒,是由耶穌會總會長主禮,提前慶祝依納爵瞻禮。忽然心中有一陣悸動,很想要去參加,卻又覺得猶豫,一方面已經排好行程了,這樣一拖延,下午又會被拿來工作了;一方面已經很少去這麼多人的場合,不知道會不會太勉強了。後來,我還是去了。拖拖拉拉的,以至於到聖堂發現大爆滿,就移動到二樓地板間去。

看著祭台上的聖依納爵像,覺得萬分熟悉,他是我第一位認識的聖人啊,而且還算蠻深刻的,我祈禱的根基、信仰的奠定,可以說是跟著他的教導紮根的。彌撒開始,進堂時,看著一大堆耶穌會神父們進堂,從年輕的到老的,包括百歲的神奇老賴也沒有缺席,好多位都在我生命不同的時刻相遇,著實是感覺心中一陣暖流經過。

這幾年,大多時候在山上,已經很久沒有參加這麼多人的彌撒了。但聖心堂有著我豐富的記憶和回憶,從大學到神學院,這裡就是吸引我與主相遇的聖地。雖然大部分的人已經很陌生了,但還是不時的認出了,喔~是那個熟悉的背影、是那個一聽就連上線的聲音。我隱藏在眾人之中,一起獻上祈禱,特別在這個慶祝聖依納爵的日子,我感到一種安穩和喚醒。

今天的讀經和神父的講道,鼓勵了我。申命記中,「我把生命和死亡擺在你面前,...你要選擇生命...」我對這讀經印象深刻,有多少年,我面對這段經文,感到無比的脆弱,我流著淚跟耶穌說:我也想,但是好像無法在行動中選擇生命...我好脆弱...感覺死亡的陰影把我籠罩了,動彈不得...求祢幫助我...。後來,我也對這段經文感到生氣,現在想想,這是蠻符合心理學進程的,從恐懼無力,到憤怒,是一種開始找到力量(雖然還不明朗)的過程。我感到氣憤,還執拗的怪天主說:明明知道我這麼弱,幹嘛還要把死亡也擺出來?分明就是害我啊。

不知道這樣的掙扎過了多少的年月,這段經文才擺盪到一個比較可以深入的位置,「你要選擇生命」,不是說,你不會感到張力、困惑、軟弱、猶疑,也不是說,你不會經歷跌倒、迷失、驚惶失措...而就是要在這些不完美的處境裡,練習,不斷的練習,在聆聽、省察、分辨和行動中練習,在軟弱和剛強交織的日子中練習。無論如何,總是選擇善、向生命開放,可能有時候無法向光走過去,但可以讓自己被生命光照;可能有時候無力行善,卻可以讓善軟化自己的心;可能有時候無法做自由的選擇,但可以讓自己持續接受自由的挑戰和邀請。悔改從不是魔術,卻是從深切經驗到各種「無法」之餘,沒有逃走裝沒事,而持續的在天主面前敞開,是的,在愛面前,我就像是一道敞開的傷口。

耶穌會總會長神父分享說,在這個不完美的時代,要做這個選擇不容易,但不是不可能,特別為我們這些跟隨耶穌的人。而福音中,耶穌提到,他是人子、默西亞,是要經歷苦難、死亡,才會到復活的。而我們,選擇生命的人,也意味著會經歷各種困難、挑戰、失望、不安,但耶穌的復活給了我們生命的許諾。在生活中,選擇生命也意味著懷有希望、分享希望,總是可以在困境中尋找可著力之處。總是可以在行動中種下和平的種苗。

這好呼應我昨晚祈禱時得到的光照啊!我忍不住流下眼淚。聖依納爵就是這樣的聖人,他面對各式各樣的挑戰、不認同、質疑、失望、背叛...仍然對耶穌基督的許諾懷有信心。這份信心支持著盼望,給予活泉般的滋養來實踐愛的使命,在這個世代,更要在合作、對話的方式,實踐出來。

也難怪在聖本篤會規裡,論及善功的工具,我最喜歡的,莫過於「對天主的仁慈永不失望」。

當我沒有力氣選擇生命時,我呼求天主的仁慈,好讓生命包圍、隱藏我。因為即便我沒有力氣選擇,我的渴望還是與天主的渴望呼應著,是天主先以祂的渴望呼喚了我,使我深切渴望。

領聖體後的祈禱,我特別請聖依納爵為我代禱。但願我這一生,能走在尋找天主的道路上,但願我在臨終時,能看見天主。

滿出來的人潮淹沒了我,慌亂地跟零星幾的朋友打了招呼,看見好多很久沒見的人,卻沒有力氣一一打招呼了。閉上眼睛,我還是感覺得到,那「選擇生命」的邀請,溫柔而堅定。我帶著這份禮物,在與依納爵大家庭兄弟姊妹的共融中,一起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