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0, 2019

九月半

九月才過一半。
我卻覺得有滿出來的獲得和成長。
有幸參與Sr. Laura帶領的七天避靜,
讓我對阿天一路細膩的帶領,有了信任。

這是阿天給的禮物。

原來,迂迴的道路,並沒有一步是白走的路。
我以為這麼多年了,我實在是不太熟悉本篤,
聽Sr. Laura七天的講題和分享後才豁然開朗:
原來阿天默默地已經讓我進入了本篤的心。

原來,認識自己,在拉扯中探尋真實,
也是認識、尋找天主的路。
在默觀中、在日常中、在關係中...。

我想媽媽也會欣賞我緩慢的成長。

「上主在曠野之地,在野獸咆哮的原野,發見了他,遂將他抱起,加以撫育,加以保護,有如自己的眼珠。老鷹怎樣守候自己的窩巢,飛翔在幼雛之上,上主也怎樣伸展雙翅,把他背在自己的翼上。上主獨自領導了他,他旁邊並沒有別的神祇。(申32:10-12)」

這段聖言,在我尋找天主的路上,佔有非常重要的角色。

--

「姆姆教導我們,不要懼怕沙漠,而要視那裡的生命為恩賜。...在沙漠裡,我們會被迫接納心中的疑惑,同時也要接納生命的含糊不清、矛盾弔詭。但這片空白,會開始慢慢加添上深度和意義;而我們會聽見生命豐沃卻靜謐的微聲。我們開始能領會自己靈修路程上的微妙之處,並著手重整心靈,邁向那內在最真實的自己。我們一度認為的死胎,此時,開始展露一線生機。(<被遺忘的沙漠姆姆/來自沙漠的餽贈/p186/Sr. Laura Swan>)」

--

「並非每一條路都適合每一個人。我們得對自己的性情取向有信心,因為對很多人來說,群體生活是有利的;但對另一部分來的人來說,離群獨處為他們會更好。一如有些植物在潮濕的地方會長得枝葉茂盛,有些植物則於較為乾旱的環境會長得更加穩定。人也是一樣...。(~辛克樂提卡姆姆)」

--

關於那些個煩擾來去的提問,我也漸漸明白,重要的是我心中是否踏實穩健,而非真的需要去回應提問。經驗上得知,其實提問者大多並不是真的想聆聽...有時只是找話題問問、有時只想要說他想說的...。

我還是穿著差不多的衣服、在時辰祈禱時搖來搖去、我還是繼續練習瑜伽、躺在地上聽巴哈、我還是帶著耳塞耳罩出門,必要時還加上口罩和檜木精油。我還是又喜歡鋼琴又喜歡鼓、又喜歡畫畫又喜歡跳舞、又喜歡發呆又喜歡閱讀學習,喜歡山海也喜歡安靜的咖啡店...就是這麼難以聚焦。我還是在上班時努力把老闆交代的事情完成,在團體裡分擔且回應團體的需要,盡可能的迴避人群、在各種瑣碎的小事上找到樂趣,沒有什麼遠大的目標。

我以為我沒什麼改變。但其實在諸多的「還是」當中,我漸漸也改變了。變得更柔軟寬容、懂得節制取捨、也練習接待各種需要,變得能夠在允許中願意容忍,而非強迫的解離,變得能從別人的期待和失望中拉出距離,卻更能把他人放在心上。變得能夠在聆聽時被穿透,即便是難耐的苦澀刺心,也沒有逃走...變得能練習表達需要,而感到越來越少的窘迫不安...變得更常想起天主的仁慈,而能同在關係中而不急著解決問題...變得知道自己也知道對自己還有很多的不知道,所以能有幽默感...變得能在失望、撞牆、崩潰、失控、過度焦躁的時刻中,仍對天主有信賴,而願意尋求也接受協助。變得更有耐心,特別是在人的軟弱上...

重要的是讓內在繼續轉變,而不是試圖讓提問的人滿意,即便他可能是我的神師(笑)。
重要的是踏實的走每一小步。而且有些步伐會是在被動無力中靠著恩寵挪移的。

--

投入,有多一些安穩踏實,
但好像還是太累了,
脖子都不太能動。要繼續調整平衡。

還是很珍惜能夠清醒、不用太多藥物支撐的日子,
在多年醒不來也睡不著的日子之後,備感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