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18, 2020

起初,我沒有想要成立一個團體。

起初,我沒有想要成立一個團體。
~解放神學讀書小團體五週年心得~


今天,我們滿五年了,為這份相遇、凝聚和同行,感謝天主奇妙的安排。這個小小的解放團體,一路上按著當下參與成員的狀態和靈感調整聚會、互動的方式不斷地在改變。為每個來到這裡相遇的夥伴來說,對這個小團體凝聚的感動、理解和期待也都很不同。所以,我來說說我的理解吧。

  

想到起初,我並沒有要成立一個「團體」,只是為了找人一起準備「解放神學」這本書的導讀(以免自己發懶),沒想到在我的臉書po文取暖之後,意外的有人響應(而且是當時我覺得不太熟悉的人),就索性開始一個小型讀書會。當然,若要再往前推,之所以要準備「解放神學導讀」是因著「第二次同志基督徒分享會」結束後,大家在檢討會中的決議,為的是不再只期待教會高層做出改變,而是致力於基層的「自我培力、餵養」。但事實上,後續來參加讀書會的人幾乎是換了一批人了,只有少數幾個人還有繼續參加。

 

從2015年六月開始,我們很認真地讀了武神父寫的解放神學(上、下),其中也腦補了許多教會歷史、思想演變、信仰反省、時事討論等面向,甚至還安排去輔大和武金正神父面對面的討論。讀完解放神學之後,我反覆表達說:「如果大家還想要繼續聚會,那就要看大家究竟想要什麼」(大家明顯沒有要解散啊,我有點不知所措)。我有意識地從共讀解放神學的主揪,轉為成員之一,學習在團體中聆聽。於是,我們以解放基層基信徒小團體(簡稱解放基基團)(萬華支部)自居了好一陣子。

 

但後來在討論fb粉專名稱和介紹時,大家還是願意用「解放神學讀書小團體」的名義來定位,似乎肯定解放神學為我們的小團體來說仍具有重要的意義。經討論後,fb粉專的介紹是這樣的:「我們是台灣一群天主教徒,來自各行各業,透過讀書聚會來了解(教會)對社會的關懷。在不同議題中,學習落實解放神學「實踐先於理論」的精神。成立於二O一五年六月十八日,於每週四聚會。

 

一轉眼就滿五年了,我從中央大樓搬到萬華工作也五年多了。還記得前幾年聚會的時候,花了很多的時間在買菜煮飯,也常常邀請大家來102共食,有幾次還帶大家做滾筒按摩,表達餵養的層面不只是智識與靈命的部分,也顧及了全人的需要。2016年我經歷了媽媽的驟逝,這影響我很大,那段時間小團體夥伴們的臨在和陪伴,讓我開始比較清晰地感受到「關係」之間的同在。意思是,這個聚會為我來說不是「一件事」,而是和「一群人」有關了。

 

在場地上,我們經歷了多年的萬華102,接著到有木板間的小窩,穿插著國興路的套房空間,再到現在比較穩定的大窩。凝聚和行動的方式也不斷在轉變,似乎偏向一種「一股衝動就成了」的形式在繼續,太刻意的方式都維持不久(比方說提方案…),而各自生活的擔子常常都很沉很累了,還願意繼續用各種方式相聚、彼此鼓勵代禱、不時的討論一些時事,就是一份真實的聯繫。

 

我蠻有困難理解一些慨括性詞彙。與其說「團體」,我傾向具體的定義為目前有在參與的7.8人。這和過去我參與的教會團體的模式有些出入,是因為通常教會團體都已經有個架構、方向、主軸,有著「創辦人的初衷、神恩,使命方向」。但我們解放小團體比較不是這個路線,它是由一個事件開始的(幾個人一起共讀解放神學),因著這個事件,讓參與其中的人彼此認識,建立關係(甚至還走向婚姻),也是因著這個事件,開始了一群人固定聚集(穿插行動)的模式。我們的聚會有點像是基督生活團,卻不限於聖依納爵的神恩,有點像是堂區的社青,卻又是跨越堂區的,有點像是讀書會,卻又更自由且具有彈性。

 

因此,我對團體的定位就是含括著「自由多元、隨聖神感動、考量每個人的狀態、除去教會階層化(不是仰賴神職或修道人)」的特質。我對團體的理解也是指「直到今天還在參與聚會的夥伴們」,而不是為了延續什麼特定理念、初衷、或使命性。六年前一連串教會內沸沸揚揚的同志議題推動了我建立起下面的步驟:「相遇、祈禱(聖言)、行動(愛)。在團體中,聆聽聖神」,經過解放神學的深化(自我空虛、聆聽與交談、離開安全的領域、與受苦者同在)更為具體。直到今日,這個模式還是很幫助我。這是我個人的收穫,相信每個參與團體的人都有很不同的經驗和領受,這實在是聖神的化工。

 

簡單的回顧了一些過程,不斷在其中聆聽聖神:「聽見了風聲,卻不知道風從哪來,要從哪裡去」。目前我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淡水本篤會的團體,說真的沒有太多的心神來顧及其他團體,只是很珍惜在這裡認識的幾位朋友,珍惜在主內的友誼(關係為我是很重要的),也珍惜這份自由流動、真實、彼此接待、能夠討論一些事兒、在祈禱中彼此扶持的氛圍。

 

在這個小團體中,我經驗到天主的許多看顧。
繼續看看聖神要怎麼帶領我們...。
也謝謝你們。豐富了我。

 

 

2020/6/18 君霖。
寫於解放神學讀書小團體五週年紀念

--
圖/102伙房全盛時期供餐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