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1, 2021

律動按摩紀錄_2020.10-2021.1

去年二月照超音波之後,長達半年在和卵巢的小腫瘤拉扯,到八月決定動手術,開進去才知道子宮內膜異位之嚴重,導致腹腔和背側到處都有沾黏。影響到腸胃、輸尿管、脊椎附近肌筋膜和輸卵管。從手術後就開始接受針劑賀爾蒙治療,身體副作用很大,雖然有中醫幫忙調養,但還是很深的感覺到我的身體不是我的身體。總體來看復原的算很順利,腫瘤化驗也沒有癌細胞,感恩大過於驚慌和辛苦。

 

八月我休息了一整個月,體會到中醫師說雖然外面傷口不大,但其實裡面攪動了非常多,元氣大傷,不能急。我也開始找一些方法來支持自己的身體,開刀的醫師說我「養了」內膜異位很多年(至少十年)才會這麼嚴重,我不禁回顧過去十年是多努力的在撐著自己,好像要活下去都要費盡力氣。在同一份工作上待了十年為我來說是生命的里程碑,但似乎必須要調整一下活著的模式,否則要怎麼能讓身體有所轉換和修復呢?

 

在網路上看到人智學的律動按摩已經很多年,但一直沒有經驗過。2016媽媽剛過世的那一年,我的身體變得非常不穩定,幾乎完全沒有辦法被觸碰,連過去最熟悉的關節釋放都太多了,那時我找到了頭薦骨能量個案,做了好幾次,慢慢覺得有些支持、穩定一些之後,接著找到I AM的個案工作,整合了頭薦骨、能量平衡和律動按摩合為一種動態而自由的個案。但其實我也只能承受介於頭薦骨和律動按摩之間的觸碰。從See那裏我開始認識到人智學,也喜歡上泥煤油溫和又穩定的包覆。算算從媽媽離開後,整整過了兩年幾乎只能躺著被支持的日子,也慢慢在Rachel老師的草藥治療和瑜伽練習裡重新找到一種穩定。雖然還是很困難,但我終於停了服用十多年的西藥,這為我而言,是嶄新的開始。

 

沒想到停藥不到一年,2019年四月,發生了一場車禍,我的腦部受到重擊,全身結構也壞掉了,躺了一個月,在西醫治療到沒有辦法之後,醫師坦言說可以去找其他的療法。我才開始接受穩定的中醫和結構治療,好不容易穩定一些,2020年,也就是去年,又是一陣波濤。

 

回到去年八月的某一天,躺在床上休養,看著白色的牆壁,我腦中又浮現出律動按摩,忽然想起有一年我買了小屋的手熬油,那是一瓶充滿溫度的油,抹在下腹非常暖。那時我開始追蹤他們的專頁和line,印象中好像可以填表預約個案。於是我緩緩起身,找出手機,詢問後填了表單。心中只是想著,希望可以為自己慢慢找到一些聆聽、連結身體需要的管道。從小到大總是在四處求醫的我,非常清楚沒有一個厲害療法可以解決一切難題,我能做的,只是繼續為自己開拓空間,讓經驗發生,慢慢趨近生命原來的動態,避免逆向操作。

 

第一次的個案安排在十月底,地點在我熟悉的地方,因為曾經借過那裡的場地幫朋友做關節釋放個案。但是每次要遇到新的個案提供者都會讓我很緊張,因為觸碰是一門藝術,它創造的連結和拓出的空間是理性沒有辦法辯證的。於是我見到了Isa老師,對於初次見面的人,我總是比較難開口說話,除了一開始的身體描述說了一些之外,我沒有說什麼,但我的感官是打開的,對我來說,每個生物體都有一種「場」,比起言語,我更敏銳於這些「場」的狀態。

 

那天個案我很快的就睡著了,感到昏沈、疲倦,身體多處在擴張、發熱,結束後很難回神。聽著Isa回饋身體的狀況,常常穿插著「發炎、疲倦」,聽著她建議我早點回去休息,而我心中說不出口的是,十月份開始每週二晚上的課程才剛開始呢,怎麼可能休息呢?我心中喃喃自語,感受到筋疲力盡。但至少,我的確是感受到身體從內散發出的疲憊,在在顯示出我似乎又透支了,我以為我有力氣,其實是慣性地擠壓出來的。接著安排了四次療程,分別在十二月和一月。四次療程是有連貫的,

 

十二月第一次個案我整個人還在驚恐的狀態。因為前一晚去了新的中醫看診,被針灸時整個人大崩潰,嚇壞了,很晚才能睡。於是個案中處理了我的驚嚇,身體刺刺麻麻的感覺很清晰,對於觸碰也更敏感。Isa說在個案前一天最好不要做太刺激性的事情,要找到如常的節奏。

「如常」這兩個字一直留在我心裡,搜尋不到內容,久久沒有消失。

 

第二次我直接從淡水搭計程車去,可見我有多累。那天個案後,我在臉書寫下這段文字:

 

Isa上次對我說:「要為自己找到一個如常的節奏喔...身體不能一直處在驚慌的狀態」,這句話一直留在我心裡,我想要先收著。因為我知道,目前的我,離如常還有一大段距離。目前的日子,還是在一個每天都像是打仗一樣的狀態,充滿變動和不安,雖然和過去比起來,現在已經是比較有能量,甚至有動機在迎戰的,而不是常常倒下陣亡,已經進步不少。但「如常」,的確是撞擊了我,或許和心中的渴望有關。盼望有這麼一天。會找到屬於我的「如常」。我的身體常常在發炎,一股熱如果堵住了就會不舒服。加上每天打仗,常常休息不夠。對於這樣的身體狀態,Isa沒有說什麼,只是提醒:「對這樣的狀況,你用什麼方法來支持自己呢?」、「你要邀請什麼植物來陪伴你?」

 

「如常」或許就是我新年的願望吧。

 

第三次做了油敷,用布把我的肚子纏起來。這個動作讓我覺得好安穩,後來離開去辦公室也都還一直包裹著。正值聖誕節前夕,我想到聖經上論及耶穌誕生時寫道「…用布包裹著,躺在馬槽」,覺得自己也是用布包裹著,一抹新生命正在醞釀。那天結束時,Isa問我,律動按摩為我來說是什麼呢?我聽見自己說,律動按摩為我而言,是一個幫助我重新勾勒出身體框架的方式。因為平常的生活中,我常常會感覺身體的邊界一直在溶解,我要好用力地把自己控制住,才能表現出合宜的舉止。身體邊界溶解會讓我感受不到身體,進而感到焦慮,我需要晃動、甚至撞擊來確認身體的「在」。律動按摩好像就是慢慢幫我把邊界又找回來,可以穩定的在時空裡安放自己。

 

晚上,我又用布把自己包起來,喜歡有包覆感的入睡。隔天清晨起床,我感覺骨盆區域非常的痠痛,好像有很多很多深層的釋放,慢慢的活動好一陣子之後,才漸漸穩定起來,沒有這麼酸痛。

 

第四次個案流了非常非常多的汗,我感覺整個人活力滿滿,唯一一次覺得後來幾乎是有點躺不住了,想要起來活動。我笑著跟Isa說「我覺得現在很適合去打架」。事實上,那天我發現自己居然能維持專心很長的時間,把一些繁雜的工作一一完成,這種集中的穩定感,和以往常常出現停不下來的亢奮和焦慮是完全不一樣的力量。

 

這四次的個案就像是一趟旅程,每一次,我都打開自己,不期待什麼,卻保持聆聽,很多時候就睡著了,很多時候感覺自己又回來了,透過觸碰而勾勒出身體的在,好像生活中拿來奮戰的盔甲可以在一種溫柔的流動中自然的被卸下。這是律動按摩和其他身體工作很不一樣的地方。它是溫柔的,像是創造出一種「勢」,邀請身體的能量順勢而為。

 

溫柔,是我越來越喜歡的力量。前年車禍後是結構治療把我修好了,結構治療是非常溫和的中醫傷科手法,在皮筋骨的層面上做出不同的「勢」,一動周身動的牽引身體結構回覆。去年十一月開始上的Movingness課程,也是很溫和的,在覺知和呼吸的連動下,經驗到動態的關照,讓身體有「回到家」的安穩,並且從根基上去搭建動作。律動按摩沒有很劇烈的意圖,好像要奮力解決什麼問題似的,但它的觸碰溫柔、牽引溫和,卻能使淤積的疏通、沈睡的漸漸甦醒。

 

Isa是一個會讓人感到安穩的人,帶有溫度。她除了個案以外,教我很多有用的辦法。比方說:泡腳時用一兩條大浴巾把自己上下都包起來,會很快的回收感官,找回穩定,放鬆下來;從外面回來時,如果身體很多的電到處竄,停不下來,可以請一個會讓我放心的人,幫我從上而下緩慢踏實的刷身體;鼻子過敏流鼻水的時候,可以用一大碗滾熱水,用大毛巾罩住頭,面朝碗,讓鼻腔眼睛用蒸氣悶蒸,很不舒服的時候可以加上洋甘菊效果更好。雖然每次我這麼做都好像在做什麼神秘的儀式,也很難跟別人解釋,但真的很有效果啊,尤其是泡腳把自己包起來,對我的睡眠極有幫助。

黑貓白貓會抓老鼠的就是好貓。是吧。

 

(補充)八月起賀爾蒙針劑治療阻擋了經期,讓身體變得很乾枯,皮膚也反覆過敏,原本算是強盛的性能量瞬間冷卻。十二月開始改口服藥,一開始只覺得至少副作用少了許多,整體還是感到枯竭、不太舒服,全身關節疼痛的狀況也還是很有感。第三次律動按摩個案結束後,我開始感覺身體下腹部裡層有個部分活起來了,好久沒有出現的濕潤感和性驅動也漸漸偶爾會發生。由於成長的過程受到很多暴力的對待,長大的我總是把性的興奮和暴力連在一起,充滿了遮遮掩掩的罪惡和羞恥感,覺得自己很有病,但好像也只能學著放自己一馬。這回當熟悉的興奮感又出現的時候,我發現它居然沒有緊緊連著暴力了,就算努力想要連起來也很困難,我才知道過去的自己有多辛苦,也對這樣的釋放與成長感到欣喜和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