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7, 2021

週記3/1-7

這一周3/1-7

 

這一周發生太多事了,趕緊記錄一些。雖然也會想說,究竟紀錄的用意是甚麼?目前我覺得為我來說有兩個,其一是為了梳理自己的生活,在回顧中有另一番看見,其二是為了與某些人分享,特別是那些願意聆聽的人,因為比起用說的,書寫還是容易得多,為我來說。而且生活中的各種小事對我而言都是有份量的,所以我難以摘要,這大概是我從小就有的困難,我花了很多的力氣去了解,練習何謂”綱要”,這部分還是要謝謝媽媽堅持讓我大量的寫讀書心得和摘要,有練習還是有差,只是對於生活,我還是不容易簡單說。所以書寫有其必要,因為說不出來。

 

這周前三天都有看診,回想起來才覺得真的很辛苦,只要有看診,幾乎就可以佔去我整天的精力,就算人有在辦公室(或其他地方),也是處於發呆的狀態。人很奇怪,受環境影響很多,平常可能好好的,一走進醫院就會開始覺得自己是個病人。這周一去馬偕回診,醫師說距離開刀已經半年了,要做超音波檢查,結果卵巢沒事,子宮只有一兩個很小的積瘤,醫師說沒有問題,至於身體的各種疼痛,虛弱,肌力流失,這在西醫看來都不是病,只好自己摸索了。週二要去台大做五年一次的功能鑑定,我好不容易到了臺大醫院舊院區,就發現原來進成人精神科的大門關上了,這讓我很焦慮,因為我不知道要從哪裡進去。後來只好拿著單子走進正門,人好多,台大醫院很大,走進去就覺得自己很糟,連話都說不出來,跟啞巴一樣,還好志工沒有逼我說話,用指的告訴我方向。我才順利到達看診做鑑定的地方。才坐下來,就覺得渾身不對,感覺得右邊有人在看我,我焦慮的一直撞前面的椅子,那是一種恐懼引發的劇烈動作,希望藉此減少別人的注視,但往往都適得其反,因為動作很大,有聲音,反而更多人會看你。還好後來有一個老奶奶發出比我還大的聲音,大家都看老奶奶去了,我才能放鬆一點。

 

平常我都在兒童醫院看診,已經很少來成人精神科了,兒童醫院比較溫暖,不像這裡,這裡是一個很特別的場域,雖然說已經比很多地方的精神科好多了,但還是很不一樣。真希望大家都有這樣的經驗,但又希望大家最好不要有這樣的經驗。

 

燈號終於輪到我,很幸運地遇到一個年輕的心理師,我太緊張一直搖晃又說不出話,還好我好歹也是經驗豐富有做好準備,我努力拿出包包裡的一支筆在空中晃一晃,心理師很快地知道我需要用書寫的,於是接下來他都讓我用筆寫,也鼓勵我說重新鑑定會很快,不會像以前全部要重做,最後還幫我把重要的事項寫在紙上要我帶回去給修女們看。算是蠻順利的完成了,很感謝天主。

 

呆滯地過了兩天,很消耗但至少都是好消息,也還順利。第三天早上去了真心工作室作除傷的診療,這該怎麼歸類呢,算是中醫範疇裡的另類治療吧,至少我問過伍老師和陳醫師,確定不是騙人的手法,就索性去了。其實很不像是醫療診所,比較像個案工作室,如同他們用的招牌就是工作室。先做了一番問診之後,就開始除傷,這個醫師要我先站著,她第一句話跟高醫師說的一模一樣,他們都說: “你有腦傷”,接著就讓我躺著,他幾乎都沒有碰到我的身體,是用意念在除傷的,每隔一陣子,他就會說”現在在處理ooxx的傷”,大部分是身體的不同部位的傷,有些是情緒,比方說”現在處理驚嚇的情緒”。前後大概花了五十分鐘。醫師詢問了我出生是否不太順利,我說是,因為我搞了很久都不出來,媽媽在產房躺了好久,很辛苦。醫師說我出生的不順利造成腦部的夾擠,在接生的過程傷了頸椎,這些傷都很影響我的神經系統。

 

從去年高醫師到這位醫師都認為我的身體目前的各種種況的根源都在於腦傷,以前我想得比較是出生後成長過程中諸多的腦傷,還包括兩次腦震盪。但沒想到出生的傷影響了這麼多。這讓我對自己有一點釋懷,因為我總對自己有些不滿,畢竟精神科、神經內科的不舒服實在不是甚麼明顯可見、或是容易懂的狀況,我常常覺得自己是不是幻想出來的不舒服(即使是也是一種心病,但就更容易譴責自己),自閉症的確診也是一個天上掉下來的事件,影響我三十歲以後的日子,但我始終沒有真正接受”不舒服”的真切。週三個案結束以後,我在祈禱時反覆看著自己的腦傷,從出生就有的腦傷,忽然覺得一直以來對自己好嚴格,有各種指責和不滿意,透過這兩位醫師的評斷(雖然這兩位都不是主流的中醫),讓我能夠放過自己多一點。

 

為什麼難以接受呢?因為很怕自己不夠努力吧,很怕自己是找藉口偷懶,很怕自己在騙人,很怕自己再裝死。這些評斷都是從小會被痛罵的。有多少害怕,就有多少勉強。願天主幫助我在這些恐懼中轉向祂。

 

週三結束後,醫師說除傷會讓我很累,接著六天都會很累。我沒有料到是會這麼累。周四清晨我起來想去刷牙洗臉,居然到洗完臉了眼睛都還睜不開,回房間馬上倒下繼續睡。以至於快要來不及去運動,又糾結著修女留言說有早餐,所幸我讓自己好好地坐在地上呼吸,釐清內心的焦慮點在於如果要去運動就不能去吃早餐,要去吃早餐就要先跟老師請假。於是我做了決定,因為身體很累,我優先照顧身體的需要,所以直接傳簡訊給老師說睡過頭了請假,然後才能放心地慢慢地去吃早餐。去找陳醫師看診的時候居然累的倒下。周五也是很累,幾乎沒辦法做任何事情,那天幾乎連續上了兩堂瑜珈,身體本來就累,加上肚子餓,下課時全身都在發抖,好不容易吃了東西好一點,努力回山上,還在發抖,我才知道身體真的是很累的,我太輕忽了,還逼迫身體完成我的行程。完成我的慾望。我和身體道歉。也接受自己的無知。求天主憐憫、幫助我長點智慧。因為身體一直在改變,過去的經驗有時候也派不上用場,我常常在累積經驗,有時的確是因為經驗讓我能辨別,但有時候又常常不夠用。這個困難是很實際的,也是很難言說的。

週六早上起來,覺得沒有像前兩天那樣累到眼睛睜不開,又想著是Rachel老師的練習,不會讓我過頭的,而且老師以前常常說,就是不好才要來練習阿(當然上週腸胃炎就要多休息啦),於是即便下著大雨,我還是出門練習了。而且結束以後還有老師作的純素好吃的甜點呢,太吸引我啦。午餐後去了久違的小咖啡店,有人問說你都自己沖咖啡了還會去咖啡店啊?我說:咖啡店總是有其必要,因為這個空間收納了不知道要往哪裡去的心靈...

這天算是有多休息了。雖然累,但是一天中有兩次我感覺心在跳躍,一次是中午練習完,和朋友去搭車的時候,朋友問了我甚麼是罪(她不是教友),我講著講著就停步下來了,覺得要講一個段落,就多陪她做了好幾站之後再自己搭回來。另一次是晚上夜禱後,阿成問我一首曲子,我一邊彈一邊講,後來覺得好好聽,就有點欲罷不能。

 

身體很累的時候,還是會感覺心火在跳動。這些經驗幫助我認識自己。

 

今天(周日)是姪子佳陽的生日,中午我下山和家人一起慶祝。我們家是會一起慶生的,這是我從小到大的回憶。或許這也是和家人的一種聯繫,一種儀式性吧。看見生命的成長,有喜悅、有挑戰、有困難、有改變,是這麼活生生的。我很驚訝自己這麼早就跟佳陽分享說 : 如果有人真的欺負你,跟老師講也沒用。如果是男生,就打回去,而且要打贏。畢竟在現實和理想中,總是得在活生生的嘗試,甚至有時是血淋淋的嘗試和反覆鍛鍊中,習得自己的生存之道,媽媽也是這樣教導我的,因為大人不可能一直保護你。

 

但愛是會一直在的。因為愛一直在,所以才會有力量繼續成長。至少我是這樣感受的。而天主也一直很保護我,總是。

 

很累的一週,連三、四天的看診,還是努力的生活著。還是要假裝有在工作,刷存在感讓老闆有感覺我有上班。我也在祈禱中問問天主,看醫生、治療要到甚麼程度?如何有平心來面對健康和疾病呢?另外,這週也開始練習用手機記帳,試試看會不會進步一點。衝動障礙和常常太虛弱讓我的生活其實蠻不容易找到平衡的,但我還是願意繼續練習、慢慢嘗試。驚蟄已過,早睡早起計畫開始,繼續加油。

 

(圖片:肉桂捲,慶祝回診一切順利,陳醫師說,心情好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