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4, 2021

週記 3/8-14

上週日晚上就開始了早睡早起的新模式。主要是因為覺得住在山上需要有一個比較適合的生活節奏,我花了兩年才算是可以住得安穩,但晚出門就晚回來的節奏實在不太理想。想要試試看不一樣的節奏作息。

 

於是我晚上九點多就去睡覺,早上五點多起床,雖然這本來就是山上的作息,但為要天天下山上班,來回通勤三小時以上的我來說,如果要滿全早上的祈禱時間,實在是不太可能的,我每週還需要另外安排時間去運動,工作時間變得不太規律。於是我這週試著改成早起去練瑜珈,練的是ashtanga的系統,有一定的序列,每個人有自己的進度,老師個別指導,教室從清晨六點到十點都可以自由地去練習,每次練習大概一個半小時左右。傳統上這個系統一週練六天,週日、新月滿月、女生月事期休息。這個派系是充滿著恆常精神的,在穩定中覺察、慢慢耕耘。雖然我很早就接觸,但生性懶散又分心,一直沒有真正認真地想要投入,畢竟瑜珈世界很大,有各種派系我都想去看看,但如今的我已經覺得晃夠了,不太想再多看了,是時候選一個來投入了。

 

從週一開始,每天不同時間起床,吃第一次早餐,大多是簡單的米餅或麥片,得吃一點東西,因為早上的練習蠻辛苦的。每天嘗試著要甚麼時間出門比較不會遇上交通忙碌的時段,於是我越來越早出門,也越來越早睡。從六點四十出門,到五點五十出門,終於找到一個可以七點左右到教室,練完大概八點半的時間,那就是要每天搭上第一班捷運的時間,往前推就是四點五十左右要起床。這一周這樣的嘗試讓我發現一天變得很清晰,到教室練習,有老師看著,有認真的同學一起努力,練習也變得很踏實。而且練習完到萬華都還沒有九點。覺得自己很棒,一早練習反而精神很好,應該說非常好,工作變得比較穩定,對生活的自信心也增加了。

 

此外有一個很大的改變就是從去年開刀後開始賀爾蒙治療,無論是針劑或是藥劑,都讓我身體關節開始疼痛,甚至肌肉流失,稍微用力就會發抖,我也發現我到聖堂要跪下來變得無比的困難,連扶著都很辛苦,因為關節太疼痛了,像變成八十歲一樣。但這一週努力(也辛苦)的練習之後,周五我發現我拜聖體跪下來再站起來的時候變得很流暢,完全不用攙扶了,關節疼痛也大大減緩,變成是肌肉痠痛,但應該是比較好的吧。

 

努力了一週,連續五天去晨練,覺得這作息還不錯,決定再繼續試試看。我有一點好奇這樣努力的投入生活,自己會有甚麼改變。我們拭目以待吧。週六回來晚禱後,王修女特別找我問說為什麼瘦了,我說因為我有運動。事實上如果你看到我早上的練習,汗水淋漓的程度,就不會奇怪為什麼會瘦了。(任誰這樣練都會瘦)~而且其實以身高來說,我沒有很瘦,還算偏重呢,因為我不到一百五,體重有53,是之前媽媽過世以後太傷心體重增加太多了,那時體重有到73呢,走路都會喘。我胃口是不錯的,一天吃四餐,比上週吃的多。因為早上太早起來,練習完就餓了,上班就吃第二次早餐,覺得很幸福。

 

有人問我為什麼喜歡練習瑜珈,我覺得一方面是因為瑜珈練習幫助我整合自己,另一方面是因為,瑜珈練習像是彈琴一樣,讓我覺得不需要過度的焦慮和努力跟上大家就可以放心投入,不是說不用努力,我可是得非常努力的練習,而且現在練習完身體都會發抖。但只要站在墊子上,或是回到墊子上,就讓我有一種放心的安穩,這是很直接的。當我覺得生活在地球很辛苦的時候,彈彈琴或是回到墊子上,都會找回一分生存的安穩。

 

這一周因為早睡早起,所以回山上的時間也變早了,沒有這麼晚,我就能走樓梯或是搭輕軌走回山上,搭計程車的機會變少了,而且還來的及回來吃幾次飯,覺得很棒,好像找到比較適合住山上的節奏。天不亮就出門,天沒很黑就回來。工作也算是有進度,很感謝天主幫助我好多,也保護我!

 

這週四我和慧理一起去高雄看郁萍,因為時間限制在中午,我們早上就搭高鐵下去。雖然知道狀況不好,一月看她就已經很弱了,後來越來越辛苦,但真正看到的時候,還是覺得非常的難過,非常的不捨,非常的心疼,非常的難以言語。回來以後這股心情還是很深,每次祈禱我都求耶穌幫助我學習交付和信賴。我也覺察到內心的無力感讓我投射到其他人身上,那天晚上回山上,修女說: 謝謝你幫我們去看郁萍。我沒有回應,但後來心中吶喊著: 我沒有要幫妳們去看,你們要看自己去看! 我才知道原來心中充滿著許多壓力和委屈。還好後來慢慢能表達了,能表達出來,一次又一次,還是很有幫助的。

 

週六早上我去上瑜珈,接到修女的訊息說山上弄好薑黃粉了,但瓶子不合,需要幾十個瓶子,我下課後和朋友吃飯,陪她去耶穌孝女會的會院,再慢慢挪動到大橋頭的批發店。一箱五十個八百五,兩修就便宜很多,但實在太重了,我只好買一箱,努力搬著走二十多分鐘去搭捷運,再輾轉回淡水,搭計程車上山,居然趕上晚禱。我覺得累壞了,但身體好像跟我說:我比你想像的有力量。感謝天主完成了。而且週日不用早起,可以睡到七點,太開心了。已經是四旬期第四主日了,週日早上開始練苦難曲,有四個姊妹一起練習,我們花一個半小時終於從頭唱了一遍,希望大家有豐富的經驗,並在其中遇見天主。禮儀服務就是這樣吧,沒有甚麼不得了的事,不過就是好好準備,努力服務完,跟著禮儀前進。把一切奉獻給天主,不執著表現的好壞,固然過程會有很多不同的情緒和狀態,或許還會有誤解和爭執,但這些都會過去,重點要把握。這真的是可以練習的。

 

做一個住在山上的oblate,我目前覺得有一個蠻辛苦的點在於,天天要往返兩個世界,好像要調時差一樣。固然修女們都願意聆聽,但有時候我還是會覺得很孤單,因為住在一個世界的人是難以體會另一個世界的。有時候遇到需要翻譯或是講不通的時候就會覺得疲憊,比方說買個甜點修女一聽要90塊就會驚呼那麼貴,我又還不夠幽默的回說:你就知道我多會過生活,就會覺得累。但可能這是一種必然的消耗,我也在其中學習用不同的視角看待現實。但願我能學會欣然地面對,欣賞,並能奉獻給天主。

--

照片是高雄龜時間咖啡店的杯墊。我要推薦這家咖啡店的紅蘿蔔蛋糕,我覺得極度的好吃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