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3, 2019

練唱紀錄no.1@淡水

在OPEN的背後推坑下,我開始肩負起帶山上的修女姊妹們練唱,準備下一週禮儀歌曲的任務。其實就只是選其中幾首歌來修一修,或是把少唱不熟悉的歌先預習一下,或是讓領唱的初學修女有練習的機會。(本來想說練半小時應該不是太辛苦的事,但我太看得起自己了。每次練唱完我都累得不了啊。音樂老師真偉大。)

我發現我就是個凡事都會準備的人。即便只是練唱。這一週有兩天在夜禱前半小時的練唱,我想著大家比較累了,不要給太複雜的訊息才好。

我回憶以往跟著他們在晚禱後練唱,都覺得氣氛凝重,好像在等著什麼時候結束,就會鬆一口氣。這和我以往練唱的經驗實在很不一樣。

說到上個月有一天上午,我跟小妹妹們簡單的分享了唱歌司琴。開始的時候我邀請大家先唱一首比較近代的、但大家也常常唱的聖母歌作為祈禱。唱完以後,我問他們:感覺怎麼樣?大家沈默一陣,終於有一個妹妹舉手說:「姊姊,很~乾~啊」,我鼓勵他多說一點,什麼叫很乾?是什麼感覺?他想了想說:「就是好像努力把它唱完而已...就覺得:啊~終於唱完了~」

對了!就是這個。固然有一段時期某一派靈修理論是排除美麗的音樂性(任何感官的愉悅),好讓詠唱詩歌的人不會分心,而能專注於主。又固然祈禱歷程中總是起起伏伏,不會總是愉悅的,大家都會經歷好幾次神枯的黑暗低潮,沒有感覺...大部分的日子也是平淡如白開水..。

但是不能忘記那種經驗到美的悸動啊,美,也是天主與我們相遇、吸引我們的的一種媒介啊。那天我邀請他們回想一下有沒有自己最喜歡的聖歌,那種唱著會流淚、會喜悅、會碰到身體裡面的震動...那種即便唱完也會餘韻留存的溫度...。他們想了想,有幾個越南妹妹舉手說:「越南的聖歌可以嗎?」我說:「當然可以!那是你們的母語啊,才會深刻啊!」

第一週的週一練唱,開始的祈禱,平常都是唸天主經,我請大家改用唱的,在唱的時候,試著聽見自己的聲音,注意一下有沒有辦法同時有意識地唱完。練習把耳朵打開,聽見自己在唱什麼。我說:「在隱修院,我們一天不知道要唱多少次的天主經,很容易就會呼嚕呼嚕無感的過去...」,唱完以後我問大家的感受,有人說:很容易,從頭到尾都可以聽見。有人說:很難,都只聽到別人的聲音,要唱很大聲才能聽到自己的。有人說:輕輕唱就可以聽得很清楚了。

都很好。至少耳朵開始有在聽了。我也引導大家看到每個人對聲音的感覺是這麼不一樣。(有的人唱得跟蚊子一樣小聲,他自己卻覺得很大聲了;有的人一開口就是所有人都聽見了,他自己卻覺得沒有特別大聲啊。)

週五練唱時,同樣的天主經,我邀請大家在唱的時候,試著聽見別人的聲音,但也還是要有意識自己在唱什麼。這回很快有回應說:很容易~都是別人的聲音啊!但常常被拉走了,忘記自己在唱什麼。我問大家說:「是聽自己聲音比較容易?還是聽別人聲音?」大概一半一半,我就分享了以前小時候合唱團老師說的:不要活在自己的世界只唱自己的,也不要活在別人的世界沒有自己。

這不就是「團體生活」的基本嗎?其實我不只是教大家練唱,練唱只是一個機會,讓我們更認識自己和團體之間的往來,練習在聲音上共融。相對來說,聲音還有一點距離感,從聲音著手,會比從關係上著手容易得多。

這週帶了幾首大家「很熟」的歌。我特別帶大家看譜,從速度開始,到節奏的重新確認。因為我們常常是用背的在唱歌,尤其很多歌都是從小聽到大的啊,我也是這樣。但是往往會有意外,就是聽的時候就唱錯了,或是多年下來都背錯了。現在修院裡老老小小的各種年齡層都有,同一首歌,有的唱了超過五十年,有的才第一年唱,後者當然是要看譜唱,前者當然就不會看著譜。於是就會發現「不一樣」。我分享說,我自己也會用背的,用記憶唱歌或司琴,攤開普就根本沒在看,常常也是被提醒:請你看一下譜,譜不是這樣寫的。我才趕緊修正~把眼睛打開~

還有提到一點是關於打拍子。今年每週有一天早上,有一位老師來教修女們唱歌,這位老師呢就很盡責地開始從打節奏開始教,於是,修女們習得了打拍子,就每首歌都想要打拍子,慘點一就是不一定打的對(又各打各的),慘點二就是不是每一首禮儀音樂都要這樣打拍子。像很多葛利果的曲子,就不適用打拍子啊(也太厲害)。

最後我提醒了把字唸清楚的重要,很多歌曲的詩節多的不得了,又大多是文言文,連我們都不熟悉,更不用說妹妹們了。於是就會聽到大家在不熟悉的地方就先減速變慢,接著就含糊地呼嚕呼嚕過去。這都是常見的要點。我相信我會反覆地耐心地提醒這部分的。

這週我發現大家開始把一兩首阿勒路亞、呼求聖神的歌唱的輕快起來了,這真是很大的改變。以往每一首歌,就算是復活節的歌曲,也都唱得跟四旬期差不多啊,人家寫速度144,唱的也跟另一首速度40的差不多啊。我都笑說那幹嘛還要唱阿勒路亞,根本從頭到尾都是垂憐曲啊。

我自己很喜歡禮儀祈禱的。我深受這些禮儀音樂的滋養長大。也從小到大,十幾年都在合唱團裡經驗了音樂的各種美好。其實帶練唱只是分享這份豐富的養分,也想跟大家一起練習、經驗有意識的共同讚美天主。這不是修道院美好的靈修資產之一嗎?

 歌唱是雙倍的祈禱。求主給我們都領會到這個恩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