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4, 2019

自律阿~還有一大段距離

週末避靜,老林講課時,我都坐在側邊,隨時幫他寫板書、貼教材,讓他可以盡量不要挪動。老林講課的內容為我無敵熟悉,每個笑話、重點、經驗分享、聖經章節..,只要他講了個開頭,我幾乎就會知道他要說什麼了,還可以補充他忘記提到的章節...。(好吧,這也算是一種資歷)

坐在側邊看著老闆的身影。忽然覺得(老林用語:忽然領悟到),跟著他工作九年,天主給的恩寵真的是很大。如果不是老林,我不一定會放心地投入瑜伽練習、我不一定會開始默禱的操練、我不一定會這麼體會到祈禱生活的優先性、我不一定能繼續走尋找天主的路、我不一定能經驗到原來「被信任」可以喚醒這麼多內在的能力、我不一定會這麼穩定(雖然還是很起伏啦,但已經是人生中最穩定的九年)、我不一定能在需要大量回診的年月裡,還有一份足以溫飽的工作...

老林不是好好先生,他可是很有個性的,有他的各種固執、嘮叨、在天上飛(落不了地)的思想(有時我也會偷偷在心裡翻白眼)、還有千遍一律幾乎不改變的喜好向度(藍色、藍色、藍色)。但他自律的身影和慷慨與人往來的穩定度深深留在我的心中,那些年在中央大樓和他在一起每日下午規律默禱的時刻,為我紮下了很多內在的基礎。就在平凡的規律中,紮下了根基。和他工作的內容,許多都是處理大量的言語、文字的,但真的深刻留在我內、影響我的,是他的身影。

他七十歲從新加坡回台灣接會長時,我就開始來這裡工作,到他現在都要八十歲了,我也跟著成長、改變了很多,從二十幾歲翻滾到三十幾歲。

週末避靜結束後的夜禱,疲憊的我,喃喃地問阿天:「天主,你把我放在老林身邊這麼多年,你要我學什麼?我學到了嗎?」

兩年前,我獨自去了美國參加WCCM的年避靜和研討會,一個人也不認識,第一次去美國,其實又緊張又害怕。但老林很支持,去年還帶著我一起參加在比利時舉辦的年避靜和大會。在他眼中,最重要的就是尋找天主,工作只要有完成就好了,有沒有坐在辦公室沒有很重要。但我沒有說出口的是,其實我是怕老林哪天走了,我還沒有在默禱的路上站穩腳步。

週日夜禱時,我發現,阿天在我身邊放了許多穩定自律的好榜樣,無論是靈修生活、或是其他各個領域,許多老師、朋友都是穩定自律的善表。哎呀~但我怎麼還是難以被感染,好能加入自律一族呢?

我感到懊惱。

我懊惱的跟修女說:...我怎麼(還)沒有學到呢?
修女笑著說:你有屬於你的樣子啊。你已經被改變很多了,不要太用力。通常我們太用力的(硬)要做些什麼,都會失敗得很慘。

隔天,我又跟朋友分享了一點。朋友說:阿你就是自由奔放啊,可以給團體新的元素。忽然我想到。對啊,我這麼自由奔放(再加各種失控)的人,居然還待得住山上啊(一晃也要十年了)。這也是改變、也是恩寵啊。

的確,我是無敵發散的人,(在瑜伽練習上難以成為自律的阿斯坦加的精進者)。但跟十年前比較起來,已經懂得收斂節制了一些,也緩和、圓融了很多。在我的難以聚焦、分心衝動加失控、時而倒地時而發散,一點也沒有辦法穩定的生命中,卻還是充滿了天主的恩寵...。

在人格九型裡,我就是大好大壞的第四型。當有目標和智性的翅膀輔助時,會比較穩定。而第四型要成長的方向是走向第一型,就是「規律」,在規律的框架裡,讓流動奔放的能量可以積極地被創造、應用。我想這也是為什麼這一路以來,天主在我身邊放了這麼多自律的好榜樣,好讓我被「影響」。固然我永遠不會成為第一型的人,卻可以藉著被他們影響、修整自己,在既有的成份裡進步、淬煉。

或許就像歷代聖人傳記都彷彿有個「模板」似的,推崇某些特定的價值、人格特質:堅定不移、不屈不撓、意志堅定、神魂超拔、為了天主捨棄一切、愛火炎炎、捨己為人、精修致命...。當有幾個例外出現時,反而會獲得大眾的喜愛(老么經典撒嬌天后小德蘭、黑暗中的主保德蕾莎修女、歷經人生諸多起落的桃樂絲戴...),他們當然也有部分模板的成分,但卻走出屬於他們個人特質的成聖之路。

可能真的能落實自律的人也沒有想像中的多。但這個價值卻因為不斷被「推崇」而被放大。以至於我始終因為自己跟不上而自責不已。卻忘了,會被大力推崇也意味著很難做到。

雖然有時覺得聖本篤也是硬梆梆的,但看在他是失敗者的主保上,我感覺跟他親近一點。聖本篤的柔軟、體現的仁慈、務實的洞見...真的是在文字之外的內蘊精神中。

所以,重要的不是我改變了多少,變成什麼樣的人。而是我看見這些年來,因為有機會跟著老林工作,我生命的方向在潛移默化中被影響了,多了一些穩定、單純與確切的質素,這不意味著我要變成像老林那樣的自律(甚嚴),而是在我依舊起伏的狀態中,不斷導向/回到規律的軌道去運行,在其中除去紛亂的雜枝。於是,我漸漸長出屬於我的規律,當許多無法規律默禱的人分享他們的軟弱和困難,或是當許多人反映身體在默禱中的各種難耐時,我往往能比老林能聆聽、回應的多,因為我知道這的確是「多麼的困難、多麼的不舒服」,但也知道、體會到,只要不放棄、繼續再開始、歪歪斜斜地跟著、做不到九十分有四五十分也可以,總還是會品嚐到聖神的果效的。

先求有再求好。目前只有十分,就從十分開始跟,或許哪天就有二十分了。幾分其實也不重要,因為天主看人心,願意繼續才是重點。生命很奇妙的,往往在我們有九十分的地方,反而很難被轉化,因為很容易會在這方面感到驕傲,覺得是自己的功勞,而好為人師。反倒是在那些連五六十分都拿不到的部分,容易尋求、接受轉化。這就是為什麼新約中總是強調:最後的要成為最先的,軟弱要成為剛強的,匠人棄而不用的廢石反而成為屋角的基石。

這實在是上主的作為,在我們眼中神奇莫測。

改變,往往是在潛移默化中發生的、或者說「只能」在其潛移默化中發生的。在被改變同時,我的生命的某些成分,也能潛移默化地影響別人。

生命,總是在潛移默化中,被滲透、也滲透人。

那白白得來的恩賜,也要白白分享出去。老林沒有當我的「老師」,但確實影響了我很多。看著老林的側影,為生命中有這段殊勝的緣份,有這位做榜樣的弟兄,感謝天主。我永遠不會成為老林,但老林幫助我繼續成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