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8, 2019

先求有,且不斷的繼續創造「有」

我是一個又過度敏感又極容易分心的人。默禱算是我最有耐心的一項行動了。其他無論是工作或是各種練習,我都是砸下海量的時間換取少數專心的可能性,或是儘量交替穿插進行的。

比方說,我很少能在瑜珈墊上連續的練習,所以我會勤奮的把墊子鋪好,然後做一兩組練習,去刷牙,在繼續練習一下下,然後洗衣服,然後再練習一下,又跑去翻幾頁書,想到了跑回去練習一下,不多久又躺在地上發呆了...有時忽然可以專心了,可能完成連續二十分鐘以上的練習,我就會非常開心和珍惜。練琴有時也是這樣。即使我把自己關在琴房裡,每小時付錢(想說會比較專心),也還是會不時地開始發呆,或是玩弄起鋼琴上蓋布的邊角,或研究琴房的隔音設備,或拿起筆在譜上畫圖...。

但是沒有關係。我的缺點是不能專心,衝動難自制。但我的優點是,我會承認自己又跑掉了,又中斷了(又挑戰失敗了),然後很願意再繼續(重新)開始,不太會有太多內心小劇場。而我在少數能集中精神的時間內,是可以很專心的,只是非常短暫,且稍縱即逝,但光是這樣,就已經讓我保住我的工作(一天產出了一週的份量),當然有很長的時間也是靠了藥物幫忙穩定的。

即便因為不斷中斷讓練習的效果打了大折扣,也依然會因為有不斷再次繼續開始,而讓練習持續,用一種打了折的方式,零零散散的累積起來。要花的成本的確是不少,除了海量的時間,有時候也是花錢去上課,反覆的上同樣的內容,讓我慢慢吸收。我的學習就是這樣一點一滴、跳躍式的累積拼貼起來的。我的穩定從來不是那種平鋪直敘的穩定,而是在於總是願意繼續在開始,無論已經中斷了多少次。

這也是默禱的精神。或許不一定能做到「每天日夜規律的地點時間每次半小時」,但總是可以不斷地再次開始,有時候只能三五分鐘,那就休息一下,再繼續三五分鐘,坐不住改成站樁、緩行或躺著也沒有關係...即便我們都知道「身體靜定」是很多傳統都強調的基礎的要求,但做不到百分之百,不能從頭到尾都不動,不能維持一定時間,也不表示就沒有資格練習啊!就是因為做不到,才要練習,既然是練習,不是賣給別人的商品,需要為別人負責,就可以允許還做不到。在「還做不到標準」的過程裡練習,才會知道自己究竟需要什麼,才有機會觀察自己在歷程中的狀態和轉變。就好像瑜伽練習裡有輔具,輔具沒有減損練習的功效,卻能在過程裡幫助人進入練習。默禱也可以有「輔具」,好讓人能繼續,而不是望之卻步。

而為什麼現在我可以連續祈禱半小時到一小時以上,是因為我從嬰孩時期到長大,都在教堂被訓練至少要一小時待著參加祈禱(彌撒)啊,這某方面是可以訓練出來的,為我就已經花了三十多年,(歷經無數的跑出去、睡倒在長椅上、帶各種東西在聖堂消磨時間、大哭不舒服...),直到今天我還在繼續被訓練呢(在山上機會很多)。到現在我還是沒有像我的老闆這麼輕易做到啊,但想想人家可是已經練習了七八十年喔。在山上祈禱時我也總是搖來晃去的,有時候實在待不住,真的好久啊,但沒有關係,我還是很想繼續練習。

之前有個朋友的孫子被診斷有亞斯,他不能待在很多人的地方,包括聖堂,所以特別安排私下家庭彌撒幫他開聖體,事後朋友跟我說:哎呀,你看(指照片)他還是會躺在跪凳上(已經九歲了)。我說:「最近天氣太可怕了(太悶熱了),連我在山上聖堂祈禱時都要躺下(在地上)了,完全可以理解啊。至少他願意去!而且還待得住,沒有崩潰。也初領聖體了!多好!」我彷彿看見我的朋友眼中的喜悅。

先求有,再求好。

人們常會評論:「這也太不像樣了吧」,但大多時候,「樣子」實在不重要,雖然「沒有樣子」常常會讓人覺得不光彩(有時不只是對自己,也包括對學生、孩子...覺得他們表現得不像樣、引人側目而感到沒面子...)。但天主總是看人的心意,而不是外在的樣子。上面這經文我們都熟悉,卻很少用在自己身上。因為我們很難體會、信任天主的眼光。這點是要常常皈依、被淨化的,可以讓我們越來越發展出內在的自由和安穩,這就是靈修的效果,非常實際不抽象。(當然,有時候,「樣子/框架」是會幫助心意的集中和發展的,只是小心不能倒果為因,為了樣子而忘記裡子(!?))

我發現很多人是因為不能做到「好」,就連「有」也放棄了。但如果沒有起頭的「有」,繼續不斷地保持「有」,是不會到好的啊。而且每個人的「好」是很不同的,必須在經驗裡慢慢發掘出來。

這年頭這樣的誘惑更大,因為很多「好」被資訊化的傳遞了,用各種照片、影片、書籍、廣告的方式來鼓吹,以致許多人以為,「好」是理所當然的、標準化的、靠天份的...。

成聖也是如此喔。
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