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1, 2019

2019回顧_NOW

這一年,倒數十天了。

好快。

--

我還記得,今年年初的時候,
我希望自己守護長出的根苗,讓他們繼續強壯起來。
意思是盡量不開新的外掛。把已經長出的根苗,持續灌溉。
但其實年初的時候,我不知道怎麼做才好。

從去年底搬到山上,整個生活的作息和重心也改變了,
但我很不習慣,因為淡水-萬華來回舟車勞頓為我實在太辛苦了,
於是又開始好一陣子的週間流浪日記,下班到處找不同的背包客棧過夜,
累積了各種經驗值,直到再也受不了,租了一個奇怪的小房間,小的不得了,
結果也還是提早退租了,因為新房客徹夜打線上遊戲又不維護公共整潔...
然後神妙的房東還秒消失不肯退我多付的房租。

直到我找到「東門三號」,這個CP值很高的背包客棧,
整體生活才終於算是穩定一點。
週間幾晚住在這,其他時間住在山上。

不過,住在山上不只是一個空間而已,
而是指生活重心的轉換。
練習有團體生活,是這一年的學習,很大的學習,
徹底的經驗到什麼是「愛的牽絆」,
是支持、同在、彼此照顧,
也有責任、分擔、照時間表作息。
以往下班就是自己的時間,週末也是自己的安排,
在山上比較沒有真空般「自己的」計劃,
而是要彼此溝通、協調、認識、體諒、合作...

這是修院團體生活的練習,
在各種邊界上,
認識到自己的限度和軟弱,
也認識到自己的超越和能力。
其實很多生命的成長、皈依都在邊界上發生,
瑜伽練習是在個別的人身練習上去經驗這樣的跳躍,
修院生活則是在團體生活的張力中推向這樣跳躍的時刻,
這實在是恩寵的時刻,但也很可能會先被打倒的「很慘」,
直到你承認一點辦法也沒有、有時崩潰、有時大聲哀號呼救...

然後,改變就悄悄地發生了。


真理的確會釋放你,
只是過程從來沒有人說是輕鬆平淡的。

--

但。話說回來。
這一年,最大的「發生」可以說就是四月四日的車禍。
從那一天下午一撞之後,好幾個月,我的日子就是好好度過每一天。
沒有計劃、沒有明天、沒有趕時間、沒有(辦法)滑手機...
除了回診,幾乎只有進食、盥洗如廁、慢慢走幾步、長時間的躺著。

這一撞,讓我安穩的住在山上。
發現原來很多工作可以在山上就完成,不用天天舟車勞頓。
這一撞,讓我觸及死亡邊緣,
發現原來真的在意的事情很少,真的在意的關係也不多。

發現原來我在意的常常是一種慣性被改變,
而不是真的在意關係或事物本身。
真正在意的事情,其實不多,也無法多。

而時間常常是很虛幻的。為什麼呢?
當你重傷臥床時,時間是按著回診、治療、吃飯、睡覺標定的,
單你身邊有重要他人種病需要照顧時,你的時間是按著他的需要標定的,
當你住在修道院,你的時間是被修院時間表推著走的,
當你一個人面對龐大的工作表單,你的時間是被工作界定的。

於是,人只能活在自己的時間軸裡,
發現整個世界可能根本不在乎你的時間是如何流逝。
而所謂這「整個世界」,又常常只是一種想像的集合體。

看見這種平行宇宙的時間之後,有幫助我釋懷許多。

--

回顧這一年,我很感謝。
在山上的日子,我看到自己的諸多成長,
也經驗到姊姊妹妹們諸多的守護、陪伴。

對於車禍後的一切復原:
謝謝那天的兩位路人妹妹,熱心的幫我叫救護車、聯繫了朋友,
特別謝謝仁愛醫院急診室的醫護團隊,給我第一時間很細緻的處理、檢查、縫合
謝謝那天衝來急診室陪我的爸爸和朋友們、以及諸多親友的代禱問候,
謝謝爸爸和郁萍整整陪了我兩個月密集的回診、治療,
謝謝指筌健康調理的映羽師傅半年多恩威並施、教育兼鼓勵的調理,
謝謝指筌中醫黃醫師和陳醫師溫柔堅定又細心專業的看診、開藥,
謝謝山上姐妹們多方面的支持、打氣和照顧,
謝謝老闆多方體諒,還親自來山上給我祝福打氣,
謝謝Rachel老師給予草藥的支持和修復練習的引導,
謝謝Ashana的頭薦骨個案支持、Tina的身體按摩個案支持...
謝謝禪柔、皮拉提斯器械床的老師,幫助我慢慢復健身體...

這場車禍給了這一年極大的震撼,
也鋪陳了這一年的一切學習和練習。
想想這一年,是因為車禍,讓目光變得更專注了。
六月開始,每週一在山上帶大家練唱,先後開始教司琴,一直到現在,
七月開始,回到熟悉的葆體教室,花了兩個多月,慢慢找到練習的節奏,
後來因為手腕一直還是不舒服(車禍摔傷),
還去新竹找了網紅Ken老師學習用各種方式準備身體到進入上犬...

於是,在工作上,完成第九年、穩穩的邁入第十年,
在團體生活上,學習拿捏在自己和團體之間的平衡,更從中學習真實,
在信仰傳承上,學習分享白白得來的一切,也繼續學習,無論是陪伴、練唱或是司琴,
在默禱操練上,去了一趟大馬,雖然很辛苦,但打下了極為扎實的基礎,
現在早晚的默禱居然容易很多,
(我指的是「去默禱」的動力變得容易,即便過程總是有如天氣...)

在瑜伽練習上,更把握能練習的時日,在山上找到清晨練習的品質,
從來都沒想過自己會這麼認真的開始自律練習,原來是可能的。
謝謝嘉義的Amber老師,耐心地從頭慢慢教我,
很實際地按照我當前能做的給予各種建議,很踏實。
也去了幾次週六參諦的練習,Elsa老師總是這麼讓人放心...

還有特別謝謝幾位不斷邀請我分享瑜伽練習的朋友,
你們也太忠誠了,就算我車禍也一直等我復原。
這一年居然也帶了十幾次的瑜伽練習,有小團體、也有個別課。

謝謝不時澆灌我音樂種子、開各種門的厲害朋友宜鍾,
這一年雖然沒有正式去復課鋼琴,
但是卻在聆聽上,開啟了很多的向度。

於是,這一年可以說是,回應了年初的期許。
即便車禍是始料未及的,中間也有非常多的插曲,
在一些關係上也改變了,一些朋友也相繼病倒了,包括我的老闆,
但是我仍然看到自己的成長,一些去年長出的苗芽,繼續被澆灌著。

喔~還有個始料未及的,就是聖經希伯來文啦,
從九月開始,每週上耶路撒冷聖經學院的正式課程,
份量蠻重的,但我居然有堅持到現在。
本來打算今年底申請輔大宗研所在職班的,
但這幾個月慢慢明白,如果沒有具體想要念的方向,就先把語言念起來吧。
先把語言基礎打好,也是個很好的選擇。
開始念,也才慢慢感受...其實內在還是有動力的...有辛苦也有喜悅。

--

總結:

這一年。因著一場車禍,讓「當下」的覺知更清晰了。
修剪掉各種枝枝節節,也從複雜的人我關係中,繼續認識自己。
(人真的好難懂啊,這一年深刻的體會,也學著接受我真的不太明白)
同時,去年悉心照料長出的苗芽,也有繼續成長~
用我始料未及的方式,成長著。

很感恩我仍有一份可以溫飽的工作、
很感恩我可以用一種方式和團體共同生活、
很感恩我開始更規律的自我練習(默禱、瑜伽)、
很感恩我開始分享各種白白得到的禮物,也從中學習更多、
很感恩我仍經驗著許多友誼、親情和各種支持、
很感恩透過各種機緣我繼續認識烏龜,且還要繼續...

從媽媽過世後,聖誕節總是很想念她,
從第一年哭到出不了門,
到第二年還是哭泣但至少可以用琴聲想念,
到第三年完成了TT覺得有些力氣站穩腳步,

到第四年,也就是今年,
發現自己即便工作忙翻了,
內在卻更能找到安穩的根基。

聖誕節的喜悅、新生、希望、許諾...
是這麼的微小,沒有大張旗鼓,沒有大批群眾,
卻在萬籟俱寂中,可以聽見,可以看見,可以擁抱,可以俯身朝拜...

這幾天走在路上,耳機裡反覆放著「新天堂樂園」的主題曲,
因為想念媽媽,覺得這首歌讓我感受到媽媽也想念著我。
喔不,是媽媽正陪著我,欣賞著我,慢慢地、慢慢地長出枝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