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把這部分從眾多喃喃中聚集起來

Jun. 14, 2019
*寫作練習*
 
都過了端午了,今年的夏天卻不像過往老人家說的「過端午,收棉被」,馬上進入炎夏,反倒是日以繼夜的大雨,近乎秋天的蒼涼,天空彷彿破了洞一樣,滴滴答答嘩啦嘩啦的沒有停止。
 
沙皮,住在街角地下道轉角凹陷的坑洞裡,多日的雨,讓沙皮一直浸泡在水中,失去與現實相連的邊界,他越來越疑惑,在這個洞穴裡,時間是否遺忘了他。
 
沙皮是一隻彩色的小型絨毛狗,不是真的動物,只是絨毛娃娃,對,他本來是彩色的,就像四十年前他被帶到老汪家那樣,繽紛可愛,那多樣色彩不是鮮豔刺眼的款式,而是粉色系、帶著柔和蜜糖般的溫度,難怪天天被老汪家的小女兒(暄)抱在懷裡,形影不離。
 
隨著量產的技術不斷推陳出新,絨毛娃娃在人類社會的保存期限越來越短,特別是當小主人從孩子長大成人後,差不多就是絨毛娃娃被丟棄的時日。沙皮已經比一般的絨毛玩具幸運的多,因為他的小主人(暄),即便上了大學,鮮少回家,還是很珍惜的把他放在枕邊,即便沙皮的毛色隨著洗滌和灰塵沾染已經越來越黯淡稀少,他的眼珠子也常常鬆脫,且每隔一段日子,老汪家的大掃除時,總有人會把沙皮「順手」放到回收箱,有這麼幾次都已經被打包到地下室的垃圾集中區了……但小主人(暄)(喔~即便她長大了還是沙皮永遠的小主人)總會即時回家衝去翻找,把沙皮從垃圾堆中挖出來,悄悄地再放回床上。在暄入睡前,總有幾句話,是抱著沙皮,喃喃訴說的,彷彿全宇宙只有沙皮知道暄的秘密。
 
但,再緊密的關係都有期限,總會有面臨結束的一天。當小主人(暄)從學校畢業後,就決定搬到外地工作,沒有告知沙皮,沒有告別,一個字也沒有。畢竟小主人(暄)有自己的大好人生,要不斷開展,怎麼會因為一隻絨毛娃娃而受牽掛呢。而後不久,老汪家也重新整修,把部分的房間出租出去,善用空間,好增加一些收入。於是就有這麼一天,沙皮默默被包進垃圾袋,送到地下室以後,就再也沒有回去那幾十年的家了。
 
那麼,怎麼會住在角地下道轉角凹陷的坑洞裡呢。也只是意外一場,一如大部分的際遇,都無法計算。畢竟沙皮也不是什麼忍者龜系列的卡通英雄人物,沒有變身的超能力,只是在運送的過程中,一個大震盪掉出了運輸車,壓來碾去的,最後卡進了這個凹陷的坑洞中。
 
從端午後就下不停的大雨,日日夜夜淹沒整個城市,人類出門不是穿雨衣就是撐傘,本來就疏離的關係更顯得孤立。沙皮被多日的雨水、污水浸泡著,感覺內裡的棉絮越來越重,外邊的絨毛層掉落的越來越快,以往天氣有雨有晴,濕透了,只要耐心等待,總有曬乾的時候。但已經連續幾個月的大雨了,沙皮都快要忘記乾燥是什麼感覺。浸泡的棉絮也吸引了小蟲子們來寄生,沙皮覺得自己無條件地就被佔據了,沒有人徵詢過他的意願。
 
有意願可言嗎?可能這是人類才有的福利吧。沙皮想,被製造出來,沒有人問過。被汪家買去,沒有人問過。被丟棄到垃圾推,沒有人問過。被小蟲子寄生,沒有人、喔,是連小蟲子都不曾問過他。
 
這天下午,一隻倉鼠從下水道經過,遠遠看到洞穴中的沙皮,以為是腐爛的食物,湊了過去。一發現只不過是被丟棄的絨毛玩具,就是不能吃的垃圾,正想轉身就走。沙皮開口說:「嘿,我很不舒服…」,倉鼠瞪著他,想了想,回答說:「這天氣,沒有誰是舒服的。除了魚吧。」沙皮說:「我覺得身體好沈重、裡面又癢又痛、好像要裂開了…」倉鼠說:「誰叫你就是絨毛娃娃啊!等等~我從來沒有聽說絨毛玩具會有感覺的,但我也不是醫生。你很不舒服,我也餓扁了。喔~至少你不用吃東西啊。」於是一轉身,倉鼠就跑走了。
 
新的雨水繼續滲透進沙皮的絨毛層,裡層的棉絮被雨水撐的鼓脹起來、有些發臭、有些長了黴菌。小蟲子很滿意棉絮支搭的住所,他們恣意進出外層的絨毛和內層的棉絮,啃食著沙皮的塑膠眼珠來磨牙。
 
沙皮想著,不舒服的感受是真實的嗎?是哪個東西在感受呢?絨毛娃娃又沒有神經系統,哪來的不舒服呢?但這樣的思維,可能只是複製人的想法而已吧。沙皮思索著,當感受消失,是否也就是他存在的消失呢?阿,聽說人類還有靈魂、永生、物質重組轉世之類的說法。
 
這一晚,雨下得更大了,伴隨著颱風般強勁的風勢,把巷弄騎樓沒有固定的盆栽、招牌都颳了下來,路面上滿是碎片,到處積水淹沒了路面。人們躲在緊閉的門窗內,看著螢幕,吃著搶購來的泡麵,期待宣布隔天有假可以放。
 
下水道的水又多又急,激起的水花擊打著沙皮棲身的小洞穴,把洞穴邊角的水泥一點一滴地擊落,那小洞穴漸漸固定不住沙皮的體積和重量。沙皮感覺裡外的水反覆的流動進出,眼看著就要滑出這個洞穴,被沖進那奔流的水面,沙皮卻不感到害怕,當他決定不再複製、引述人類的思想系統時,彷彿那絨毛的邊界也不再禁錮他的存在。
 
曾經,沙皮的存在在於小主人的擁抱和珍惜;曾經,沙皮的存在在於展場上的標價;曾經,沙皮的存在在於保存起來的美好記憶;曾經,沙皮的存在在於被遺棄、被寄生的不舒服。如今,他脫離了市場、關係、記憶,甚至自然界。隨著水流,撞擊著水道,沙皮的絨毛層破裂了、棉絮即刻被沖得四散。
 
又或許,從來不曾存在,也就無所謂消失。
Mar. 23, 2019
在教堂司琴其實真的是很棒、很殊勝的練習。從中學習到的深刻,可以讓你少走很多路。

真的。

你以為只是司琴?會彈琴就會司琴?NO!!!
 
(一)首先,要練習在「把握原則」和「相互配合」之中找到平衡。
 
所謂原則有音樂(節奏、移調)和禮儀(音色、起音、呈現)不同的層面。相互配合的部分則包括了要和聖詠團、指揮、主禮神父、司儀和家屬們搭配。畢竟司琴不是個人演奏會,是要一起合作、一起服務的。
 
找到平衡是非常重要的,很多讀過神學的人反而很難在堂區服務,因為很容易心中充滿「專業意見」,滿滿的挑惕(怎麼可以這樣?這不符合禮儀規定!這裡錯了!你們不懂!),如果加上又有一點音樂專業的背景,就會很容易有更多的murmur(音不準、怎麼唱成這樣!神父又在自由發揮了嗎~~~)說真的,這種態度、想法有時真的讓人很難相處呢。學會等待、聆聽、配合和安忍,在合適的位置,用合適的方式傳達意見,並知道什麼時候保持積極的沈默,是個大學問。
 
在找平衡的過程,會在各種「人」的角力中碰撞,這些經驗會更認識自己,發現自己在某方面的固執,意識到自己內在也是充滿各種「雷」,以為是來服務,卻心中充滿各種「判斷」、「比較」。這時候,正是大好機會來練習「事不止於理,而是止於愛」的教導啊~嘖嘖。

相信我,這絕對是非常值得學習的一塊!當然,如果你不是用「學習」的態度來面對,無論多麼經驗老到,可能也只有抱怨、牢騷、繼續抱怨...而已喔。
 
 
 
(二)除了拿捏平衡之外,也要練習在過程中,眼觀四面、耳聽八方。一邊顧著手邊的琴(安排一大堆譜、依照不同曲目調整音色,不同琴還有不同的組合,有的要按鈕,有的要拉音栓,有的要踩pedal),一邊要看著指揮,一邊要轉頭看主禮神父的進度,一邊要用餘光掃描聖詠團是否穩定,一邊又要留意張三李四跟你打趴司。
 
我覺得這是非常好的練習!是一種流動的專注,同時顧及很多面向,還特別能鍛鍊「專注於當下」,就算出了錯,全教堂都回頭看你,覺得緊張到爆、尷尬、超丟臉、不好意思,也還是要繼續彈下去...,久了以後就會很深刻的經驗到:你很重要,是團隊裡的一員,所以要好好練習、妥善準備,但你『真的沒這麼重要』,在天主面前,我們只是顧好當前的這一刻,各盡己職而已,你不彈,也會有人可以接手,你彈多好或多不好,都不是太重要的,禮儀服務的重點在幫助所有參與者經驗天主(包括司琴的人啊),無論彈的多好或多不好,生命也總是會繼續向前。
 
司琴的人,就是在各種小劇場中,學習繼續。不抓取,也不迴避。
 
 
(三)司琴的場合,通常不是婚禮、喪禮,就是各種彌撒(主日、慶日、節日)。司琴的人,常常會看盡人生百態,有時週六整天就是喪禮、喪禮、婚禮、主日彌撒~前腳恭敬地在「再會吧!兄弟(姐妹)」送走靈車家屬,兩小時後,就要撤完所有佈置,歸還花圈,改鋪紅毯、綁花、氣球,跟新人們一起最後練習搭音樂進場。
 
加上婚喪禮儀常常要額外安排時間,跟家屬或聖詠團討論、準備禮儀歌曲或彩排,會有很多機會觸碰到生命裡各種哀傷、喜悅,看見每個家庭中都有難解的結,也見證在小事情上深刻的愛與牽連。這真是司琴的人,特別的禮物,可以說是「司琴靈修」。不用去印度恆河、或是聖地走一趟才能體會生命,坐在教堂琴椅上就有看不完的生老病死~。
 
--
 
這幾年發現堂區能穩定司琴的人越來越少了,這篇文章算是幫「司琴」這美好的職務出點聲、加點分吧。至於司琴者透過音樂、司琴與天主的來往,那又是另外美麗的故事了。
 
這兩年在山上有機會就跟姐妹們分享一些司琴的技巧、各種心法,覺得很實在。雖然我沒什麼技巧啦,鍵盤專業上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連以前open教我的都忘記很多,但實務上的經驗算是有的,把所知道的、體會到的精華傳下去也真是一種美好,不需要是多厲害的司琴家、禮儀專家才能做。畢竟我的生命就是要不斷的「拋磚引玉」嘛。(噗哧)(感謝天主)
 
在不同的領域裡,發現其實練習的東西其實蠻多是重疊的呢。所以,對我來說,司琴也可以算是一種瑜伽練習喔。其實練琴本身就是了,但司琴更是,因為牽涉的不只是自己內在的歷程,還必須跟外境各種元素搭配。想想我真的很幸運,在我青少年的時候,就有老師手把手地教我、帶著我司琴,加上同時在聖詠團練習,有機會在好大的聖家堂司琴、唱聖詠團這麼多年,還躬逢其盛的遇上管風琴培訓第一屆。這些經驗都豐富了我,也幫助我藉著司琴,體會到很多不能言說、卻直處心底的深刻。
 
今天去中華聖母堂彈婚禮彌撒,聖詠團都是阿姨叔叔、阿公阿婆們,他們好熱情的一看到我就說「老師你來了」,我連忙轉頭以為後面有個老師,結果發現是在跟我說話,就好尷尬地笑一笑的說:「啊我不是老師啦,我只是來司琴」。他們就笑成一片,說:「老師好可愛~~」^^""現在一天花在網路的時間越來越多了,連工作都難以避免,這種實際與人同在相遇的時刻,反而是這麼難得、這麼深刻。
 
所以,若是有機會司琴的話!
一定要好好珍惜喔~你會少走很多路。

在修煉、靈修的路上,
司琴都會有機會幫你很多,
死於自我,活於天主XD
Jan. 16, 2019

兩百小時TT課程都結束一個多月了,
最後的作業試教也早就完成了。
現在想一想還是覺得不像是真的一樣。

居然完成了!怎麼可能?

整整十週的過程,
每一週我都儘量認真的整理了筆記、寫了記錄、和一大堆心得(和碎念)。

在知識內容上我做了我所能做的,
在被這個傳統塑造的層面上,
我給出了我的信任,儘可能地投入。

而今只是覺得:
真正重要的部分是不能用文字語言表述的,
像是餘韻一般的,化為一股生命。

不過好像一直就是這樣,
也不是什麼特別的發現。

這篇文章,我只想用非常精要的文字來記錄一些個什麼:

*每週北高往返的高鐵頻率實在很驚人。錢包上也是如此(驚呆)。

*最辛苦的是要一直面對很多很多人。還要跟人一起生活。每天晨練都很挑戰,非常(真的),沒有一天能平心以對的。通常就是才開始練習五分鐘後我就已經累得想躺著了。所以每天晨練結束後就輕鬆不少,覺得一天最辛苦的已經KO了。

*從課程的起初,老師就說:這是個「塑造容器」的過程,我非常同意,也很相似於靈修的歷程,不同的是瑜伽是從人身著手的練習,這個經驗我覺得特別深刻、真實而珍貴。

*知識上,解答了我多年來的許多疑問,特別在歷史演變、哲學人身和經典詮釋上。很少有人可以講的清楚的,在這方面我常常很感恩有這樣的機緣學習。

*非常驚訝瑜伽傳統和基督信仰靈修(特別是密契傳統)有如此高的相似之處。幾乎要成功推動我準備去唸下一個學位了(!?)。

*原先以為最困難的事課程本身,結果其實課程以外的發生才真的讓我辛苦掙扎。(想起以前拳擊教練說:練拳再累都沒有生活壓著疲憊。)

*要進入另一個傳統是蠻不容易的,雖然已經有進入一個傳承的經驗(基督信仰),但要進入第二個就真的很難,因為要穿梭於了兩個傳統間,又是同一個人身來彙整,在辨別現實的脈絡上既豐富又困難,過程中常常有窒息的感覺。但隨著整合的脈絡越清晰,這樣的張力也有不同的品質。打開多一個經驗世界的頻率時,被拓展開的幅度就更大了。覺得精采、開闊、自由。

*以深度學習來說,是很棒的過程。有系統有組織的認識、循序漸進的練習,我努力做的就是每週努力把自己運送到高雄,基本上只要順利搭上高鐵,這一週達成率就已經過半了。剩下的就只是保持臨在而已。保持臨在就夠了!真的。

*過程中有幾次很辛苦。讓我看見內在各種層次的狀態。有身體上的不舒服(左腰左側完全痛到站不起來只能躺著),我在疼痛中看見自己的堅持、耐心和勇敢。也經歷情緒上的各種張力(沮喪、灰心、憤怒、焦慮、厭煩、很多疲憊),我在之中看見自己的理解越深、越真實,在關係上的自由度也越多。

*是一個過程,在參與之中,常常思索「瑜伽練習為我(可以)是什麼」、「為什麼我選擇要練習?」、「我在練習什麼?」。至於像意識、覺知、關照、呼吸..這些層面,就不多說了。多寫也只是筆燦蓮花吧。經典說:「如果不去練習,看再多也沒用。」非常深得我心!精準~

*Rachel老師真的是很精彩,不只是豐富層次、知識性的厲害,也是深入這個練習傳統所呈現的深厚和見證。這次有緣份跟老師一起住、許多一起生活的經驗,也讓我看見、體驗到這個練習傳統中紀律的力量和平實不做作的溫度。

*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這麼長的時間,面對各種張力和刺激,感覺常常都在奮力努力參與其中,努力繼續。卻也看見、發現自己很多的能耐,並學著欣賞、有些信心並給予肯定。

*完成的意義遠遠大過於證書本身。畢竟這是我第一次完成一個團體性的、長期、密集性、陌生的課程。上述的每一項為我都是難以跨越的,但居然完成了。這真是2018年最精彩的印記。

*課程開始前設定了一個意向,之後有時會回顧這個意向,最後也有一個回顧。我的意向是關於觸碰的恐懼。我很驚訝也很感謝天主,透過這十週的練習、學習,繼續在治癒、重整、強健我的生命。

*臨在於每個當下的意願很重要。活著很多時候缺少的就是這個意願,或者沒有意識到意願的強大。

 

什麼~完成了耶~感謝天主!到底怎麼龜速爬過的呢?真是個謎。

 

謝謝我自己。謝謝老師。還有同學夥伴、不斷為我打氣加油的親友們、為我祈禱十週的修女們、給予空間的老闆、這幾年一路上相遇同行的瑜珈練習朋友老師們。

 

Oct. 5, 2018

2018年是個很精實的一年。二、三、四、六、七、八、九、十二月每個月都出刊物、八月講課、九月初帶避靜、九月去比利時半個月、十月到十二月連續十周下高雄的TT課程、十二月講課、三.六.十.十二月辦周末避靜。

簡直是個噴錢又在各方面大量修練的一年。

 

很快地,瑜珈TT課程明晚就要開始了。從比利時回台灣的飛機上,整整十二小時我都沒辦法睡,在飛機上我看了同一部電影:"奇蹟男孩"三四次。儘管之前我已經去電影院看過了,還是每看一次就哭一次,還特別重複播放一些片段和畫面。這個描述主角面對第一次走進學校的各種恐懼和挑戰的電影,最別致的地方就在於,他不是把重點都放在主角個人的特殊性身上,而是細緻地描述了其中每一個角色的脈絡和特殊,我覺得這是最美的。

 

早早就繳錢報名了TT課程,也盡其所能地反覆下高雄增加熟悉感,確認了很多細節。一想到又要面對一個群體式的密集學習課程,還是讓我頭皮發麻。雖然現在的我已經可以看見經驗印記中的那些“恐嚇伎倆”,比較可以接納自己的緊張和恐懼,對自己的需要和特質也比過往都敏銳且柔軟的多。但說到底,還是很緊張阿。奇蹟男孩在片頭講了一大堆自白之後,他說:"明天就是我第一天去上學了,說實在,我嚇壞了。"

 

我居然就流淚了,才發現,對~原來我不是緊張,而是嚇壞了。

 

儘管我已經花了極長的時間在練習群體生活,在家庭教育中爸媽的刻意養成、或教會環境的培育,讓我比大多數的人多很多很多團體生活的經驗,甚至多年在修院中生活也是非常密集的群體生活。但可能就是因為太多各種各樣辛苦的挫折、被貼標籤的困境和努力卻難以融入的拉扯,縱使鍛鍊出許多能耐和深度,還是讓我能閃就閃能避就避。

 

但,我還是報名了,因為我看到瑜珈練習在這些年持續給我多方面的整合和幫助。我實在想知道自己在做甚麼練習,這個"自己"又經驗了甚麼,要往哪裡去。TT是個系統學習的好機會。(這探尋很大,但至少有個開始)。

 

過去幾年我報名了四次TT課程,還有一次是爸媽帶著我去報名的,但都一一取消了。這次我(至今都)沒有取消,最關鍵的原因也很清楚,因為我終於有機會報名一個負責的老師是我認識的(這兩年都蠻規律跟同一個老師學習)、而老師也對我有基本的認識的TT了。我在很多領域的學習上都比較是跟老師的人,或許比較老派,但我無法去上一個根本不太認識的老師開的TT課程,儘管有很厲害的履歷和迷人的宣傳。我還是沒辦法,因為我不知道他是誰,要去哪裡。

 

好了,既然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報名,也知道為什麼沒有取消,就比較容易了。

儘管我的確是嚇壞了。

 

在飛機上看了奇蹟男孩三四次,有幾個對話留在我心裡很久:

 

(一)

主角第一天在學校就很挫折,

回去對媽媽哭:"為什麼我這麼醜?"

媽媽說:"親愛的,你不醜"

主角大哭:"因為你是我媽妳才這麼說!!"

主角的媽媽說:"難道因為我是你媽,我說的就沒有價值嗎?就是因為我是你媽,我最認識你,我所說的才值得相信。"

主角的媽媽繼續說:"我們每個人臉上,身上都有痕跡,是這些痕跡記錄著我們生命中走過的經歷。"

 

我哭了,我也跟媽媽說過:"就是因為你是我媽才不會覺得我很奇怪,外面他們都不這樣看..."

天啊,這些淹死人的挫折是多麼深刻。但媽媽的凝視又是這麼真實。她的凝視同時看著天主和我。看著天主是因為她相信我屬於天主,祂必會看顧;看著我是因為,她愛我。

我的媽媽在我三十歲以後,對著醫師和修女們說:對,他是我女兒,但我不一定很認識他,我還很願意繼續聆聽他,繼續認識他。

媽媽的愛和凝視一直鼓勵我,繼續認識自己。繼續...

 

(二)

主角的姊姊一直是個很獨立不需要讓父母操心的人,因為弟弟的特殊,已經讓爸媽很辛苦,因此她從小就知道部要再讓爸媽多操煩。但她心中還是很希望有一天,媽媽可以好好地看她一眼。

 

媽媽在我上大學以前盡其所能的訓練我教育我獨立生活,在很多方面非常刻意地、用心地讓我在掙扎中成長出生存、生活的能耐和生命力。過程有許多時候都不是太好,畢竟淬鍊地過程常常是很辛苦又充滿衝撞。我一直努力的練習獨立生活,安排好自己,知道媽媽已經很辛苦,對家中許多事情操煩著,儘量不要讓媽媽多操心。一直以來我的獨立自主也是媽媽常常對外稱讚我的優點。我也蠻肯定自己這部分。一直到大學畢業以後,才慢慢發現其實我不太知道怎麼處理軟弱,我忘記如何依賴媽媽,甚至也不知道在關係中甚麼是依賴(或者說可以求助或求教),而這對我來說是一個缺口。以至於當我遇上接連的困境不得其門而出的時候,被捲入的漩渦攸關生死交界,反而讓媽媽更為操心了。

看到電影中姐姐的心路歷程,看到她下了舞台和後台媽媽對望並相擁。我就哭了。

在努力不讓人擔心地同時,何嘗不是也希望被看見,被擁抱?

這次去比利時有諸多的挑戰和突破,簡直是人生的新里程碑。密集的與人群來往,極少數自己的時間,滿滿的文化衝撞和不熟悉,天天都要強迫自己走出去面對,也練習在有限的處遇中享受當下。在比利時十二天,鮮少有好好睡覺的夜晚,太多的陌生和壓力下,常常都是失眠的,但我居然可以順利完成沒有崩潰。在這些外在成長的歷程中,或許我缺少的,是一個被看見這些努力、能理解且欣賞甚至可以心疼的擁抱。

 

(三)

電影的最後,校長頒發特別獎給主角,我喜歡主角說:“其實我就跟其他人一樣而已,順利讀完而已,沒有甚麼特別。但這一刻,可能我也認識(接受)自己,本身就是特別的。但,其實每個人都是這樣,都值得...。”

我因為校長分享的一席話而哭了,他說:這個特別獎的創始者曾經說了一段關於"力量"的話,所謂力量不是拳頭大小,而是能去與不同的生命相遇的勇氣和在挫折中繼續向前的愛。

在比利時的第一周,好多次我獨自在聖堂裏面哭泣。我再次觸碰到我內在那個蜷曲的孩子,而對他一點辦法也沒有。那個有如王蟲般的又濕又黏的怪物大的讓我還是只能保持距離對望著。我跟聖母媽媽說,我不會照顧這個傷痕累累的孩子,而且有時候我還會傷害她。在我身體的經驗裡有太多的疼痛和恐懼,太多了...。而我也複製了這種被暴力對待的模式,常常用暴力來對待自己,而且是具體的殘害。甚至會因此而感到興奮。

 

在比利時的活動中我遇到去年在美國預見的一位老詩人,是一個爺爺級的老詩人,他會刻意來觸摸我,用一種別人一聽到或一看到,就會告訴我:他這樣不對要遠離他的方式...。我的身體裡其實也記憶著一些這樣奇怪觸摸的痕跡和溫度,或者說蠻多的。我又害怕又排斥又驚嚇,但..又會想念。我開始懂以前在女監工作,常常聽到那些受到性侵的女同學們,緩緩說著一般人難以理解的事,他們述說對性侵他們的對象(或施暴者)既恐懼萬分又產生性幻想的矛盾,甚至因此感到好幾倍的自我厭惡。

 

我懂得。

 

這些年我在掙扎中磨出耐心,理解到我缺少正向的觸覺經驗,又有特殊的神經系統回饋…這讓我很辛苦。我仍一直尋找,繼創造新的經驗,為自己的生命增加一些真正的力量。真正能走出自我與人們相遇的勇氣和在挫折甚至迫害中仍持續的愛,這在許多前輩身上見證著,給我很多信心且深受吸引。

我熟悉暴力、威脅、壓迫、貶低人的力量,太熟悉深陷其中的恐懼漩渦,會隨著幻想而持續編織各種嚇人又勒索人故事,挾持著人體內的各種生化反應。但我仍然渴望也努力為自己多種下那連結真實力量的種子,縱使過程中總是麥子和莠子一起長,還是儘管播種、儘管澆灌。因為收成在於天主。

我還不能照顧那蜷曲的孩子,還不能靠近那恐怖的王蟲。但我仍要繼續練習,和這些自己保持連結。也把這孩子奉獻給聖母媽媽照顧。何況,把時間軸拉遠,我一直在改變,且還在進展著。

 

(四)

 

主角太敏感於自己的特殊以至常常過度反應。但家中的狗兒生病老去的時候,卻讓他成長了。

 

當狗狗已經不行了倒下,其他家人忙著送狗狗去醫院時,他還徑自躲在自己的棉被裡暗自舔傷口,他的姐姐衝進他房間一把掀開被子,對他說:“嘿!世界不是繞著你轉的!”

 

他才意識到除了他以外,有事發生了:

“發生什麼事?”

 

當天晚上,他走向失眠傷心的爸爸。從一直以來被呵護陪伴的位置,練習換到陪伴人的位置。走出自己。擴大自己。

 

我想起好多年以前哥哥送我的毛巾,上面寫:“我反省,因為我只想到我自己。”當時覺得心裡被戳到了一些。但真的很幫助我走出習性自憐的小圈圈。

 

讓我常常提醒自己。
“世界不是繞著你轉的!”

 

--

 

十二小時的飛機上,重複看著三四次的奇蹟男孩,為我預備接下來要進入的課程(或說旅程)。其實老師一直對我說不要怕,他在。修女也說可以的,你這兩三年不止長出根還發芽了呢。醫師說,你都已經去了日本又去了美國又去了比利時,狀況是越來越穩定,應該對自己有些信心了。

 

奇蹟男孩讓我想起:縱使我感覺孤單,也從來不是一個人。是這麼多的愛接棒著,陪伴著我走到現在,也還會繼續陪著我。八月我跟老師說,我要修改學習目標,本來我寫的是希望可以完成課程(不要逃走),但壓力太大了,一直想要完成就越來越焦慮。我要改成,希望我可以在每個當下,練習真正的在。這樣就好了。

 

Here and Now。今年在比利時避靜的第一天,就提醒我這個態度。

我願意開放自己,忘盡背後,用龜速向前奔馳。

天主一直與我同在。愛一直同行著。

Sep. 29, 2018

[謝謝老師,以及那些不稱自己為老師卻澆灌我生命的人們]

 

今天是教師節。剛回台灣的烏龜忙得比兔子還快(這比喻顯示中文已退步),迎接忙碌又充滿變化的十月。

一個階段結束,正是另一個階段的開始,中間串連著一波又一波持續的穩定節奏、基石與職責。這一年基本上是個走精實恩典的路線。一步一步慢慢爬,浸潤其中,是練習也滿有學習。

但今天還是兩三次停下片刻,為烏龜的老師們獻上祈禱,祝福與感謝。烏龜的存在與種種能力(天啊這句好英文中文)的背後,有太多好老師們接棒澆灌、陪伴、教育與引導,包括我的爸爸媽媽。想想他們可是在教師節這一天結婚的呢!

何其幸運,生命中遇上許多奇怪的好老師。
不只是過去,現在也還是繼續遇上。
(哈)

還包括那些許許多多不以教師為職業名稱,
卻以其生命展現愛與智慧的前輩、朋友們。

謝謝你們滋養我的生命。

 

 

有的開了扇門;有的修理好卡住的零件;有的擦亮了積塵以久的窗戶;有的破除了謊言編成的無解迷宮;有的攙扶我走了一段路;有的在轉角放了急救箱;有的檔在我前方不讓我受到傷害;有的在沿路種下了美麗的花朵;有的點了盞燈帶我穿過暗夜巷弄;有的以傾聽與臨在讓我體會單純的美好;有的在調侃與閒聊中流露出真摯的關懷;有的細膩地在微小的細節上聽見我的求救;

 

有的在無數的隱沒之處為我獻上祈禱和祝福;有的讓我嚇了一跳卻發現原來沉睡恍神了這麼久;有的在我只能躺下的虛弱時刻無微不至的照顧著我;有的在寒冷刺骨之時遞上了溫暖馨香的熱奶茶;有的怡然自得的同我躺在草地上翻滾對著天空大笑;

 

有的毫不妥協的訓練我自己攀上山岩;有的以真實映照出我內的真實;有的用無比的耐心讓我知道甚麼是溫柔的堅持;有的邀請我做些奇奇怪怪的事拓展我的生命;有的在我毀壞之處堅持以數倍的心神修復之;有的給我極大的空間和信任讓我在夾縫中得以呼吸;有的手把手的帶我超越一萬小時的重複練習;有的一眼看穿我只是在應付而願意對我有所要求;

 

有的在我面前擺上一關又一關的挑戰讓我突破限制;有的僅是一面之緣卻對我靈魂深處說了話;有的在眾多壓力中讓我經驗到喜悅與悠然自得的力量;有的讓我知道無論如何他會在我身邊(以我不能懂的型式);有的光是以其對我的認識就讓我進入生命中的浩瀚;有的把他生命中最美好的部分向我展示了;

 

有的毅然拿走我的浮板讓我在掙扎中學會踢水但又小心看護著;有的退了我數次的作業挖掘我的潛力;有的以切實的身教讓我虛心願意學習;有的在我混亂的世界理出了規律的空間;有的以沉默的凝視揭示了我內隱藏的秘密;有的在臨終時以眼淚融化了我內心的堅硬;

 

有的以無比的信心編織成希望的網絡輕輕地拖住沉重的我;有的任憑我向他衝撞攻擊仍堅持抱住我;有的總是樂於分享生活並為我每一小步歡欣鼓舞;有的善於放火在我後面逼我向前跑;有的不辭辛勞挖洞給我跳;有的總是掛心著我而非我的表現;有的走在前面,有的與我同行,有的在我身後守護著;有的......。

 

--

謝謝眾多老師們。
教師節快樂。

--

 

忙碌中繼續昏睡調時差。
但真的好忙阿。

且為能夠忙碌的今日而深深感謝。